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匠人精神逼疯的编辑又多了一个

将《龙猫》绘本拿在手中的那一刻,我仿佛再次听见了最初的心跳声。

被匠人精神逼疯的编辑又多了一个-出版人杂志官网拿到第一本《龙猫》绘本样书的时候,我翻开后勒口处的编辑名单,拍了一张照片。这时距离2019年12月我写下第一个《龙猫》绘本策划方案,刚好一年的时间。

磨铁出品的电影绘本《龙猫》是宫崎骏作品首次以图书的形式引进中国内地。这是一个庞大的项目,由很多碎片组成——与翻译作者纠结一个标点符号的用法,与设计师一遍又一遍地尝试不同行间距段间距的阅读效果,又或者是凌晨3点轰轰作响的印厂里,和印刷经理确认每一版的颜色……这些闪着光的碎片一点点积累,共同铸就了这部充满童趣与幻想的绘本。

这是我步入出版行业的第三年,对于出版流程早已不再生涩,处理各种突发状况也勉强算得上是得心应手。但是当我面对一本书的诞生,曾经那些激动的感觉已经渐渐弱化了。直到将《龙猫》绘本拿在手中的那一刻,我仿佛再次听见了最初的心跳声。

 “哆、哆、哆哆噜——”龙猫的叫声如何翻译令人苦恼!

《龙猫》的出品方吉卜力是一家以严谨著称的公司,对于授权更是如此。而如何把作品的文字打磨好,也是编辑团队优先考量的事项。在前期授权阶段,磨铁有狐团队就定下了翻译作者并与吉卜力确认,即曾翻译过《窗边的小豆豆》的阿皎老师。因此,在《龙猫》绘本进入制作阶段以前,全书译稿就已经完成了。

作为绘本,《龙猫》的文本量并不大,满打满算也就8000字出头。但是考虑到读者分布的年龄跨度较大,以及《龙猫》绘本本身的气质,我们希望这本书的文字对于成年人而言能在充满童真的同时不会显得低龄化,对于少儿读者又能做到流畅好读。

因此,看似简单的文稿,依然花费了译者很多精力逐字逐句反复校译,并与电影相关情节进行比对。不到一个月时间,保存了十余个版本的译稿。幸而阿皎老师的文稿质量非常有保障,所有的修改也只是精益求精。例如拟声词、语气词这类细节的使用——龙猫的叫声如何翻译,就让我们苦恼了很久。

译稿提交给吉卜力审核后很快就通过了,但事实上译稿的打磨一直持续到出片之前。有时是在印厂校色时,忽然看到一个标点的使用不太对,有时是边想文案边通读全书,找到一处儿化音的用法需要斟酌。哪怕是与全世界最严谨的版权方之一合作,每一处修改都需要与吉卜力沟通,但也不能因为嫌麻烦而放弃对文本质量的要求。也是由于我们这样对作品质量的态度,吉卜力从一开始要求所有改动都需确认,到后来主动表示,除改变意思之外的文本改动磨铁自行确认即可。

究竟什么样的设计才不是“过度设计”?

叁囍是我合作已久的设计师,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2018年12月相约去电影院看《龙猫》。兜兜转转,当我要做《龙猫》绘本时,也飞快与她敲定了内文排版的工作日程。

第一次看到原版《龙猫》绘本样书时,我还以为内文排版是个很简单的工作,因为吉卜力对于作品的要求极高,图片都需要按照提供的文件摆放,对于设计师而言并没有什么发挥空间——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

此前让我满意的译稿现在反而成为了甜蜜的负担,中文是一种非常简洁的语言,翻译后的绘本内容比原版书字数少了很多,如果直接按照原版书的字号摆放,就会显得空空荡荡;另一方面,日语是竖向排列的,中文版改为横向后,阅读逻辑、与图之间的距离等等,都会产生变化。此外,与译稿一样,排版也同样需要同时考虑到成人和少儿读者的需求,找到完美的平衡。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从字体字号到行间距段间距,我和叁囍尝试了无数组排列组合,一天能打印上十个版本和同事一起感受阅读体验。确定版式之后,又进行过多次全书排版,针对每一页的问题进行调整,希望每一行字都能达到舒适的状态。

而封面设计就没有这么顺利了。龙猫的形象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我与青空工作室的设计师张晗一致同意,封面要呈现经典、简洁的风格,坚决摒弃市面上部分图书“过度设计”的风气。

但作为封面上最重要的元素,封面图的选择范围并不大,吉卜力为我们提供了三种选择:原版书封面、绘本内文图片、中国版电影海报图片。但原版书封面并不适合国内市场,绘本内文图片的尺寸比例与封面差别太大,电影海报雨天车站的一幕虽经典,可由于场景是晚上,整体色调过于黑暗,并不太适合少儿读者。

