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剧是如何诞生的?

资本的本质是逐利,当他们有另外一条通路可以在短时期内圈到大钱又不必耗费那么多的资金和人力时,何乐而不为呢?

雷剧是如何诞生的?-出版人杂志官网

5G网上冲浪的吃瓜群众,一定知道近期有两部热门剧非常有话题,一部是被誉为“青春偶像剧版抗日剧”的《亮剑之雷霆战将》,一部是拥有“猴戏版韦小宝”男主角张一山的最新版《鹿鼎记》。这两部电视剧在热搜榜上起起伏伏颇占了不少时日,和其他高分热搜剧的区别也正是这两部剧的最大共同点——他们都是迈入低分电视剧俱乐部的难兄难弟。《亮剑之雷霆战将》目前豆瓣星级一星半,评分2.9,张一山版《鹿鼎记》星级一星半,评分2.8。考虑到目前已近年底,这二位分列2020年度烂剧榜前三甲之二,应该毫无悬念。

雷剧的发展史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何谓“雷剧”。雷剧的字眼“雷”,早在2008年就出现于中文互联网上,出自于日本动漫、动漫人物被电波打到“受到强烈电波冲击”, 漫迷看到惊讶的事物时发出此类“强烈电波冲击”的言语,后被简化翻译为“雷”。在“雷”之前,更常见的网络热词是“晕”,而“雷到了”表达的情感较之“晕”更为强烈。而在“雷剧”之前,风靡互联网的同义词,是“神剧”,比如拥有“手撕鬼子”“裤裆藏雷”等神奇剧情的抗日神剧。当“雷”一字诞生顺利取代上述两词之后,则顺理成章地出现了“雷剧”。网友甚至还围绕此词开发出了一系列观剧术语,比如“雷点”,意即“令人看完瞠目结舌、无处吐槽的剧情”,以及“踩雷”“爆雷”“防雷”等,提醒其他还未观剧的人,这部剧有哪些地方可以跳过不看,或者由于“雷点”太多,就干脆不要观看之类的意思。

雷剧从二次元小众逐渐破圈进入大众互联网视线,大约经历了十年时间,破圈的最终标志,是2019年1月25日,豆瓣上成立了“雷剧爱好者协会”小组,这个小组可以说是第一个给雷剧下定义的团体——尽管这个定义并不严谨。“雷剧爱好者协会”小组对雷剧的定义为:豆瓣评分5分以下,但是你觉得很好看的剧/电影;豆瓣评分很高,但是你觉得很雷又还挺好看的剧/电影;内容很难看但是服装很美,或者反之。根据这个定义,我们可以看出,评价一部剧是否为“雷剧”,是基于两个基础维度之上:剧情和服化道。与“雷”无关的是一部剧的制作经费,然而一些也可能成为“雷点”的部分还包括导演选角、演员演技、以及配音等。举例来说,杨亚洲导演的根据张爱玲名篇《半生缘》改编的电视剧《情深缘起》最大的雷点就是选角,蒋欣和刘嘉玲距离原著描写的曼桢、曼璐两姐妹在外形上相去甚远;演员演技的雷点无需多言,只会大吼大叫瞪眼睛的流量们在资本的簇拥下一拨拨挤进各个剧组,剧迷早就深受其苦;至于“不贴脸”的配音,近期比较著名的例子,就是《有匪》的预告片花,该片花一出,男女主演的粉丝纷纷跳出来吐槽抗议,不过最新消息是,剧方并不打算更换已经有明显恶评的配音演员。

难道出品方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把一出大制作的重磅S级剧集变成一部雷剧吗?他们知道,只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那么我们就来梳理一下,为什么会诞生出雷剧。

雷剧的诞生过程

有一个小范围流传的段子是这样的:有一个不差钱的影视公司预计做一个2亿的项目,给编剧的预算就有1000万之巨,第一个请来的资深编剧甲开价就是高额预付,不然不动工。预付款到账后低价找了几个枪手凑了个大纲和前三集,剧方拿去平台评级,只给了B,资深编剧拒绝修改剧本,然而此时预算已经少了十分之一。剧方只好再找一个不那么知名的编剧乙,做白工一样给改了剧本,这一版平台给的评级是B-,剧方大佬在告知自己请了顶流小花之后项目评级立刻调高到S级。最后开拍时,演员和平台纷纷带着自己的编剧进组,项目预算基本瓜分完毕。在经过艰难的各方协调之后,项目终于拍摄完毕,在平台上线后被观众评为了雷剧。

这个段子有对事实夸大的成分,但还是可以一窥究竟。在这个段子中,出品方是非常有诚意且有雄心大志地想做一部高口碑的大制作出来,但是因为实际操作中的种种变形和没有预估到的困难,导致实际的成品与预估的期望值相差巨大。一部剧的立剧之本本应是编剧,剧的立意高低、情节起伏、转场推进、精彩台词,都是这部剧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然而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能否在第一时间找到符合项目调性且认真负责的编剧,并不是个人能够把握的。如果找不到或是轻信他人言,耽误了时间金钱还绕了弯路,只好另寻补救的方法。如果正路走不通,就要想一些曲线救国的路线,比如段子中找来流量为自己背书,提高项目评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本来简单的事情由于话语权的转移和参与人员的增多而变得复杂,各方都有自己的利益需求,几方平衡下来,一部东拼西凑没有整体统筹的雷剧便由此诞生。

上述还只是雷剧诞生中比较好的一种情况,我们姑且可以认定其实各方并没有主观想要制作雷剧的愿望,本心都还是希望能出一部高制作水准的精品。但还有一种情况是原本就不在乎剧集质量,就打算硬给观众喂食兑了工业酒精的剧集的资本游戏。这种情况才是值得令人忧虑与深思的现象。

在好莱坞电影《华尔街》中,有一句台词,“钱的逻辑和人的逻辑是不一样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正常大众理解中的逻辑,是高水准的制作团队邀请演技精湛的演员经过精良的后期制作拍出一部高水准剧集,才能受到大众欢迎,进而才能卖钱,有收益。但是在资本,也就是“钱”的眼里,这种产出的流程费时费力,效果还不一定。资本的本质是逐利,当他们有另外一条通路可以在短时期内圈到大钱又不必耗费那么多的资金和人力时,何乐而不为呢?平台每年最重要的活动就是招商会,招商会的目的是通过预告平台下一年的待播剧,而吸引广告商投钱。如果都是卯足力气做精品,那么存货量一定少,所以为了扩充存货数字,一些短平快、明知道会有差评的雷剧,便也十分受平台欢迎。

世间雷剧万万千,究竟哪一部雷剧可以通过平台审核呢?那当然是靠剧方的关系和人脉,甚至于,这里面还蕴藏了一定的权利寻租空间。这种口子一开,劣币驱逐良币是早晚的事情,倒霉的只会是无剧可看的观众。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们可能也有一种隐隐的感知,资本硬塞工业酒精大有愈演愈烈的态势。吐槽,变着花样的吐槽,吐槽并自嘲,似乎是普通观剧者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或许,这时的我们有必要向粉圈学习,要有规模、有组织、有方法、有技巧的强力抵制各种雷剧。拒绝资本用雷剧造成对我们的精神污染,守护我们的心灵,不要一而再地承受来自雷剧的打击和侮辱。 ■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年第12期

汤汤

出版人杂志记者。

Read Previous

人教社70周年|专访社长黄强:教育出版就是铸魂育人

Read Next

谁撑起了2020年的图书市场|中金易云2020纸质图书市场分析报告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