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

 

近年来全球图书零售市场状况不容乐观影视行业也正在历经寒冬

然而国内依旧有作品逆势上扬在出版行业和影视行业强势突围纷纷开花结果三体》《坏小孩等多部文学作品及其影视版权如汩汩泉水般流向海外一改往日在文化输出中的被动地位其中麦家的作品更是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其强劲程度通过数据便可见一斑——麦家首部长篇小说《解密》已累计签出33种语言版本;小说《人生海海》出版不到两年,便发行了近200万册,成为图书畅销榜单的常客;另据韩媒报道,韩国电影出品公司LAMP买下了《风声》的电影改编权并更名《幽灵》,已于2021年1月4日正式开机拍摄。电影由李海英执导,薛景求、李荷妮、朴素丹等演技不俗的演员出演,计划于2022年上映。由此可见,麦家的作品以文学IP为核心,在海内外影视作品、话剧、游戏、衍生品等多维领域开枝散叶,势如破竹。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韩国版《风声》——《幽灵》电影海报

作为国内纯文学小说的开拓者,麦家在小说的内核中注入了类型文学的元素,使作品兼具可读性与经典性,当之无愧为“中国谍战小说之父”。然而,《解密》《风声》都是十几年前的作品,曾经一个海外版权都输不出,为什么近几年突然受到海外青睐?

 

中国式英雄的哲思

麦家的版权运营负责人闫颜向《出版人》杂志表示:“祖国发展之昌盛,让世界对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当他们拿着放大镜在中国文学领域寻找答案时,《解密》《风声》等作品刚好在国内已足够成熟,很快便被世界看到和接受。

当然,除了天时和地利,麦家的作品之所以在全世界备受欢迎,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中,既饱含着中国式英雄的哲思——忠诚和责任,也刻画了世界通认的普世价值。

在波云诡谲的环境中、在信念的重压下依然保有绝对的忠诚,义无反顾地承担国家和民族的责任,人由此成为真正的英雄。这种民族大义和忠义气节,与时下精致利己主义或个人至上的西方英雄主义产生了激烈地碰撞。与此同时,在麦家笔下,也将人性的较量描写地淋漓尽致,而这种人性弱点的剥离又具有普世价值。正如在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授奖辞中所提:“麦家的小说是叙事的迷宫,也是人类意志的悲歌;他的写作既是在求证一种人性的可能性,也是在重温一种英雄哲学。”

“当读者读完作品后有所震撼,能勾起人性中或光辉或脆弱的一面,找准了这个脉搏,就可能会受到世界读者的喜爱。”闫颜如是说。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麦家

韩国电影出品公司LAMP也正是看中了《风声》中所展现的民族气节,于2018年底先后三次来到中国与闫颜商议合作细节。短短三个月便完成了从会面到签约的全部流程,最终双方以七位数的价格达成版权合作。

事实上,LAMP并不是第一个想签约《风声》版权的韩国影视公司,早在六年前就有知名韩国影视公司向麦家投来橄榄枝。但受韩国版权市场规模所限,许多韩国影视公司面对中国的版权价格只能望而却步。“但LAMP非常有版权意识,同时诚意十足”,据闫颜介绍,LAMP不仅给出了韩国版权市场的最高价格,还将这部电影在中国大陆所产生的全部收益都交由版权方。同时,《风声》韩国译本也在出版当中,将与电影同步亮相。

然而,《风声》这部讲述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地下工作者故事的作品,其历史背景有着不可磨灭的民族记忆和时代烙印,韩国版《风声》将进行怎样的本土化改编,引来不少质疑和猜测。

