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图画书:诗性与纯真的无限解读

文|高 园

人性是永恒的,昨天、今天、明天有一条暗河相通,我们都是这条暗河两岸的居民,相信白冰的这些图画书可以顺流而下,流传给明天的两岸居民。

曾为作家搭过无数次台、做过无数次嫁衣的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这一次成为了研讨会的主角。

2月27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联合主办的“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在京召开。儿童文学界作家、画家、评论家齐聚北京,就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白冰的图画书系列作品进行深入研讨。在研讨会上,高洪波、金波、秦文君、彭懿、陈晖、熊亮等中国儿童文学界、出版界、评论界的大咖齐聚一堂,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更是亲自担任主持。

近年来,白冰创作了《换妈妈》《挂太阳》《爸爸,别怕》《雨伞树》《一颗子弹的飞行》《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吃黑夜的大象》《黑和白》《上去和下来》等一系列图画书,均由中少总社出版,已全部实现版权输出,并荣获国内外多项大奖。其中,《雨伞树》获2017年俄罗斯图画书奖最佳插画奖等奖项,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版权输出英国、俄罗斯、乌克兰、韩国、尼泊尔、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白冰系列图画书立足原创出版,深挖本土资源,结合中西方优势,讲好中国故事,是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的一个缩影。

说不尽的白冰

在会上,与会者纷纷畅谈对白冰图画书作品的欣赏。儿童文学作家金波回顾了白冰图画书创作从探索到成熟的历程,总结出白冰图画书的三个特点。“第一,图画书是文学和绘画的融合艺术。白冰在进行创作的时候,会给图画书的绘者留下足够的创作空间,他们共同完成一件艺术品。第二,白冰写过诗,他的图画书也具有诗的特质,情感饱满,散发出诗性和哲学性。特别表现在近年来创作的《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一颗子弹的飞行》等作品中。第三,白冰后期的图画书创作,其热情就在于对渴望表达的情节和情感进行深刻的思考,因而,他的作品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发现、理解和诠释,有无限解读的可能性。”

秦文君则称白冰是孤独的求索者与异想天开的造梦师。“白冰从很早就开始图画书的创作了。孤独,这个词是白冰作品的主要特征。在他的作品里,展示了一种追求唯一性的创作倾向。”比如《一颗子弹的飞行》,非常简洁,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不断地给读者悬念,使作品产生一种另类的、孤独的、不轻浮的美感。“这是一个有过军旅生涯的人才会有的情怀。白冰在图画书创作中进行大量的想象,从他的小说到图画书,从他说故事的才华到叙述的激情和人文情怀,都证明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是一个天才的作家。”

“昨天的奥斯卡有一个动画短片《包子》获奖了,如果《一颗子弹的飞行》也能拍成一个小短片,白冰能去领奥斯卡奖了。”身为摄影人的儿童文学作家彭懿,又从独特的角度解读了《一颗子弹的飞行》。彭懿说,我更愿意把《一颗子弹的飞行》中的那颗子弹看成是一个士兵,他无奈、挣扎、面对战争、和平和生命,他在短短的一线之间有了那么多的思考。这本图画书不是幻想小说,它是一部童话,表现的是生命和战争。“我觉得每个学校的图书馆都应该有这样一本书,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题材和表现,它太独特了。”

“哲学性、诗性、单纯”

在研讨会的最后,曹文轩总结了白冰创作图画书的“哲学性、诗性和单纯”。他认为,白冰的几乎所有图画书都是建立在哲学根基上的。“这里有生命哲学,有存在主义哲学,比如无处不在的孤独,这里的孤独不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而是一个哲学性的概念。”

白冰图画书的一大特征是单纯又不简单,“这其实是一种具有难度的创作,他的难度在于寻找一种没有难度的写作。”曹文轩解释,简单是一种美学,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艺术很简单,但发现这种简单却是需要水平的,复杂容易,简单难,有些作品的模式是可以模仿的,但是有一种艺术是难以模仿的,那就是简单的艺术品。”他认为,白冰的艺术风格美妙之处在于它们是简单又丰富的,可以做出无穷无尽的解读。作为原创图画书的先行者,白冰将图画书中的形容词所承担的描绘责任转让给绘画,就像手持板斧,砍除了所有装饰性的词语。“白冰的图画书的书写秉承了经典图画书的观念,文字作者与图画书作者一起共同完成图书的叙事。因此与他写诗写小说不一样,大大收敛了文字的光芒,把光芒留给了插画师,《一颗子弹的飞行》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曹文轩更看好白冰作品的经典潜力。“白冰是当代的,他写于当代的作品,当然不能称之为经典,因为经典的前提是时间,经典是经过漫长时间的洗礼之后,而依然活在当下的作品,但这并不妨碍白冰对经典性的执着的追求。”他认为,“白冰的作品不仅迎合了当下的时代,还契合了历史的脉动,只要人性没有改变,这些图画书就会活着。人性是永恒的,昨天、今天、明天有一条暗河相通,我们都是这条暗河两岸的居民,相信白冰的这些图画书可以顺流而下,流传给明天的两岸居民。”

是“浅语”“潜语”又是“前语”

作为本次研讨会的主角,白冰衷心感谢了在他创作生涯中鼓励和支持他的编辑、画家、朋友和同事。白冰说,迄今为止他创作的书全都是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的。他感谢孙柱、李学谦两任社长、张晓楠总编辑的关注和重视,也感谢这十几本图画书的文编和美编,“一本图画书的绘画和编校,短的一年多,长的两三年,编辑们要和作者、画家不断地沟通,为了这些图画书他们苦过、难过、累过、哭过,但他们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微笑,这是一种崇高的敬业精神,一种对孩子和图画书的大爱,这是一种良好的社风。”

研讨会现场,白冰还阐释了自己创作图画书的心得:“图画书包括文学图画书、认知图画书、玩具图画书、艺术图画书等多种细分门类。文学类图画书一定要有好的创意和独特的图画书语言。”他说,绝妙的点子可以拓展创作空间,带来独特的形象、细节、故事、生命感受以及阅读惊喜;而独特的图画书语言艺术张力较强,具有诗的语言、散文语言的特征,是带着节奏、韵律、味道、色彩的语言。图画书语言是“浅语”,孩子听得懂、浸满了亲情和挚爱的妈妈语;同时是“潜语”,深入浅出,简洁纯净,却又蕴含了深意;又是“前语”,是成年人独特的生命感悟,可以为儿童提供情感体验和生存智慧。

“我要感谢图画书,这是一种可以誉为高于任何图书形式的伟大的图书,这种图书形式诞生一百多年来,作为人类为下一代传递文明成果、生存智慧、生活经验的有效载体、孩子认知这个世界和这世界交流的第一个窗口和第一级阶梯,聚集了世界上很多作家、画家、编辑、出版人,在一起从事世界上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事业。而我是其中快乐的一员!”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远古生命的魅力和启示

Read Next

永远年轻!90岁的丁丁在中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