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年轻!90岁的丁丁在中国

记者 | 张竞艳

继英文版译本、法文版译本的平装图书出版后,时值丁丁诞生90周年之际,中少总社推出《丁丁历险记》精装版新书。

丁丁90岁了,但是,映入我们眼帘的,依然是那张充满智慧和朝气的娃娃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还有那撮永远高高翘起的头发……

1929年1月10日,在比利时一份名叫《小二十世纪》的报纸上,丁丁(TINTIN)和米卢(Miro)降生了。当时估计谁也不会预料到,就是这样简单的一组黑白的勾线连环画竟然在日后成就了一部伟大的作品。1934年,在卡斯特曼(Casterman)出版社的大力协助下,“丁丁”系列的第一本单行本图书《法老的雪茄》问世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纸张匮乏,物资短缺,《丁丁历险记》不得不缩减篇幅出版,为了补偿和吸引读者,丁丁和他的伙伴们“穿上了彩色的衣裳”,从而成就了直到今日通行全世界的《丁丁历险记》彩色版连环画丛书。被称为“丁丁之父”的埃尔热先生,用了54年逾半生的光阴创作出《丁丁历险记》,耗尽毕生心血为全世界的大朋友、小朋友们构建了一个真实的历险世界:在20世纪的欧洲,丁丁以记者的身份横空出世,用一颗正直的心,奔走世界各地,明察暗访,匡扶正义。自“丁丁”问世90年来,这部不朽之作在全球总共被翻译成70多种文字,销量超过3亿册,遍及世界各大洲,还被成功改编成了动画片、广播剧和电影。

2000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由比利时卡斯特曼出版社授权,依据英文版图书进行翻译,首次在中国大陆正式出版了《丁丁历险记》22册彩色版丛书。2009年,正值“丁丁”诞生80周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再度和卡斯特曼出版社强强合作,聘请中国知名专家王炳东教授,根据法文原版重新翻译,重磅打造了这套原汁原味的连环画巨作。10年过去了,《丁丁历险记》通过43次印刷,共计推送1467万册图书走进了中国小读者的家中。2019年1月10日,《丁丁历险记》诞生整整90周年,恰逢第32届北京图书订货会盛大开幕,中少总社携手比利时大使馆、瓦隆布鲁塞尔国际关系署和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为90岁的“丁丁”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同时发布《丁丁历险记》精装版新书。

上天下海,翻雪山,过沙漠,登上月球……搭载时光的列车,与机智勇敢的丁丁和可爱忠诚的米卢一同探险,我们何其幸运。

中国情缘

丁丁迷们都知道,《丁丁历险记》里有两本和中国有关的书:《蓝莲花》和《丁丁在西藏》。而埃尔热和张充仁因创作《蓝莲花》而结下深厚友谊,更是成就了中比两国间的一段佳话。

1934年,埃尔热开始了《蓝莲花》的创作。当时在欧洲人的心目中,“所有的中国人都是阴险狡诈的人……”经神父戈塞建议,埃尔热决定在创作前尝试去真正了解中国人,并结识了中国留学生张充仁。两位同龄人相见后便甚为投机,埃尔热由此了解到真实的中国,并对遭受敌寇入侵、深陷苦难中的中国人民深表同情。在张充仁的介绍和热情帮助下,以中国上海为背景的《蓝莲花》由此问世,书中丁丁从大水中救起的中国孤儿“张”的原型正是张充仁。而从《蓝莲花》开始,埃尔热在自己的绘画中结合了中国的白描技法,树立了自己的风格。更重要的是,《蓝莲花》使埃尔热彻底破除了西方人对其他文明的偏见,开始以一颗平等开放的心态来描绘其他文明,并在今后的创作中将自由、解放和平等作为不变的主题。

1935年张充仁学成归国,之后的几十年里与埃尔热失去了联系。埃尔热曾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好友消息,均无结果。1960年,他将满腔思念之情化作动力创作出《丁丁在西藏》。书中讲述了在西藏的雪山中,丁丁冒着生命危险成功救出好友“张”的故事。而在书外,故事也有了完满的结局。1975年,埃尔热和张充仁重新取得了联系。经埃尔热力邀,在各方帮助下张充仁于1981年3月重访欧洲。丁丁在欧洲有10亿读者,消息传出后,从比利时国王到普通读者,全欧洲都在热切盼望着“张”的到来。离别46年后,两位老人终于在布鲁塞尔机场重逢,他们相拥在一起的瞬间,定格为永恒的纪念。此时的埃尔热已经患上白血病,而在他去世前终于能得偿心愿。

