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飞入局好莱坞,美国影业大变天

文|马 天

奈飞在奥斯卡提名中创造佳绩,并被美国电影协会接纳,成为传统好莱坞六大之外的“第七大”影视巨头。

开年头一个月,Netflix(美国流媒体巨头,下称奈飞)便搅动了整个美国电影行业。在1月22日公布的第91届奥斯卡提名中,奈飞疯狂揽获15项提名,数量超越传统大制片厂华纳、索尼和派拉蒙,引发哗然一片。

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电影协会(MPAA)宣布正式接纳奈飞为好莱坞“六大”影视巨头之外的第七名成员。这意味着奈飞正式获得与六大平起平坐的地位。对于迪士尼、华纳等老牌大鳄来说,“门口的野蛮人”如今已经破门而入,而这一天,似乎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快。

《罗马》独揽10项提名领跑奥斯卡

在奈飞拿下的15项奥斯卡提名中,《罗马》一片独揽10项,与《宠儿》一起领跑本届奥斯卡提名;《巴斯特民谣》拿下三项提名,另还有两部短片获最佳纪录短片提名。

15项提名的成绩,追平了奈飞自2014年纪录片《埃及广场》首度获奥斯卡提名以来,在奥斯卡所获得的提名总数。不过整体来说,奈飞还未在奥斯卡打破传统制片厂的优势。本届奥斯卡,20世纪福克斯共拿下20项提名,领跑好莱坞。迪士尼和环球分别拿下17项提名,跟着是华纳的九项和索尼的五项提名。派拉蒙境遇最为惨淡,只获得一项提名。

值得注意的是,不属于任何大制片厂的Annapurna Pictures以11项提名笑傲所有独立发行公司,其中《副总统》斩下八项,《假若比尔街能够讲话》收获三项。

事实上,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墨西哥电影《罗马》作为奈飞首部入围最佳影片的作品,不仅帮助奈飞创造了历史,也改写了诸多奥斯卡的历史。

《罗马》是奥斯卡历史上首部没有票房成绩却获最佳影片提名的电影。奥斯卡章程规定,在美国商业影院连续放映满一定时间的电影,才有资格获得提名。但因为奈飞与传统影院关系不佳,只艰难地找到100家影院放映,其中不少还是租来的场地,故而没有公布任何票房数据。这是奈飞一贯的做法,也是其长久以来被好莱坞业内诟病的地方。

另外,《罗马》成为历史上第11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片;它也是历史上第五部同时提名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影片的作品,前四部分别是1969年法语片《焦点新闻》、1988年意大利语片《美丽人生》、2000年华语片《卧虎藏龙》、2012年法语片《爱》;10项提名的成绩,也平了2000年华语片《卧虎藏龙》创造的获提名最多的非英语片纪录。

对于阿方索·卡隆来说,他是历史上第五位在四个不同奖项获得四项提名的个人。此前有此成绩的导演包括拍过《天堂可以等待》《烽火赤焰万里情》的沃伦·比蒂、《公民凯恩》导演奥逊·威尔斯以及《老无所依》导演科恩兄弟。除此之外,卡隆也是首位同时获得最佳摄影和最佳导演提名的个人。

“七大”格局形成 影院并不买账

就在奥斯卡提名宣布的同一天,奈飞也正式被好莱坞的传统大佬们接纳——正式加盟美国电影协会(MPAA),成为继好莱坞“六大”——迪士尼、华纳、环球、20世纪福克斯、派拉蒙、索尼之外的第七位成员。这是美国电影协会历史上首次接纳非好莱坞大制片厂成员。这一举动,也无疑标志着,奈飞开始和六大平起平坐,美国电影界“七大”格局就此形成。

尽管在同一天内双喜临门,但奈飞入局传统影业的道路却并非完全一帆风顺。按照传统流程,一部电影需先通过影院上映,经过一定窗口期后,才能制成光盘或通过网络上线。这个“窗口期”对于影院来说至关重要,是对于他们利益的重要保护。而奈飞不经过院线、直接上线的做法,触动了传统影院的利益,让奈飞与院线的关系持续紧张。这次《罗马》虽然在100家影院进行了放映,但很多影院并未获得正式上映许可,而是奈飞租用的场地。

按照惯例,在奥斯卡提名之后,颁奖典礼两周前,包括AMC、Regal、Cinemark三大院线在内的美国主流院线,都会开始奥斯卡最佳影片入围作品展映。而Regal和AMC近日已经表态,他们不会展映《罗马》。AMC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十多年来,电影爱好者们通过AMC最佳影片展映,深入了解当年入围奥斯卡的提名影片。今年,奥斯卡组委会提名了一个从未获得AMC许可上映的影片。因此,最佳影片展映将不会包含这部影片。”尽管未指名道姓,但传统院线充满火药味儿的表述已经说明了一切。未来,如何平衡传统院线与线上流量的关系,或许将成为奈飞下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寻找下一个“纸牌屋”

除去在好莱坞收获满满,奈飞最近在美国股市也是春风得意。经过2018年四季度的洗牌,备受关注的美国科技巨头组合FAANG(脸书、亚马逊、苹果、奈飞、谷歌)中,苹果跌落神坛,其他几只科技股也“风雨飘摇”,华尔街看好的只剩奈飞。截至1月23日,奈飞股价在进入2019年以来已累计上涨21.48%,位列标普500指数成分股排名第八。

