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

“每天都在见证历史”的2020年终于过去了,你对书业是否依然还有信心?
年末岁初,《出版人》杂志发起了一项“书业信心指数调查”,希望能够用数据来直观地反映从业者的信心状况。两周的时间,我们共收到近千份调查问卷。从参与调查者的年龄分布来看,30岁以下占比22.29%,30岁〜45岁占比50.86%,45岁以上占比26.86%;从职级分布来看,基层占比50.57%、中层占比30.86%、管理者占比11.14%、公司老板或国企一把手占比7.43%;从供职的单位类型来看,来自国有出版社或出版集团的从业者占比58.57%,来自民营图书公司的占比24.57%,来自发行领域的从业者占比16.86%。问卷的样本构成分布合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大家的选择吧! 

如何评价2020年

我们首先请各位受访者对自己所在机构2020年的业绩情况进行了预判。30%的受访者判断自己公司2020年的业绩“较差,小幅度下滑”,占比最高。其次,有约29.14%的受访者判断自己公司业绩“一般,与2019年基本持平”。21.43%的受访者选择“较好,小幅度增长”。选择“非常好,大幅度增长”的占比10.86%,另有8.57%的受访者选择了“非常差”。从受调查者的感知来看,2020年出版业的各家公司经营情况喜忧参半,总体状况略偏悲观。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1  从业者所在公司2020年的业绩情况
这也和我们之前对出版社的采访调研情况基本相符——2020年注定将是书业二十年来的第一次负增长,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整体下滑幅度并没有预想的那么糟。
无论是社长、编辑,还是书店采销人员,对过去一年中书业出版的产品,整体持什么样的评价?在“与2019年相比,你感觉2020年图书行业整体产品质量如何?”的问题中,有37.71%的受访者认为“与2019年差不多”,但同时也有高达30.57%的受访者认为全年产品“策划力衰退,精品匮乏”。认为“非常好”的仅有9.71%,认为“较好”的有22%。总体来看,行业自己人对这一年图书产品称不上满意。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2  从业者对2020年图书行业整体产品的评价
2020年,出版业受到疫情冲击最大的当属实体书店。在“与2019年相比,你感觉2020年实体书店整体发展情况如何?”的问题中,有近50%的受调查者选择了“书卖不动,账期拉长”,还有14.86%的受调查者选择了实体书店“已经基本失去销售功能”。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3  从业者对2020年出版业实体书店整体发展情况的判断
与实体书店的萧条相比,图书电商的日子要好得多,发行渠道进一步转到了线上。在“与2019年相比,你感觉2020年图书电商整体发展情况如何?”的问题中,有16.57%的受调查者认为“图书电商发展很好,继续高增长,强力拉动销售”;有35.71%的受调查者认为“仍有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27.71%的受访者认为“图书电商只能依靠促销和打折才能卖得动”。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4  从业者对2020年图书电商整体发展情况的判断
在线下活动受阻的这一年里,从业者们很快接纳了直播和短视频带货。在“你如何看待短视频和直播带货对书业的价值?”问题中,有58.86%的受调查者认为直播和短视频带货是“值得关注的营销方式和新兴渠道,值得尝试”,也有13.71%的受调查者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创新,已大力投入。”有约20%的人表示“看不清楚,仍在观望”;也有8.29%的人认为直播“哗众取宠,不值得关注”。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5:从业者对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看法
 

