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本兼具“历史感”和“孩子气”的绘本

传统文化如何通过绘本接入当代文化语境?新一代绘本创作者如何在创作中成长蜕变?

记者|杨 帆 谢 喆

《公主怎么挖鼻屎》,一本书名让人一愣又莞尔的图画书,自2016年问世以来就凭借“书如其名”的灵动风格和实在内容火遍全国,最终变成销量超35万册、获奖无数的爆款绘本;而在创作这本奇趣绘本的雏形的时候,李卓颖还并不为出版圈所熟知。

《公主怎么挖鼻屎》的横空出世,对于一个年轻的创作者而言貌似是撞了大运,但从获奖“出道”至今,看看她一路走来的种种经历,任谁都会感叹,好作者原都不负好运的垂青。涉足图画书创作对于李卓颖而来看似偶然,但也是某种必然。从2007年开始创作至今,李卓颖已有14年的绘本从业史,而在此之前,李卓颖的兴趣爱好、多元的职业经历,也已无数次与图画书行业“擦边”,斜杠一代的创作经验正在这些各种各样的学习、工作履历中得到补白和添色,并因为她的勤奋最终结出硕果;而她身上十足的“孩子气”又在绘本中变成了一种俏皮可爱的风格,微妙地平衡着那些颇具“距离感”的教育蕴涵和历史印刻;与此同时,她笔下极具水墨画意的表现形式正与传统中国风韵连接,传递出开放的理解和感受。

做一本兼具“历史感”和“孩子气”的绘本-出版人杂志官网

时间拨转到当下,李卓颖执笔绘制的新作《从前有个筋斗云》一出场就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入围 2019年BIBF菠萝圈儿国际插画展,作为2020年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中国原创插画展作品的绘本精品现身国际舞台,近日又获“2020年书业年度评选·年度绘本类图书”奖项。

台湾儿童文学作家陈沛慈的童话代表作《筋斗云找工作》,曾获台湾儿童文学最高奖“牧笛奖”,后又被著名儿童绘本戏剧家李明华改编成了儿童剧,在国内巡演超100场。因为剧作在小读者中的巨大人气,脱胎于此书的绘本《从前有个筋斗云》自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备受关注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珠玉在前,大家都想看看这部作品能否更上一层楼,带来前所未有的阅读体验。

年轻且才气不凡的作者,“年老”但童趣无限的《西游记》故事再创作,当李卓颖执笔绘制《从前有个筋斗云》这样一部兼具历史感和孩子气的绘本时,她是如何传递自己的绘本观和创作观的?传统文化又如何被接入到当代文化语境中?那些“民族性”和“世界性”的宏大命题如何深入浅出地渗透进一个让人享受和回味的绘本故事里?围绕《从前有个筋斗云》这本奇趣绘本,《出版人》杂志邀请了李卓颖一起谈谈她作为新一代绘本创作者的成长、观念与创作历程。

 

搭建素材经验库和创作演练场

《出版人》:您从事图画书的创作源于什么样的契机,又为何坚持?在“图画书之外”,是否又积累到什么经验可以融于图画书创作中?

李卓颖:在大学时,我就非常喜欢儿童插画这个专业,毕业创作就设计了一个系列的图画书;毕业后,我做过玩具设计、游戏设定、动画设定、卡通形象设计,在报社做编辑期间画了大量的图画书插图;再到后来,辞职到荷兰攻读了动画研究生,回国后做过儿童美术老师……我接触的职业比较多,在整个过程中我都在不断地探索,学习到的东西很全面,每一种经历都对后来的创作有很大的帮助。比如,在学习动画的过程中,我攻读过剧本创作等课程,系统学习了关于写故事的方法论和关于动画设计的视听语言,对我日后画图画书分镜非常有帮助;儿童美术的教学让我近距离接触孩子,了解了儿童心理的特点,也可以更直接地观察他们对图画书的各种需求和感受;在做编辑的阶段,我已经画了上百个故事,这一切都可以看做日后我从事图画书创作的一个演练场。

