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少年的热血成长史

梨园少年的热血成长史-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郑   妍

作为国粹的京剧艺术,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如何让当下的青少年读者走近京剧,了解这门艺术?如何以更贴近儿童视角的创作方式展现京剧文化?那些艰深晦涩的戏曲历史,繁杂的专业知识和典故,老一辈艺术家对京剧表演的热爱、敬业与信仰,应该以怎样的笔调描述,才能准确精妙却又不失文学创作的艺术魅力?

作家周锐以最新力作《八臂哪吒》做了儿童文学史上一次卓有意义的探索。周锐在儿童文学领域深耕多年,同时也是一位京剧爱好者、京剧文化推广人。最新力作《八臂哪吒》,是他首部京剧题材的少年励志成长小说,也是新系列“梨园少年三部曲”的首作。

周锐的文笔素来是凝练活泼的,而这次,字里行间还洋溢着纯净质朴的气息,行文叙事中充满了人间烟火味儿。时间的指针回拨到上世纪初,一个发生在老北京城里的故事向读者徐徐展现:几个平民出身的孩子,因为对京剧的喜爱而相识相知,分别进入了科班和戏校学习,共同进步,快速成长起来。当面临学艺路上的各种难关时,他们毫不气馁,苦寻出路。当科班遇到危机时,他们迎难而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和智慧,护佑京剧艺术生生不息、薪火相传。

令人惊艳的是,这是一部明显有着话本艺术风格的儿童文学作品。话本,这种起源于宋朝、活跃在勾栏瓦肆的艺术形式,在幽默大师周锐的笔下,竟毫无时代隔阂地与儿童文学完美融合。作者化身为一位“说书人”,他藏于故事的背后,细腻地编织着故事的脉络,精巧地把握着叙事的节奏,环环相扣,层层递进,让读者手不释卷。这种特殊的故事讲述方式,使小说中处处洋溢着古典主义气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小说的亮点之一就是采用了双线叙事的结构,将故事线索分成了传统科班、新式戏校两条。小说如同一幅巨幕拉开,全景式地展现了京剧行业的各个环节,以及曲艺教学传承的运作流程。

小说中的人物形形色色,科班的故事主要围绕着学徒运葵、运春、运池等人展开,戏校的故事则聚焦在学生云娥、云丽、云薇等人身上。从童年时期初入梨园,到少年时期在科班或学校里学艺并开始登台表演,再到七年后逐渐成为舞台的主心骨,这些人物的成长贯穿整条时间线,是整部小说的主脉络。此外,配角的塑造也十分形象饱满:有李运才、秦月珑这样的幼时调皮顽劣但最终成才的学子,有卢龙水这样的年少成名却不珍惜羽毛最终步入歧途的艺人,有焦松月这样的经验丰富、“文武昆乱不挡”的总教习,有梁子增这样的学识渊博、倾囊相授的资深教员……林林总总,不胜枚举。围绕着科班和戏校这两个地方,和京剧这个行业相关的人物在小说中逐一登场,构建起了一个流光溢彩的梨园世界。

小说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借助百转千回的故事情节,向读者展示了年轻一辈京剧人是如何承担起戏曲艺术传承发展的使命,以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如何在葆有精神内核下在时代变迁中接续繁荣。

行业的发展,除了个人的努力,也离不开顺应时代的潮流。传统科班、新式学堂,这两个地方教学模式、运行机制、行事风格完全不同,看似是新与旧的对立,然而时代的洪流奔涌向前,双方最终殊途同归,共同推动了京剧艺术的繁荣和传承。小说从开头的科班与戏校各自独立行事,到后来双方合作编排新戏,双线叙事到了此处,实现了彻底的交汇。这既是文学作品情节设计的一个高潮点,也是作者世界观输出的一个窗口。不管是书中的那个年代,还是我们所处的当下,京剧行业乃至其他传统文化行业皆面临着时代的困境。如何使中华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继续焕发出勃勃生机?创新与坚守,传承与突破,葆有精神内核和顺应时代潮流……这些看似二元对立的辩证主义思考,正是小说《八臂哪吒》的世界观指向。■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现世是梦,夜里的梦才是真实”

Read Next

会通绝学显斯文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