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富的隐秘情感史

一个巨富的隐秘情感史-出版人杂志官网
张炜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2018年1月
定价:39.80元

文|罗佐欧

作家张玮的小说《艾约堡秘史》塑造了一位巨富形象,这在当代的文学作品中并不多见。而且淳于宝册这个形象非常鲜活、复杂,跟人们想象中的被符号化和扁平化的富豪形象迥然不同——他的灵魂并没有被物质和金钱腐蚀而堕落,反而存有珍贵的纯洁和善良,而且他一直保持着对藏书、阅读的嗜爱和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他一手缔造了狸金集团这个庞大的实业帝国,但从一无所有的流浪儿到家财万贯的富豪,淳于宝册并没有沉浸于事业成功带来的成就感,反而陷入了更深的精神痛苦之中,这也驱使着年过五旬的他仍执着不休地探寻情感的奥秘与自我救赎之道。

《艾约堡秘史》这部复杂而又动人的爱情小说,以淳于宝册隐秘的情感史为主线,又穿插了蛹儿、吴沙原等其他人物的情感故事,将人物的悲欢与命运置于蓬勃、广阔的时代背景中。在淳于宝册传奇般的生命中,有三个性情迥异的女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政委”、蛹儿、欧驼兰。这三个女人似乎都是在命运安排的某个恰当的时刻出现在他的生命,而与她们的邂逅,也构成淳于宝册情感历程的不同阶段。

“政委”是淳于宝册早年流浪生涯的终点,也是他爱情的真正源头。当她陪儿子去了英伦后,他成了一个“孤单的帝王”。妻子对于淳于宝册的重要性也愈加突显——他的生命陷入荒芜与失衡,也因此患上一种可怕的“荒凉病”,每年秋天发起病来丧失理智、狂躁骇人,使整个艾约堡弥陷入惊慌与混乱。

淳于宝册与蛹儿的相遇不无情欲的吸引和驱动。但淳于宝册并非仅仅因为她的姿色而去占有她,蛹儿被邀任为艾约堡的“主任”,有一种“临危受命”的意味,在淳于宝册生命的低谷期,她被寄予执掌艾约堡、进而代替“政委”的厚望。在艾约堡,她如同女王,注视和掌控着堡内的一切。但她又清晰地意识到,尽管淳于宝册对她不无倚重和信赖,她对于淳于宝册正如“大动物”面前的“一只小鼹鼠”,而即便倾其所有,也无法取代“政委”在淳于宝册生命中的作用。淳于宝册也越来越伤感地缅怀那个能引导他的女人,成为一只懒惰地蜷缩在艾约堡中的“沉睡的狮子”。

而欧驼兰宿命般地在生命中出现,他“第一眼看到就像被闪电击中,再也无法自拔”。在他眼中,这个女人是如此特别,吸引他的并非她的外貌,而是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异常的风韵与气息”,和自己正相反,她没有沧桑、没有风霜,像某种水中的植物一尘不染。已经五十多岁的他,重新焕发活力,爱情的激发和罕见的专注甚至使他暂时摆脱了可怕的荒凉病。在他的示意下,狸金集团声势浩大地进军开发小渔村一带,将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矶滩角推至被摧毁的险境,他真正的意图是借此与他爱情上的劲敌吴沙原较量,费尽心机地去啃这块“硬骨头”。凭借强大的实力和机智的谋略,他如愿地成为赢家,但不料这一切最终却无法博取欧驼兰的芳心,他的志得意满在她的嗤之以鼻中轰然倒塌……

《艾约堡秘史》让我们窥见了一个身居财富之巅的巨富的个人生活和情感历程,以及这一独特群体的精神世界深处鲜为人知的人性、欲望的挣扎与撕裂。在小说中,“艾约堡”既是一个实体,也是一种象征。小说开头以蛹儿的视角呈现了这座神秘、奇异的私人居所,它宛如迷宫,庞大、复杂而豪华,彰显了巨富淳于宝册奢华富贵的私人生活,是他个人的财富和身后那个庞大的实业帝国的象征。而淳于宝册给这座私人居所取“艾约堡”这个奇异的名字又别有深意,它来自于半岛的一句俗语“递了哎哟”,是人在绝望和痛苦之极时的呻吟,无自尊无希望的祈求之声。这也是淳于宝册内心深处的呻吟,是他在流浪生涯一次次遭遇绝境时的祈求,是他在拥有巨额财富后依然深陷精神痛苦与荒凉时的呼告,这呻吟和呼告在整部小说中绵延、回荡,给人带来心灵的震撼。■

张艾宁

Read Previous

被嫌弃的古斯塔沃的一生

Read Next

她用诗把爱酿成了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