沈石溪式的“动物小说”

沈石溪式的“动物小说”-出版人杂志官网

沈石溪动物小说近年来异军突起,读者之众多,影响之广泛,实不多见,以至于成为了一种“沈石溪现象”。由于沈石溪动物小说的热销和拉动,过去鲜有作家尝试、颇为冷门的动物小说渐渐开始成为相对独立的文学板块。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

近四十年来,中国社会快速发展,物质生活日益丰富,人们的文明诉求和精神需要日趋加剧,生态道德和生命意识变得愈加凸现和重要。沈石溪在《“动物解放”和“动物福利”》一文中说:“我们应当学会尊重动物,尊重另一类生命形式,别把除了我们人类外其他所有的生命都视作草芥。”

这是沈石溪动物小说畅销的文化前提。

生命多样性的消失是地球最大的悲哀,也是人类可能遭遇到的最可怕的结局。正是鉴于此,沈石溪对动物世界充满了情感。借由动物世界观照人类社会,表达对人类自身弱点及生活复杂性的某种思考。

沈石溪从不讳言自己笔下的动物世界是人类世界的指涉,因此,他可以较为从容地刻画作品中人物(动物)的性格。《狼王梦》中的母狼紫岚,为了实现狼王梦,坚毅执着。它可以不顾其他狼仔的仇视偏爱“黑仔”,可以毅然斩断和大公狼卡鲁鲁的缠绵情丝,可以狠心咬死落入捕兽铁夹的狼子蓝魂儿,可以不惜摔断自己的腿骨来诱发、唤醒狼子双毛的狼王意识,可以甘心情愿和凶猛的金雕同归于尽。

沈石溪作品的另一个鲜明特点是故事曲折多变,情节环环相扣。《狼王梦》是他这方面巅峰之作。故事的主角母狼紫岚自己不能做狼王,它的“梦”是让自己的丈夫和小狼们做狼王。丈夫黑桑很有狼王相,却在对决狼王洛戛的前一天被野猪顶死。这可以说是整个“狼王梦”的序曲。丈夫死后,紫岚决定让长子黑仔完成狼王梦。可出师不利,黑仔被鹰叼走吃掉。第一波高潮就此结束。紫岚并不灰心丧气,它决定培养次子蓝魂儿完成狼王梦。可是,蓝魂儿不幸被捕猎铁夹夹住,紫岚为了不让其痛苦只能将其咬死。第二波高潮又结束了。紫岚仍不灰心丧气,它决定培养三子双毛完成狼王梦。双毛从小受尽两个哥哥的欺压,胆小懦弱,窝窝囊囊,最无狼王相。紫岚为了让它变得勇敢,开始和小母狼媚媚一起侮辱它,以唤醒它的野性和勇敢。最无狼王相的双毛,最不可能做狼王的角色,有时恰恰最有可能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沈石溪十分了解读者的阅读期待。这里埋着一个巨大的悬念。

无须讳言,沈石溪动物小说自问世以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争议。当然,引发这一争议的一个重要参照是西方经典动物小说艺术范式。

我们不妨来看看沈石溪动物小说创作的特点。其一,沈石溪作品的背景、发生地、角色、关系、习性、饮食等与动物生理学大抵是吻合一致的,这也是沈石溪动物小说的一个基本面。其二,在沈石溪那里,动物是拥有人的思想、意志和情感的,这与西方经典动物小说范式完全不同。沈石溪作品中的动物保持了不开口说话,这可说是他最后的底线。但他笔下动物的思想、意志和情感是通过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旁白、插叙来提示、显示和暗示的。所以,在他那里,动物实际上就是人的化身。人有什么想法和情感,动物就有什么想法和情感。其三,沈石溪不是纯客观描述,他的情感性、主观性、倾向性十分鲜明。

那么,沈石溪动物小说究竟是不是“动物小说”?

回答是肯定的。他的动物小说就是“动物小说”,是中国的、沈石溪式的“动物小说”。

在中国,特别是儿童文学领域,沈石溪的动物小说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巨大存在。一位作家的作品有过亿读者阅读,这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这无论如何都值得骄傲和自豪。

不知道会否有这么一天,很多很多年以后,当人们讨论起动物小说的艺术范式的时候,中国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也是一种重要的参照呢?

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2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成为想象中的自己

Read Next

生命的看见与发现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