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绘本就只能“叫好不叫座”吗?

记者|张竞艳

“我们要做的是坚信原创童书的价值,有些故事只有我们自己讲得出来,这就是我们的支点。”

原创绘本就只能“叫好不叫座”吗?在引进版绘本撑起国内绘本市场大半边天的2014年,学中文的大陆(本名陆亚军)和学艺术设计的老范(本名范路明)怀揣着诸多的疑惑,在懵懵懂懂之中,成立了小时候童书。在绘本订阅的基础上,小时候童书不断出版各类精装绘本,开拓系列选题,至今策划出版的原创绘本数量已经超过三百多本。

放眼整个绘本市场乃至童书出版业的大江大河,小时候童书或许只是其中的一小朵浪花,却以其独特的风姿,在原创绘本的浪潮中奔涌向前。

原创绘本的种子

时针拨回到十多年前,那时快要大学毕业的大陆在江苏省作协实习,有次突发奇想写了几首儿童诗,投递简历的时候得到当时少儿出版社领导的欣赏,于是进入出版社工作了一段时间,“属于无心之举,但是也意外发现儿童文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之后,大陆到了一家儿童杂志社工作,认识了大量为儿童创作的作家和画家,打交道的也多是插画工作者。“他们很多人有那种很简单的冲劲,表达方式也很直接,这点很吸引我,跟我接触到的文字工作者完全不同”。而在大陆结识的这些画家中,蔡皋无疑是独特的一位。因为喜欢蔡皋老师的绘画,大陆手写了一封信给她,对于这样的晚辈,其实蔡皋并不熟悉,但是她回信鼓励大陆,这件事情令大陆备受鼓舞,对他的影响也很大。“那个阶段我们主要是引进和推广国外绘本,国外绘本故事里对儿童心理的洞察、对儿童成长的呵护是我们国内原创绘本大量缺乏的,我也因此拥有了在这个领域工作下去的勇气。”

老范是小时候童书的另一位创办者。在2012年的时候,他在出版社创办了一套原创绘本月刊,以每月两本的速度出版原创绘本。那个时候提到原创,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这个能做吗?国外那么好了我们有必要做吗?”大陆最初听到时也很惊讶,月刊的发行节奏,这样能保证品质吗?老范在出版社工作的那段时间,编辑的《牙齿,牙齿,扔屋顶》获得了“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当年是大陆地区唯一一本获奖的绘本,《我有一盏小灯笼》《古井运木》入围“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此后,更多的原创绘本获奖,入围各大榜单,以及书籍艺术装帧类奖项。原创绘本就像一颗颗种子在默默蓄积养分之后,终于破土而出,迸发出蓬勃的生机。大陆和老范也踏上了自己的原创绘本之路。奖项只能说明出版品质,他们还需要市场的积极反馈和认可。

2018年年底的时候,一只黑天鹅闯入他们的小世界,演员孙俪在微博晒出了他们编辑的绘本,这给他们的原创绘本带来了很大的声誉,也为后来小时候童书跟孙俪结缘埋下了伏笔。2019年小时候童书策划出版的《清明进城去》入选2020中国绘本展“最美中国绘本”,2020年孙俪主编的《陪你长大》系列绘本上市,2021年《美丽中国·建造智慧》出版发行,并再次获得孙俪微博推荐。与此同时,小时候童书的绘本月刊“小时候绘本悦读”,也一直以每个月两本原创绘本的出版节奏推向儿童市场。

找到独特的视角

如何用绘本讲好一个植根于中国文化与儿童生活的故事?大陆和老范在多年的摸索中找到了自己的独特视角和解题思路。“绘本月刊的编辑过程,让我积累非常多的经验,时间的压迫需要你去应付,选题的庞杂需要你去筛选。这令我获得了一种敏感,首先是我们能做什么选题的问题,其次是我们怎么表达选题的问题。可以说,不同的出版机构解决这两个问题都有自己的方案,也就相应有不同风格的儿童绘本。”大陆说。

在大陆看来,一本好绘本不一定有明确的标准,但是应该起码做出几方面的努力——探索儿童心理,或者创作者要有审美的投入意识。

几年前,大陆在寻找选题时发现了《从前有座山》。这首国人熟知的童谣,在绘本领域却是个表达空白。当大陆研习这首童谣的时候,发现这完全是一个语言游戏,一环套一环。“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和尚……缸里有个桶,桶里有个锅……”大陆面临的是把语言游戏变成绘画语言,于是他设置了分别从封面开始读、从封底开始读的两个讲故事的方式,一个是老和尚讲给小和尚听,一个是小和尚讲给老和尚听,这本绘本就有了自己的叙述视角。同时缸里有个桶怎么表现呢?原来是一个大象躲藏其中,它坐在缸里把桶顶了出来,这就把语言游戏转变成视觉游戏了,这个绘本就立住了。大陆的一个朋友是小学老师,他告诉大陆这本书被他们班上的同学翻烂了,原因正是这本绘本短小有力,有翻阅的乐趣,而这首童谣大家耳熟能详,是一代代中国人传唱的。而在编辑《一笼包子都是兵》的时候,大陆想要表现包子和油条两个阵营为了争夺销售冠军而发生的战斗,他和绘画者一起设计这个故事时,重点表现他们分别是怎么组织和谋略的。“我的出发点是孩子要读得开心,要完全地投入,读完还要有新的期待,尽量站位在儿童的高度,要让孩子上手无难度,既熟悉又陌生,阅读有冒险和期待。”