《出版人》:作为年轻一代的绘本创作者,您认为一部绘本里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

李卓颖:绘本是图文结合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因为它的主要读者是儿童,所以除了画面和故事的设计,还需要在其中体现正确的儿童观,这三者缺一不可。绘本中需要体现的儿童观,首先是尊重儿童,其次是认识不同时期儿童的特质和潜能,帮助他们能够独立自主地发展和成长,最终拥有独立的人格。在体现这些儿童观的同时,绘本应该是让小读者的阅读体验非常愉悦的,应该避免生硬刻板的说教。

做一本兼具“历史感”和“孩子气”的绘本-出版人杂志官网

《出版人》:您从事绘本创作至今也有14年的时间了,在您看来,这个行当的有趣之处在哪里?又有哪些困难与挑战?它是否是一个值得年轻人尝试的职业?

李卓颖:每当进入画正稿的阶段,我都能进入一种持续专注的心流状态,全然体会运笔自在的感觉,时间仿佛是永恒的,心是宁静的,人在生活中能有这样的一瞬都非常难得,更何况能在工作中找到这样的状态。所以我很感恩,也很珍惜自己能够全身心投入到绘画中的时间。一部作品出版之后,时不时会收到读者的反馈,看到孩子们发自内心对书的喜爱和借由书延伸出来的奇思妙想,也都让我非常感动。

2020年,我还体会到了创作者的社会价值,疫情期间,我和《溜达鸡》的文作者戴芸一起合作完成了《这个春节不溜达》,通过创作疫情相关的故事,帮助孩子用好心态度过特殊时期。作品的网络阅读量超过100万次,学校老师也用这个故事作为开学第一课给小朋友讲读,目前在《溜达鸡》的全新套装中也可以读到这个小故事。

我的工作安排很密集,除了画画的工作,还要处理很多事务,比如沟通、做活动、调研、讲课、签书等等。权衡所有工作,如何将其高效地完成是我目前面临的一个挑战,我也制定规划了非常严谨的工作流程和表格,让工作清晰有序。最近发现我作品的盗版书越来越多了,我和出版社都进行了一些打击盗版的措施,这样的行业生态环境可以说是出版圈共同面对的困难吧,我会尽自己绵薄之力来呼吁大家维护正版,并且也看到了一些效果。

大部分创作者无法靠创作支撑生活,所以我建议喜欢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可以做好自己的时间规划,同时做一些其他工作支撑生活所需,用一部分时间来进行创作,这样会比较好。

 

怎么拉近“距离感”?

《出版人》:《从前有个筋斗云》中采用了水墨画的元素,也借鉴了传统的敦煌壁画,这些具有“历史感”的传统资源要再加工成为面向当代儿童的作品,是否加入了自己的感受和理解?

李卓颖:中国古代故事的创作向来要寻根溯源,在大量的史料调研中,获得中国传统美学和艺术思想的启发和精髓。画面的创作既与传统文脉不可分割,又必然要融入当下的时代精神。在创作《从前有个筋斗云》的过程中,我研究了历代敦煌壁画,从楼阁城郭、林峦云海中提取符号元素,将其气韵生动内化成自己的感受,用吸引孩子的灵动笔法转化成绘本中的画面,尤其是灵动的人设,让很多孩子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云儿。

阮咸、箜篌、笙、古琴……这些在敦煌壁画中出现的传统乐器,与当代生活已经有很遥远的距离,如何把这些内容以有趣的方式介绍给孩子们呢?我找到的办法是把这些乐器拟人化,让他们跟筋斗云一起登台配合,在天庭寿宴中表演奇趣曼妙的音乐和舞蹈。小仙童准备的新年礼物,也都是充满传统年味的古代孩子喜欢玩的小物件——拨浪鼓、纸风车、小香囊、锦盒、蒲扇,种种细节可以瞬间将小读者和中国传统文化连接起来。