丁丁与中国的情缘至今仍被津津乐道,《蓝莲花》和《丁丁在西藏》也成为了备受中国丁丁迷们钟爱的两本书。

深入人心

读着《丁丁历险记》长大的李橦,日后竟成为了《丁丁历险记》法文版译本的责编。他与丁丁的这段不解之缘,还得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说起。在那个动乱之后百废待兴的年代,巴掌大小的小人书风行一时,是最受孩子们喜爱的读物。除了《西游记》《红楼梦》等热门的国内作品,国外作品中最有名的当属《丁丁历险记》。

当时由于中国还没有加入《伯尔尼公约》,对于国外作品基本上是拿来翻译后就直接出版,因此外版书都有“盗版”之嫌。那时很多出版社都陆续零星地出版过《丁丁历险记》。1985年前后,文联出版社出齐了一整套《丁丁历险记》,共56本。每个故事都被拆成了两集出版,但其中还不乏《丁丁在鲨鱼湖》这样的“洋假货”。

1992年10月14日,中国宣告成为《伯尔尼公约》的第93个成员国。2000年,经比利时卡斯特曼出版社授权,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首次在中国大陆正式出版了依据英文版翻译的彩色连环画《丁丁历险记》,并推出了大小两个开本。“《丁丁历险记》几乎在其他国家的出版都是采用国际流行的大开本,在中国推出两个开本则是考虑到国情,对于当时的中国读者而言,550元一套的大开本价格偏贵,220元一套的小开本更能被大多数读者接受。”

随着对《丁丁历险记》图书的不断宣传推广,更随着中国与世界的接轨越来越紧密,中少社陆续收到了很多外国读者和中国留学生提出的意见,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指摘依据英文版的翻译与法文原版相比,在人名、地名、专有名词、用典等方面有一定偏差,比如原版书中的那对侦探杜邦和杜庞,在英文版中却译作了汤普森和汤姆森,而事实上这是非常典型的英美姓氏……这些意见得到了中少总社的重视,在与“丁丁”系列图书版权方认真沟通后,由卡斯特曼出版社聘请了时任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系主任的王炳东教授,根据法文原著重译《丁丁历险记》。因为这一原著不仅是纯法语写作,其间还夹杂有不少布鲁塞尔的土语,只有在当地生活过的人才能了解。而王炳东教授正是能够诠释这部经典作品的最佳人选,他花费了3年多的时间终于交出了原汁原味的翻译作品。2009年,中少总社重磅推出了这套依据法文原著重新翻译的《丁丁历险记》,仍然沿用大小两个开本,并将图书的成品尺寸固定在220mm×295mm和170mm×228mm这两个规格上。图书出版后,反响非常强烈,不但得到卡斯特曼出版社的肯定,更收到很多读者反馈,称这是自己“读到的翻译得最好的版本”。

2019年,中少总社《丁丁历险记》精装版新书的推出更是引起了丁丁迷们的极大关注。李橦告诉记者,其实中少总社最初考虑推出《丁丁历险记》时,就制定了包括平装、精装和其他装订形式系列图书的整体设计和营销计划,只是过去因为考虑到市场状况和需求,因此从大众普及的角度出发,仅出版了平装版的大小两个开本。现在随着“丁丁”日渐深入人心和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中国丁丁迷有了收藏图书的需求,精装版《丁丁历险记》图书的推出可谓生逢其时。据他介绍,首批推出的精装版第一辑共有8册,除了《独角兽号的秘密》《红色拉克姆的宝藏》《七个水晶球》《太阳神的囚徒》《奔向月球》《月球探险》这6本有着上下集关系的姊妹篇图书,还包括《蓝莲花》和《丁丁在西藏》两本有着中国题材的图书,而精装版的第二辑和第三辑也计划于今后全部推出。

