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造就”了美国出版业年度人物

2018年,特朗普改变的不只有美国政坛,还有美国的出版业,以及出版业年度人物的选拔方式。

美国《出版商周刊》以往选择年度人物的惯例是向对本年度做出杰出贡献的个人致敬,而2018年,获得这一荣誉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出版了“特朗普主题”畅销书的出版商们。

《出版商周刊》强调,这一选择是“为了反映特朗普政府在促进几十本书的出版和销售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目前,美国市场上充斥的“特朗普图书”多如牛毛,最终入选的是五本代表性畅销书的出版商。

第一本在2018年引起轰动的“特朗普图书”是迈克尔·沃尔夫的《火与怒:特朗普白宫揭秘》。2018年1月3日,《卫报》首先解禁书中部分精彩内容,引起巨大争议,事件的迅速发酵打破了亨利·霍尔特出版社(Henry Holt)的计划,于1月5日发布了该书,比原计划提前了四天。

由于书中引用了白宫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的爆料,怒不可遏的特朗普通过律师给霍尔特出版社发了律师信,要求“立即停止任何进一步出版、发行或传播此书的行为”。威胁如果霍尔特继续出版这本书,他将提起诽谤诉讼。

霍尔特的斯蒂芬·鲁宾(Steve Rubin)说,公司对特朗普的反应并不感到惊讶,“我总是说,‘如果我们幸运的话,特朗普会在推特上发这个消息。’”

尽管鲁宾对出版《火与怒》毫不犹豫,但他也确保霍尔特出版社在法律层面万无一失。鲁宾指出,该书作者沃尔夫是第一个把特朗普政府发生的所有失调问题汇集起来的人,这是《火与怒》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最终,火与怒照亮了道路,”他说。“这是第一本毫不含糊地显示我们正进入黄昏地带的书。”

《火与怒》的销量在2018年年初达到顶峰,目前总销量超过280万册。但鲁宾相信这本书可以成为“常青书”。2019年1月,该书将出版平装本,HBO也可能会在晚些时候发行一部同名电影。鲁宾说:“《火与怒》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在再版书目上幸福快乐地生活。”

在写作《恐惧》之前,鲍勃·伍德沃德已经为西蒙与舒斯特公司写了44年的书,“读者希望深入了解特朗普,还有一些人希望用证据来对特朗普进行反驳。《恐惧》在这两方面都表现得很强烈。”西蒙与舒斯特成人出版公司总裁乔纳森·卡普(Jonathan Karp)说。

《恐惧》也获得了迅速的成功,是西蒙与舒斯特公司历史上首周销量最大的出版物,各版本的销量至今合计超过110万册。这本书同样也惹怒了特朗普:“这本书只不过是编造的故事,许多都是由心怀不满的前员工编造的,目的是让总统看起来很糟糕,”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说。

西蒙与舒斯特在2018年9月11日发布了这本书,卡普说他“认识到选择那个日期的重要性。”“正如鲍勃·伍德沃德在采访中所说的那样,‘人们最好清醒地认识过去。’”卡普解释说,伍德沃德的所有书都以国家安全作为主要主题,《恐惧》也不例外。这本书“阐明了特朗普政府的行动如何使我们的国家处于危险中。”

除了畅销的《恐惧》之外,2018年,西蒙与舒斯特还出版了一些关于特朗普总统任期各个方面的书籍。在《恐惧》出版前两个月,西蒙与舒斯特就推出了芝加哥大学教授玛莎·努斯鲍姆的《恐惧的君主制:哲学家审视我们的政治危机》,该书探讨了把特朗普推举上总统宝座的那些潜在力量。其他还包括共和党政治顾问瑞克·威尔森的《特朗普的诅咒》和戴维·凯·约翰斯顿对特朗普监管政策的研究《比你想的更糟》。在中期选举当天,西蒙与舒斯特出版了斯蒂芬·科尔伯特讽刺特朗普的插画书《这条船是谁的?》,随后是塞思·艾布拉姆森教授的《合谋证明》,这两本书也都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卡普并不否认特朗普是今年图书销售的一个重要因素。“当我还是一名报纸记者时,我被告知,三起相同事件就代表了一个趋势,而我刚刚就提到了五本在2018年出版的与特朗普有关的畅销书。”