职业成就感和归属感

一个行业的吸引力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从业者的收入和职业发展空间。在本次调查中,我们专门设置了几个与之相关的问题。在“相较2019年,2020年你的收入是否有所变化?”的问题中,有47.71%的受调查者选择了“持平”;有22.29%的从业者在困难的2020年中收入增长了,另有约30%的从业者收入减少。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6  2020年从业者收入情况
面对“你感觉2020年你自己个人职业成长空间如何?”的问题,有53.14%的受调查者选择了“一般”;选择“非常好”和“较好”的累加约占30%;剩下的约16%则更为消极,选择了“较差”或“很差”。
为了能够更加精准地反映出版从业者的职业幸福感、满足感和成就感,我们设计了“1〜10分”的量表,1分代表非常低,10分表示非常高。在“2020年,你的职业幸福感、满足感、成就感如何?”的问题中,所有受调查者打出的平均分为6.07分,打出“1〜6分”的从业者占比达57.14%,打出“7〜8分”的从业者占32.86%,仅有10%的受访者打出了“9〜10分”。对比其他行业的一些调查,我们看到,约6分的平均分是偏低的,当下,出版从业者的幸福感指数“So So”(一般般)。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7  2020年从业者的职业幸福感情况
有趣的是,来自出版社或出版集团的从业者职业幸福感最低,平均得分仅为5.84分;来自图书公司的从业者平均分为6.17分;来自发行公司的从业职业幸福感最高,平均分为6.68分。这个结果可能会颠覆不少人的想象,员工学历水平、收入水平相对较高的国有出版机构幸福感最低,而学历相对较低、收入相对较差的一线书店人幸福感最高,这到底是书店人“朴素的幸福”还是出版社编辑“凡尔赛式的矫情”?值得玩味。
随着职级的提升,从业者的职业幸福感也逐渐提高,基层从业者平均分为5.82分,中层从业者平均分为6.23分,管理层平均分为6.54分。不过当到了“公司老板或出版社一把手”,幸福感又稍有下降,整体平均为6.35分。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8  从业者对个人职业发展的信心情况
面对“2021年,你对你个人职业发展的信心如何?”的选择,受调查者们给出了6.24分的平均分。打6分的比例最多,占到约20%;打出“1〜6分”的累计占48.29%;34.85%的从业者打出了“7〜8分”,16.86%的从业者打出了“9〜10分”。总体来看,大家对个人在出版业的职业发展谨慎乐观。
但有一点值得引起重视。越年轻的从业者对个人职业的发展前景越悲观,30岁以下的从业者的平均分仅为6.04分,30〜45岁的从业者则给出了6.45的平均分,45岁以上的从业者平均分则达到了7.26分。
按职级来看,从基层从业者到中层从业者、管理层、公司老板对未来职业发展的信心平均分逐渐升高,分别为6.15分、6.79分、7分和7.96分。

对行业的信心

经历了糟心的2020,还剩多少同行对书业怀有信心?-出版人杂志官网

图 9  从业者对出版行业发展的信心情况
在“2021年,你对出版行业发展的信心如何?”的问题中,受调查者给出的平均分为6.24分,57.17%的从业者打出了“1〜6分”,29.72%的从业者打出了“7〜8分”,13.14%的从业者打出了“9〜10分”。从年龄分布来看,30〜45岁的从业者对行业最为悲观,信心平均分仅为5.87分,而45岁以上的从业者最为乐观,信心平均分为6.97分。不同的职级对行业的信心也大不相同,基层从业者最为悲观,平均分仅为6.09分,中层和管理者的信心平均分则分别为6.33分和6.44分,公司老板和国企一把手的平均分则为6.58分。
在行业之外,我们也请受调查者对各自公司的未来发展信心情况打了分。所有受访者打出的平均分为6.5分,高于对行业的信心。其中,来自出版社和出版集团的从业者对公司未来发展最悲观,仅给出了6.16的平均分,来自民营图书公司的从业者打出的平均分为6.78分,而发行领域的从业者的平均分则达到7.31分。
在问卷的最后,我们还设置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跳槽的机会摆在眼前,你是否会离开出版行业?”40.86%的从业者选择了“不会”,31.14%的从业者选择了“没想好”,有28%的从业者选择会离开出版业。按年龄来看,30岁以下的从业者中有42.31%选择了会离开,而超过60%的45岁以上的从业者选择会坚守出版业,对他们而言,做出版或许就是“择一业,终一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公益 | 围炉夜话,村寨漫行,还有冬天里最温暖的事……

Read Next

当当举办2021出版人盛会 “以书为本,以书为业”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