永远年轻

“18年来,我们让《丁丁历险记》在中国深入人心,培养了一批不同年龄的丁丁迷。”李橦分享了这套经典丛书在中国18年的故事。他告诉记者,好酒也怕巷子深,在计划经济年代,依据英文版翻译的第一套《丁丁历险记》在市场上处于自然流通状态,年均销售在1万套左右。而近十年来随着少儿图书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中少总社的市场意识也在不断加强,因而十分重视这套根据法文原著翻译的《丁丁历险记》的营销宣传,这些年陆续策划了寻找“超级丁丁迷”、丁丁故事大王、丁丁cos秀等不同主题、不同形式的阅读推广活动,“主要是帮助小读者认识丁丁,了解丁丁,爱上丁丁”。

从丁丁诞生80周年到90周年的10年间,中少总社交出了一份令人骄傲的成绩单:丁丁走进了全国22个省,4个直辖市,5个民族自治区;走进了5000所学校,和100万名小学生结为活动伙伴;两个版本不计衍生品共印刷了43次,共计1467万本书走进了小读者的家中。在中国童书市场尤其是连环画动漫市场,《丁丁历险记》的经典地位可以说是无可撼动。

今年时逢丁丁90周年诞辰,中少总社希望通过特色夏令营等相关推广活动,推动少年儿童的阅读成长,让小读者在学习知识的同时,通过书中蕴含的博爱、友谊、机智、勇敢等正能量潜移默化地感染孩子,培养其良好的思想素质。同时,经埃尔热基金会授权,丁丁在中国的首家专卖店于2月18日在上海正式开门迎客。李橦相信,随着全球性丁丁纪念活动的展开,有望形成立体化的宣传攻势,“对于丁丁这个大IP而言,将不单只是一套图书,而是一种文化的整体宣传”。

埃尔热曾说,《丁丁历险记》是“写给从7岁到77岁的所有年轻人”。这绝非虚言。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各地,丁丁被几代读者深爱不渝。“在编辑出版这套书以及后续与读者交流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感受到埃尔热这句话真是发自内心。”李橦发现,“每个年龄层的读者读到这套书都会有不同的体会,而每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阅读(更包括重读)丁丁更会有不同的感受。”

虽然《丁丁历险记》中的每本书都只有薄薄的64页,但在编辑出版和宣传推广这套书的这些年里,李橦却越发觉得这套书“越读越厚”。在他看来,作者远远不是在讲一个年轻记者“不务正业”地跑到全世界探案的故事。丁丁的故事为什么能得到各国读者的高度认可?因为他们觉得这些故事是真实存在的。“不同于漫威世界中遥不可及的超级英雄,走进丁丁的世界就仿佛走进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整套丛书中,大到对月球、地球、海洋、沙漠、城市、街景的描绘,小到家庭的一部电话机、一个门把手,甚至是《蓝莲花》中挂在房间里的条幅字画、张贴在墙上的海报标语,其画面的真实度可比电影对生活场景的如实记录。更令人震惊的是,在没有互联网、信息还十分闭塞的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奔向月球》和《月球探险》所绘制的航天飞机外形和后来的登月火箭非常相似,而在空间旅行中失重的画面,必须穿上磁力鞋保持站立等诸多内容和细节均与现实相吻合,而这一切,居然发生在1969年“阿波罗11号”首次成功登月的17年前!“我们也曾问过埃尔热的后继者和研究专家,这并非是因为埃尔热得到了内部消息和资料。如果一定要究其原因,只因为两点:一是埃尔热有着非常充沛的想象力和不知疲倦的好奇心,二是源于他非常严谨的工作态度。”很多当年看着小人书长大的读者,在今天重读《丁丁历险记》时就会发现,它更像是一部百科全书,一切的知识都被这位大师巧妙地绘入到作品的画面之中,甚至还能从中看到现实社会的缩影。“这套书肯定还有很多尚待挖掘的东西,期待更多的读者加入到一起寻宝的队伍中来。”

永远年轻,永远魅力不减,90岁的丁丁生日快乐!

张竞艳

《出版人》杂志编辑部主任

Read Previous

白冰图画书:诗性与纯真的无限解读

Read Next

爆款文案写作的7个核心算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