老范在编辑《清明进城去》时,想要展现中国传统名画,但是《清明上河图》含有海量画面信息,并不适合全部塞给孩子。如何简化并从中提炼适合孩子的部分,形成新的画面语言?他构思的是一个孩子从郊区的家出发,去城里拜访在大户人家工作的姐姐,一路用自己的苹果,换取到了拨浪鼓、簪子、骡子。在这个过程里孩子有了自己的视野,画家表现的是第一人称视角的清明上河图,例如在大船上,抬头仰望挤满了人的虹桥。老范从美术的角度,对这个故事做了一个精妙的反向设计。《牙齿,牙齿,扔屋顶》则是另一个相当有趣的案例。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小女孩掉了门牙之后,穿过即将被拆的老巷,去找爷爷把牙齿扔在屋顶上的故事。老范想要展现的是当代儿童的生活,于是他选择了南京老城南的生活场景。“画家提供了呈现的视觉方案,要有体验感是编辑、作家、画家的默契,如果一本书找到这个合作的气场,那么获得更大的认同才能成为可能。”大陆说。

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全国500多家出版社都在争相出版童书的今天,如何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获取市场是需要经过搏斗的,唯有坚持不懈地策划新选题,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解开一道道如何表现主题、如何找到合适的创作者的‘奥数难题’。如果你投入到原创里你会发现,失败是常态,真正站到表达力顶端的从来都是少数图书。”大陆指出,作为创作者和策划人,“真正要做的是如何在大量的绘本中,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每一本书都要有自己的性格。很多图书出生的时候,就死亡了,当它在印刷机上被印刷出来的时刻就死亡了,这不是危言耸听。一本书需要通过反复地加印,来证明它的生命力。小时候童书想要做的就是创造出来的书,具有和时代互动的价值,也有让孩子阅读时会心一笑的能力。”他同时指出,讲好故事只是第一步,作为内容策划机构,小时候童书也在不断加强跟各家出版社的密切合作,“不同选题在不同的出版社会发出不同的光亮,形成产业合作和资源对接,优势互补也显得愈发重要”。

在网购发达的当下,小时候童书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坚持做童书订阅的机构。据大陆介绍,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童书市场,小时候童书始终处在效率和质量的平衡之中。“因为有意志坚定的推广经销团队,她们坚信原创绘本的价值,她们也看中一本本绘本在孩子幼年时期对心灵所起的微妙的鼓励作用。”大陆表示,订阅本身只是一个推广销售模式,这是不同的机构各自的选择。“小时候童书选择这条路径,自然会受到时间的压迫,跟季节相伴,与时间赛跑,在这个过程里探索自己的出版模式。绘本订阅想要获得发展就要不断建立品牌的价值,由于我们推广渠道的相对封闭,整体也相对稳定。不过,开发新的渠道是永远要面对的问题。”目前,小时候童书也在积极拓展主题,拉长选题线,扩大读者对象的年龄跨度,以及策划更多的图书项目。“在这些选题中,多一些儿童性,少一些成人的主观性;多一些游戏与欢笑,少一些回忆与怀旧;绘画艺术多一些风格与质量,少一些套路与老气。这些都是原创童书提升质量可以去做的事情。”在直播、短视频成为童书销售新风口的当下,小时候童书也尝试着逐步创建自己的视频内容。“短视频、直播形式的兴起,是帮助我们建立发声的渠道,缩短了我们跟读者的距离,如何跟这些路径背后的人建立连接是我们特别关心的。而互联网和传统出版业的互动,也是我们将要努力探索的。”

“小时候绘本悦读”月刊里有本马上要出版的绘本《蛐儿弟弟不会跳》,当一只蛐蛐被捉住,大家都没办法的情况下,只有妈妈鼓励他——你要学会跳,于是他跳出了笼子,跳上树,跳到天空……跳回了家。“我们经常用这本书互相鼓励,在市场的变化中,团队依靠鼓励的精神,遵循一些基本的商业规律就能够将事业延续并壮大。”大陆说。

开卷数据显示,2020年少儿图书在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重为28.31%,稳居第一。虽然受疫情的影响,全国图书零售规模在负增长,唯有少儿图书仍旧达到了1.96%的增长率。“少儿图书大有可为,而原创绘本作为新兴的儿童图书品种独树一帜,别有洞天,小时候童书将深耕于此。”大陆表示,“我们要做的仍旧是坚信原创童书的价值,有些故事只有我们自己讲得出来,这就是我们的支点。我记得我看过一本绘本,一个父亲一直珍藏了一本关于自己民族的史诗的图书,经历了战争,经历了一切变故,他的后代依旧要守护这本书,正因为这本书里有他们民族的记忆。我们是童书出版业的一份子,我们也在做着原创绘本该做的事情。未来,小时候童书会继续策划那些投入了审美价值,来自生活的好故事,在信息获取如此便捷的时代,我们坚信做好一本本童书的乐趣所在。”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屁屁侦探》首发10万套复盘——拥抱新渠道,也要守住底线

Read Next

成为一名合格编辑的十条“军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