起初我和设计师都想到了合成的形式,使用书中的角色形象图与场景图进行合成,但由于素材有限,呈现出来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打样出来甚至颇有几分盗版的感觉。叫停了这个方案后,我们与吉卜力进行沟通,说明现有素材在制作上的困难,对方特别提供给我们了一张新图,也就是现在使用于封面上的图。

这张图无论整体色调还是角色的动作神态都很适合作为封面使用,但最大的问题是,原图是一张横图。如果直接裁成封面比例,完全没有位置摆下书名,且角色会过大而导致整个封面失衡。设计师对封面进行了重构,调整了画面重心,将图片在封面上的尺寸和比例调整至最舒适的状态。

最终呈现出的封面效果,很好地贯彻了我们一开始的原则,经典的蓝白配色,简洁的书名字体,雅致大方的腰封文案排列,一切设计都是点到为止。

我见过凌晨4点的印厂 也数过宝坻天空中的星星

全书排版文件通过吉卜力审核的同时,参考原版书用纸的显色、手感等,我们敲定了一种特定的内文用纸,便进入了打样校色的环节。

去印厂盯过色的编辑都知道,由于拼版和印刷的原理,时常会出现拼版的上下图有颜色冲突的问题,例如上图蓝多,下图蓝少,通常这种情况下编辑取一个折中的颜色即可。《龙猫》绘本首次上机打样全书时,就有多处遇到了这个问题,参考吉卜力提供的色校样书,我们优先考虑龙猫的颜色、小月小梅头发及衣服的颜色等,对其他颜色做了一定程度取舍。

但由于吉卜力对于作品的要求也极高,取舍之下的颜色不能满足《龙猫》绘本的颜色需求。寄给吉卜力的色样被对方编辑密密麻麻标注了无数修改意见,其中大多数意见都由于上述原因难以在印刷机上调整,只能在电脑上先对文件进行调色来实现。

而调色是制作《龙猫》绘本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之一,因为在电脑上调整颜色时,即使只将颜色调整两三个数值,印刷出来的效果也会有很大的区别。印厂请了一位做过20多年时尚杂志的调图师傅操刀,将全书文件逐一与原版书、吉卜力的色校意见进行对照,边调图边上机印刷看效果,而我也数次到印厂盯色到凌晨。

这家印厂位于天津市宝坻区,这里离北京市中心大概2个半小时车程,空气质量和光污染程度截然不同。有无数次,我从印厂车间出来,看到头顶闪烁着的北斗七星,只觉得身心俱疲。

可是当吉卜力第二次收到我们寄去的全书打样后,反馈表示本次只有十来页颜色还需调整,这部分调整交给磨铁来把关即可,我又觉得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要知道,此前吉卜力第一次反馈打样时曾表示,他们过去授权海外出版龙猫绘本时,其他国家(地区)至少需要打样四五次才能达到他们的要求。

你收到我们的森林通行证了吗?

作为一部诞生于30年前的电影,《龙猫》的精神内核直到今天依然在影响着很多人。但我并不认为《龙猫》绘本是卖给宫崎骏或吉卜力粉丝的情怀书,因此本书营销的工作,应该要让更多人看到这部经典作品。

“如果你在下雨天的车站,遇到被淋湿的妖怪,请把雨伞借给它,你会得到森林的通行证哦。”

这是豆瓣上《龙猫》电影最高赞的短评之一,它将电影中的经典一幕具象化,描写得既生动可爱,又充满了童话感,其中森林通行证的概念分外令人神往。

因此,我与营销、销售同事们共同策划了一场“龙猫车站”活动,在全国各大城市征集了超过100家书店参与,通过店内的美陈打造出书中的场景,并在这些书店随书赠送由橡果子管理局签发的森林通行证,以增加读者们的参与感。

这或许是一个最“吉卜力”式的活动,虽然在书店内陈列图书相关物料是宣传图书的基本操作,但却因为宫崎骏在《龙猫》中为我们所营造的氛围,而使活动变得格外浪漫。

当然,有赖于磨铁图书和磨铁有狐全部营销、销售同事的高度配合,除了“龙猫车站”,《龙猫》绘本密密麻麻的营销计划上还有更多也很有意思的活动方案。

应该说,《龙猫》电影的诞生离不开宫崎骏与他背后的整个团队,而《龙猫》绘本的诞生则离不开磨铁的整个团队。《龙猫》绘本是一本大美无痕的书,从译稿到内文版式和封面设计,乃至营销方案,都是看似简单,实则暗藏无数小心思。而制作过程中,由于吉卜力对作品认真负责的态度,需要与对方仔细确认的事项也非常多,有同事开玩笑说,写情书也不过如此了。

 (本文作者尾巴为磨铁产品经理)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图像小说能否成为新的爆款品类?

Read Next

人教社70周年|专访社长黄强:教育出版就是铸魂育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