对此,闫颜回应道:“韩国版《风声》的剧本改动会比较大,‘老鬼’的身份和‘抓鬼’的过程或许都会发生变化。”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名字的改动,将《风声》改为《幽灵》。“因为‘风声’在汉语里隐喻‘消息’,但韩文中的‘风声’并没有这层意思。所以韩方反复论证,与我们协商改成了现在的名字《幽灵》。”闫颜补充道,“虽然剧本有变动,但《风声》精神内核和故事外壳不会变,因为“老鬼”并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风声》的影视版权除了向韩国输出外,好莱坞也曾在2010年购买了《风声》的影视改编权。但据闫颜介绍,该项目已于2017年到期,好莱坞方并未在版权授权期内顺利推进。“版权签约仅仅是一个授权行为,而影片的呈现则是集体劳动的结晶,作家干预的空间非常小。”闫颜解释道。

 

版权输出仍任重道远
事实上,中国文学作品在国际图书版权贸易数量中曾经长期处于劣势地位,2005年中国图书输出版权总计1434种,其中文学类版权只有162种,仅为总量的11%。麦家首部长篇小说《解密》于2002年在国内出版后,经历了十年的等待,才接收到来自海外版权输出的第一枚橄榄枝。
闫颜回忆起那段时光:“就好像把一颗种子丢在外面,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它,也不确定它能不能发芽开花,只是让它自生自灭,但这颗种子却报以我们巨大的惊喜。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2012年,《解密》得到了英国企鹅出版集团的出版合约,2014年《解密》英文版顺利面世。麦家因此受到英美各大主流媒体的关注报道,成为中国当代唯一入选“企鹅经典文库”的作家。此后,麦家的作品正式走上了海外出版之路,麦家也代表中国文学站在了世界舞台。“还记得2014年6月去西班牙配合西语版《解密》的宣传活动,马德里最重要的两条公交线路车身上登着麦家的新书广告,任意走进一家书店,都在明显位置陈列着麦家的作品,我们走在街上仿佛有一种不真实的喜悦。”闫颜回忆道。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西班牙公交车广告语:麦家,你不可不知的世界著名作家。

在当年的伦敦书展,《解密》的版权一天之内就成功输出19个国家,成为了书展的明星书。巧合的是,《三体》英文版也于同年10月重磅出版,二者影响之大令许多人愿称2014年为中国版权输出元年。

然而2014年至今已有六年的光景,中国文学作品在国际版权贸易市场中是否更加蓬勃和多样?闫颜近年来始终站在版权贸易一线,对此持保守态度。

“很大的原因在于汉学家非常稀缺,中国汉语博大精深,把中国文学作品保质保量完成翻译工作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同时,闫颜认为海外读者对中国文学的爱好需要培养,要由一系列的优秀作家作品带动。“就像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等拉美作家带动了整个拉美文学一样,中国文学也需要这样的作家作品。”闫颜进一步解释:“近些年,莫言取得诺贝尔文学奖和刘慈欣《三体》的成功,在全球图书市场中把中国文学向上推了一个台阶,但这个台阶能够多宽多大,需要全球图书市场的配合,也必须有更多优质的中国文学作品输出,让海外市场和读者可以持续关注中国的作家作品。”

而麦家最新的长篇小说《人生海海》于2019年出版后,亮眼的市场表现也被海外图书公司很快关注到,版权输出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目前,《人生海海》英文版已经翻译完毕,法语、日语、波斯语等其它语种也正在翻译过程中。

《风声》电影改编权7位数输出韩国,为什么卖得好的总是他?-出版人杂志官网

“许多国家的译者自发地开始翻译,都想把麦家的最新作品带到自己的国家,这让我们特别感激和感动。”闫颜坦言。

面对书业“马太效应”,麦家无疑属于强者一端的代表。对于大多数作者及其作品而言,只能从小范围着手,像打攻坚战一样将圈层逐一击破。

而令人欣喜的是,2018年国内图书的输出版权总数已达到10873项,与2005年相比翻了近十倍,这无疑是巨大的进步。但是面对中国书业长期的版权贸易赤字,尤其是文学类图书版权输出与引入之间的逆差,图书版权贸易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梁晓声获茅奖后新作《我和我的命》,书写平民的人间正道

Read Next

海味浓兵味足趣味远 ——苏少社举办《乘风破浪的男孩》新书品读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