当特朗普解雇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时,恐怕想不到有一本畅销书正在不远处等着他。卸任后的科米与熨斗图书(Flatiron Books)的鲍勃·米勒(Bob Miller)接触,“我们一见到科米,就知道我们想出版他的书,”米勒说。“他出人意料地有趣,我们对他讲故事的能力印象深刻。如果他能按他说话的方式写作,我们手上会有一本了不起的书。”

在签下这本书时,熨斗图书与霍尔特一样属于麦克米伦集团旗下。他们同时取得了该书的德国和英国版权,“这样我们在那些国家的姐妹公司就可以同时出版了,”米勒说,“这有助于我们在出版时控制内容的保密性,这对于一本这种性质的书非常重要。”

4月17日,熨斗图书发布了《更高的忠诚:真理,谎言和领导力》,立即轰动一时,第一周销售了大约60万册。米勒说,科米写这本书不是为了回应具体的政策,而是呼吁“国家的价值观有被特朗普政府侵蚀的危险。”

米勒承认这本书的早期销售得益于“特朗普对科米的愤怒越来越强烈,他不停地在推特上谈论科米。”尽管特朗普发起了攻击,但除了“几条具有战略意义的精彩推文”,科米还是保持沉默。“他只想通过出版他的书来打破沉默,到那时,每个人都想听他要说什么。”

米勒相信读者会对科米说的内容感兴趣,“我们认为《更高的忠诚》将在未来几年被当作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来阅读,而且在学术市场上也将拥有很长的生命。”

尽管今年最畅销的三本“特朗普书”都对总统持批评态度,但特朗普也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大量购买那些为特朗普辩护的书,并对攻击他的人表示怀疑。这个团体的主要畅销书是《俄罗斯骗局》,销量40万册。作者格雷格·贾勒特是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现在是福克斯法律分析师。宽舷图书(Broadside Books)的副总裁埃里克·纳尔逊(Eric Nelson)说,《俄罗斯骗局》的起源是2017年秋天。这本书从创作到上架大约花了五六个月。纳尔逊表示这不是为了回应其他批评特朗普的书籍,而是“有条不紊地整理已知的事实和法律论据。” 贾勒特的目标不是要揭示新的事实,而是“为读者提供一个理解司法进展的框架。”

7月24日出版的《俄罗斯骗局》在第一周的销量超过7.2万册。这本书得到了特朗普的大力协助,他在8月1日的推特上写道:“祝贺格雷格·贾勒特刚刚出版的书《俄罗斯骗局》取得巨大成功。”

像批评特朗普的书籍的出版商一样,纳尔逊认为《俄罗斯骗局》也将继续畅销。“特朗普对美国议题以及畅销书排行榜的控制可能还要持续六年。”宽舷是哈珀·柯林斯的分公司,计划将在2019年春天出版平装版的《俄罗斯骗局》,并增加新的内容。

作为阿歇特图书集团的分社,中心街出版社(Center Street)出版保守派声音的历史十分悠久,他们在2017年10月签下了珍妮·皮罗的新书。罗尔夫·泽特斯滕(Rolf Zettersten)表示很高兴能和福克斯新闻公司的这位人物一起工作,考虑到她作为律师的背景,以及她曾是纽约州威斯特切斯特县的地区检察官,他相信皮罗会带来独特的视角,皮罗的沟通风格和书的内容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本名为《骗子、泄密者和自由主义者:反对反特朗普阴谋的案件》的新书于7月17日发布,迄今为止销量超过15万册。泽特斯滕将书的受欢迎归因于皮罗给作品带来的新见解,他认为,“皮罗揭示了关于破坏特朗普总统任期的运动的信息,以及那些想维持华盛顿现状的人的反抗。”为了写这本书,皮罗采访了特朗普家族的成员和白宫官员,包括总统顾问凯莉安·康韦和办公厅主任约翰·F·凯利。

泽特斯滕说,他确信皮罗的粉丝们会欣赏她的言论,“皮罗拥有大量的观众,他们期待着她能提供更多事实。”

王睿

Read Previous

有声书国际市场发生了什么新变化?

Read Next

轻盈地展示光影的轨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