在绘画的表现手法上,除了常见的勒、皴、擦、点、染,《从前有个筋斗云》也运用了一些特殊的技法,比如筋斗云无法控制情绪飞出九重天外的场面,就结合了各种手法来描绘筋斗云激烈矛盾的内心世界,把情绪的渲染推向了高潮,放大到无限的宇宙空间中,相信小朋友们在观看这个画面时,也会将自己的不良情绪在这个广袤的空间中释放出去。

绘本的分镜设计也助力了筋斗云情绪表达和情节叙述,有如观看动画的视觉效果,帮助小读者更容易带入剧情。比如,三联排列的分镜画面,压缩了画面的时间感,增强了筋斗云向前飞的速度感,递进的景别划分帮助读者对筋斗云逐渐失控的情绪感同身受。还有筋斗云在炼丹炉前的七七四十九圈的情节,我用圆形层层环绕的构图,一圈一圈越来越困顿,看了还真的会让人不觉陷入眩晕中。

 

“读者总可以读出更丰富的内涵”

《出版人》:水墨画的形式、《西游记》的内容,这些中国风的“民族性”之外,是否也有借鉴国外经典的“世界性”?

李卓颖:在故事文本中,作家老师借用了很多国外的经典童话元素,这些童话来源于不同国家和时代,我们希望把这些有趣的元素串联进筋斗云的故事中,作为跟小朋友互动的一个小游戏。所以我把这些元素用筋斗云的时代背景重新演绎出来。比如,画面中的长发公主,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中国女孩子的装扮,她所在的高塔也是一座中国式的建筑。孩子们发现了以后,还可以对比中西文化的联系与差异,当小朋友们发现其中的奥妙时总能会心一笑。

《出版人》:此前,您还创作了一本同样取材于《西游记》的《两个小妖精抓住一个老和尚》,与此次的《从前有个筋斗云》相比,有什么共通和不同之处吗,是否觉得有什么突破和前进的尝试?

李卓颖:这两本书非常巧,都是跟西游记有关联的再创作,这两个故事一个发生在天上,另一个在地上。《从前有个筋斗云》是《两个小妖精抓住一个老和尚》之后开始创作的作品。对比之下,确实在画面上突破很多。小妖精的画面更显家庭生活的温情,在二十四节气的传统美食的相关知识点上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是一本轻松灵动的图画书。而筋斗云的画面则更加华丽恢弘,展现了大量仙界天宫的人物造型和环境,视觉效果更加丰富广阔,画面结合了很多敦煌壁画的色彩和造型元素,是艺术性和趣味性的有机结合。

在绘画的艺术手法上,筋斗云整体的画面是纸本设色,当时画到筋斗云委屈地冲出九重天时的画面,我使用笔墨勾勒这个画面,总觉得情绪不到位,最后我借鉴了版画的思路,制作了独特的水墨肌理效果,筋斗云激烈矛盾委屈的内心世界就描绘得更加直接。这是我在绘画技法与故事表现的结合上作出的一个突破尝试,我自己对最终呈现的效果也很满意。

《出版人》:对这本书的出版、孩子和家长阅读,有什么预设和期待吗?想要传达、分享什么样的理解和体验?

李卓颖:这本书正如林文宝老师为我们撰写的导读《翻滚吧,筋斗云!》说的,是一本“孩子气十足”的图画书,孙悟空和筋斗云的关系,可以套用在人与人多种关系中。我希望首先不设定预期,每位大小读者,都可以放松心态,去体验这部精彩的纸上动画,跟着筋斗云感受它的快乐和苦恼,体验到那份内心的触动和成长。这本书有一个开放性的结尾,每位读者都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和理解。当我跟孩子们分享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会试着问,你们觉得最后筋斗云和孙悟空会和好吗?有位孩子的答案让我很感动,他说会的,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很想念对方。在孩子纯净的心灵里,人和人相处最终是看那份真诚的感情,不需要那么多理由。还有家长说,孩子和父母最终都会分开,这就是成长的过程,也让我非常非常感动。读者总可以读出更丰富的内涵,这让我不禁感叹。■

 

 

杨帆

出版人杂志运营总监

Read Previous

荣信过会,A股将迎少儿出版标的

Read Next

《打开故宫》的“出圈”密码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