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

2020年12月1日上午,由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联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共同举办的胡永红长篇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马光复、徐德霞、梁鸿鹰、陈晖、李利芳等十余位创作、评论、出版界的权威学者和专家出席了本次活动。

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出版人杂志官网

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

浙少社社长邵若愚

活动现场,浙少社社长邵若愚首先致辞。他介绍,胡永红是儿童文学界一位比较独特的作家,编剧出身的她对于现实题材创作有着独特的关注维度和叙述视角。这一次,胡永红带来的儿童文学长篇新作《上学谣》,是一部书写壮乡人民在政府扶助下脱贫攻坚、守望相助、共创美好生活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作品。小说讲述了壮乡少年火龙幼年失去双亲、与奶奶水仙阿嬷相依为命、艰难求生,幸而获政府资助得以完成学业、并最终反哺故乡的故事,章节间以壮族物件相串联,富含风土人情与民族特色,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和艺术品质。在未来,浙少社将持续关注胡永红的新作,以及更多体现当下现实主义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推出更多回应时代呼唤、塑造少年新形象、推动原创儿童文学高质量发展的精品力作。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

《上学谣》作者胡永红

研讨中,各位专家学者就《上学谣》的创作形态、气质风貌、人物塑造、审美价值等方面进行了深刻探讨与充分解读,认为这是一部儿童文学领域少见的现实主义题材创新之作。

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出版人杂志官网

儿童文学本土化写作的视域拓展

专家们高度肯定了《上学谣》在儿童文学多样态创作和本土化转型方面做出的努力。

《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将《上学谣》的特别之处归纳为博物志、风俗画、地方志、生物志、地方化五个方面,认为作品呈现了以往儿童文学作品中少见的独特样态。读这部作品,能明显感受到一方水土历史文化的养成。作者将史料研读和勾陈融合到了作品中,在虚构的文学作品中浑然一体地将风土人情、历史知识、传统文化呈现出来。正是这多层次、多面向的探索,令胡永红这部作品展现出独特的地域特色与审美辨识度。

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出版人杂志官网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认为,《上学谣》是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扶贫攻坚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体现了以爱抚育、向阳成长的主题,但它更难能可贵的是体现了思想、教育与人文色彩的浸润与交互。小说形散而神聚,在叙事角度建构起艺术表达的空间,使乡土、民间这样熟悉的题材和情境焕发出本土书写奇特的光彩。

鲁迅文学院教研部主任郭艳认为这部作品以东方式的散点透视手法,写出了乡土文化中蕴含的中国哲学精神。作品中对自然崇拜等素材的择取,对幽秘境界、灵性思维的巧妙融合,极大地拓展了想象力疆域,回归了文化的本源,以中国式的思维、东方化的讲述,让儿童文学写作呈现出本土化的视域拓展。

全物化视角叙事方式的全新尝试

《上学谣》丰富独特的多元叙述视角和艺术表达形式成为专家们关注的重点之一。

资深出版人、《儿童文学》杂志原主编徐德霞认为,《上学谣》在艺术表现手法、丰富深厚的内涵呈现以及鲜明的人物形象塑造三个方面都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作者借不同的物件来讲故事,这些物件并不都是拟人化的,而是守住自己的本性,从自我的讲述视角与文学描写有机结合,增强了作品的语言之美,艺术之美。

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院长李利芳认为胡永红对儿童文学具有自己的审美直觉,她以“物叙事”的思维讲述故事,使作品呈现出叙事与人物双重主体和鸣的状态。全书从题记到内容结构,共涉及28种“物”叙事,每一种“物”都作为写作素材活灵活现地出现,并“要求”按序出场,共同来讲述它们所知道的关于火龙和奶奶的故事,也就以此形成了一部颇具辨识度和审美的新作。

河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李浩评价这部作品“众声喧哗”,而正是众多讲述者多个视角的参与,让这部作品具有了别样的陌生、趣味、丰富和厚重。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国龙认为,作为一部现实主义的儿童文学作品,《上学谣》的文本具有一定的先锋性,其叙事角度和叙事立场都与传统的儿童文学作品截然不同。文本的厚度和张力都促使作品可读耐读,成为能够一直“读下去”的经典。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综合二处处长纳杨则关注到,胡永红的编剧身份为这部作品带来了扑面而来的画面感,多元叙事的独特角度也为阅读情境增添了现场感和新鲜感,使叙述的节奏、线索的关联有了一种全新的处理方式。

浙少聚焦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胡永红新作《上学谣》研讨会在京召开-出版人杂志官网

典型人物的塑造及个性化语言的呈现

儿童文学作家、资深出版人马光复认为儿童文学中的成年人形象塑造同样十分重要,它能起到绿叶托红花的作用,为作品增色。《上学谣》中的水仙阿嬷就有这样的效果。水仙阿嬷与火龙相互帮衬,像两颗明亮的星星,照亮整个故事的始末。

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国伟认为,文学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写人,这部作品的最生动之处也是写人,《上学谣》中塑造的水仙阿嬷、火龙、六叔公、李静老师等人物形象,他们身上闪现出秉性善良、内心高尚、坚韧不拔的人性光辉,都在和命运的抗争中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太原师范学院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崔昕平则着重强调了《上学谣》作品的饱满生动得益于胡永红富有个性特色与地域特色的、情境化的叙事语言。情境化的叙事语言促成了这部作品27个叙事主体个个鲜明。虽然参与叙事的视角繁多,语言却“从简”,作家多以名词、动词驱动叙事,以干练、利落、率性的语辞风格给与情境的“留白”,与古朴的故事背景内在精神气质非常契合。

特色地域性写作的文本探索

马光复提到,读《上学谣》就像读了一部壮族的大百科全书,那古老的神话、浓郁的壮乡风情、独特的生活环境、朴实的叙述语言、憨厚的乡亲和孩子们,那动情的歌谣、水牛、斗笠、芭蕉等等,展现出了一幅壮族大地的活灵活现、美丽奇妙的风情画卷。

《中华读书报》总编助理、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则非常认同胡永红多次赴壮乡实地采访的经历,她认为这部作品脚下沾泥,笔下带“土”,在真切感人的生活素材基础上,用灵动、诗意同时极富壮乡特色与生命张力的细节与文字,给出了生机勃勃的文学表达;以独特、丰盈、生动的地域文化呈现,指向了一片可以触摸的真实的壮乡大地。文本展现出了浓浓的壮族式的话语方式和经验氛围,得益于作家对该民族传统文化和风土人情的熟稔,和对壮族传说、神话和独特方言的运用。

会议尾声,胡永红对到场各位专家学者表示感谢。她坦言,其实她的小说创作并没有刻意地创新。《上学谣》中所采用的全物化视角叙事方式,是为了更好地真实再现当地的人和事,将壮乡的元素、物件、文化艺术化地呈现。这种叙事方式的选择,是一种随心的创作,但在直觉和随心创作之外,未来的创作也将会选择更有主动性地“自觉”地来创作。

2020年为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收官之年,对于儿童文学应如何书写现实主题,展现时代潮流下人们的精神面貌与生活状态,浙少社携手胡永红,以《上学谣》交出了自己的答卷。由《上学谣》改编的电影《红尖尖》也荣获了2020年第17届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最佳长篇故事片奖,可以说是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改编诚影视作品的一次成功尝试。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美国书展终止线下展,祝法兰克福博洛尼亚伦敦好运

Read Next

回望华章二十五年,如何定义这家公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