有趣的是,奈飞在内容上的投入越多,股价涨势越猛。近年来奈飞在内容成本上维持40%~50%的年均增速,内容投入规模行业第一,其市值去年曾先后超过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公司康卡斯特和传统媒体之王迪士尼。

不过奈飞1月17日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尽管其最受关注的付费用户仍保持高速增长势头,当季付费订阅用户增至1.39亿,但奈飞“烧钱”规模也创新高,当季自由现金流为负13.15亿美元(约合89.32亿元人民币)。

面对烧钱的原创剧,奈飞在该财报发布前两日曾宣布,准备上调美国用户会员费,涨幅为13%至18%,这也是该公司推出流媒体服务12年来最大的提价幅度。

然而,涨价或只能饮鸩止渴。虽然奈飞眼下依然是无可争议的“流媒体之王”,但许多最受欢迎的包括《老友记》、《办公室》、《实习医生格蕾》等节目却均来自第三方,若以内容时长计,其内容库的近20%为NBC、华纳、迪士尼和福克斯所有,自制内容仅占8%。此外,2019年流媒体竞争日趋白热化,除传统媒体行业巨头迪士尼不断加码内容赛道竞争外,苹果、亚马逊等新锐平台也已开始投资优质内容,为各自平台引流。

内忧外患下,奈飞或许只有寻找到下一部“纸牌屋”才是出路。在涨价策略带来的额外现金的支撑下,奈飞将着力生产更多属于自己的内容,杀出重围。

除此之外,腹背受敌的奈飞还将继续在海外扩张。纵览奈飞2019年剧集菜单,最明显的特征是其对欧洲剧集的投入力度空前。

重塑行业竞争格局

随着奈飞等科技企业的不断成长,好莱坞等传统影业巨头霸占奥斯卡“操盘手”位置的日子或许将一去不返。过去的一年来,Hulu、亚马逊等新势力纷纷加码内容生产,试图以优质内容突出重围。

去年底,苹果公司与美国知名娱乐公司A24签署了一项为期多年的协议,后者将为苹果公司制作原创电影。该公司曾发行了多部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包括《房间》、《艾米》、《伯德小姐》和《月光男孩》等。其中,《月光男孩》获得了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改编剧本奖和最佳男配角奖。除了A24,财大气粗的苹果还与多个公司和个人达成了类似的内容制作协议,其中包括著名主持人奥普拉、芝麻街工作室,以及将为苹果公司翻拍经典电视剧《惊异传奇》的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和制片人布莱恩·福勒。

长期被奈飞压制的Hulu则凭借《使女的故事》等原创网剧的热播,用户数增速在2018年超越奈飞,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流媒体。

值得关注的是,号称每进入一个行业都能给该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的“终极破坏王”亚马逊,也已经和好莱坞多家影视公司就流媒体影视开发业务展开讨论。2017年底亚马逊影业独立出品的第一部电影《摩天轮》上映,凯特·温斯莱特凭借该片获得好莱坞电影最佳女主角奖。据业内最新消息,亚马逊正与数个影院运营商商谈,争取在2019年年初于Imax上映其原创电影。

传统老牌劲旅们显然并不会“束手就擒”。过去的2018年也堪称传统巨头抢占流媒体赛道的“并购重组之年”——美国最大的通讯运营商AT&T收购时代华纳,迪士尼则鲸吞21世纪福克斯,意图均为对抗奈飞。

野蛮人入局,给电影行业带来的究竟是麻烦,还是变革?事实上,流媒体企业卷入原创内容竞争,缩短了发行窗口期,促成了行业差异化竞争,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观影体验。

发行窗口期方面,好莱坞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在线观看往往长达39周~52周,期间要经过院线、家庭娱乐产品、有线电视、无线电视等渠道,才能最终达到流媒体平台。但以亚马逊为例,原创电影在电影院播出后四到八周,用户便可在流媒体平台付费观看,奈飞的《卧虎藏龙2》甚至实现了同步在线放映。

另外,流媒体入局还促成了影视行业的差异化竞争。长久以来,传统影视大鳄们往往秉持优质大片战略,押宝少量大制作影片,以期换来收益。然而,类似的战略也使得不少小成本或预期票房不佳的作品难以走近大众视野。流媒体的出现则使得大量中小成本影片和被巨头“淘汰”的影片得以重见天日。

以奈飞为例,在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沉默》票房哑火后,派拉蒙将其新作《爱尔兰人》全球发行权和流媒体版权一口气卖给奈飞,收获超过1.05亿美元(约合6.77亿元人民币)的版权费,也使得全球观众得以欣赏到这部口碑佳作。在这样一笔双赢的交易中,当好莱坞制片厂在预期票房收益不明的情况下,收获了巨额版权费用。而流媒体平台则扩充了影片库,进而吸引更多订阅用户。

最后,实力强大的流媒体头部公司在抢占内容赛道的同时,也通过科技赋能和模式创新提供多元化观影体验。奈飞日前便发布了一档全新的互动影视作品《黑镜》,该剧没有进度条,而是由无数个片段组成。用户可通过鼠标选择剧情,使得剧情随着观众的选择而变化,产生出无数种分支走向和多个不同结局,为未来的观影体验打开了更加宽广的想象空间。

有业内人士预计,随着大量流媒体新锐弯道超车,加之不甘坐以待毙的传统企业加码自家流媒体平台,2019年全球流媒体收入或将达到460亿美元,超过线下票房400亿美元的进账,正式完成从传统到未来的接棒。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孙述学:数字出版,只争朝夕

Read Next

后600亿时代,中国电影路在何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