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版童书还是摇钱树吗?

文|虞 洋

随着越来越多优秀的原创作品产生,引进版童书身上的光环正逐渐褪色。

最近十年,中国每年新生婴儿数量一直保持在1500万以上。同时,随着经济水平的稳步提升,父母在子女教育上的投入逐年增加。尤其是80后、90后成为父母之后,其对子女的文化教育消费意愿远高于70后。旺盛的需求造就了中国童书市场的空前繁荣,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中国少儿图书市场规模从2008年的39.47亿增长至2018年的246.83亿,十年间规模扩大六倍多。童书成为整个出版行业最耀眼的增长板块,无数出版机构涌入其中,这些后入局的出版人随即发现,国内现有的童书版权资源远远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将目光转移到国外。

2014年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来自美国儿童读物展(Children’s Books USA)的总监维多利亚说:“在童书展现场可以感受到中国的童书市场有多火爆!我们代表美国100多个独立出版人来参展,签下了8万册的订单,太令人振奋了!”童书版权交易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如今又是五年过去,出版机构引进童书的热度仍在,但引进版童书在国内的市场表现却已不可同日而语。

引进版童书还是摇钱树吗?-出版人杂志官网出版效率走低

从最近五年的数据来看,引进童书的品种一直在稳定增加,且增速明显快于童书整体品种数量的增长,品种占比从2014年的28.23%上升至2018年的31.48%。与此同时,引进童书的码洋占比和销量占比并没有保持相同的增长态势,二者在2016年开始出现转折,如图表1所示。最近三年,引进童书的单品种出版效率实际呈现出下降的态势。

此前出版机构青睐引进童书的原因,除了国内童书出版资源的不足,还在于引进童书的性价比更高,尤其是一些经典童书,既方便控制投入的时间和资金,也受到国内家长的认可,“出版外国童书赚钱又多又快又容易”成为共识。但经典作品毕竟有限,经过多年的“疯狂”引进、版权囤积,外国的优质版权资源也开始变得稀缺,再加上国内父母对外国童书的认识越来越理性,盲目引进的缺乏知名度的外国作品,很难得到国内市场认可。随着童书版权价格越来越高,引进版童书不再是摇钱树。

从细分类来看,如图表2所示,从2014年到2018年,卡通/漫画/绘本在童书市场中的码洋占比从17.13%增长到25.41%,是近五年童书中增长最快的门类,也恰恰是国内出版理念比较落后、资源比较稀缺的门类。卡通/漫画/绘本类引进作品相比国内作品来说优势更明显,在最近五年中,该门类也一直是童书中除少儿英语外,引进品种占比最高的细分类。

2016年以后,卡通/漫画/绘本中引进作品的品种占比就超过了一半,作为以引进作品为主的领域,其对引进作品品种效率的变化更加敏感。在该领域中,转折发生得更早。2015年之后,卡通/漫画/绘本中引进作品的码洋、销量占比开始出现持续下降,其中码洋占比从2015年的64.23%下降至2018年的51.33%,在2018年更是出现了品种占比高于码洋占比的情况。反而推之,在2018年,卡通/漫画/绘本中原创作品的出版效率开始正式超过引进作品。

少儿文学是童书中引进作品品种数量最高的细分类。少儿文学从2017年就开始出现引进作品码洋占比低于品种占比的情况。最近两年引进品种表现较好的门类是少儿科普百科类,该门类中引进图书的码洋占比一直保持增长,从2014年的41.31%增长至2018年的48.4%。

美、英、法是前三大输出国

来自这些Top10国家的童书占全部引进童书码洋比重的85%以上,如图表4所示。在Top10中,美国一直是引进童书作品中创造码洋最高的国家,稳居榜首,其次是英国,一直位居第二位,和第三名差距明显。美国的经典常销作品如E·B.怀特的《夏洛的网》、大卫·香农的《大卫上学去》,均被列入小学生阅读推荐书目,是畅销榜的常客。受动画作品带动,美国的《神奇校车》系列、《汪汪队立大功》系列最近两年也取得非常不错的销量。英国的经典常销作品更多,如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罗尔德·达尔的作品《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查理的巧克力工厂》等。在2018年的中国童书作家销量排行中,罗尔德·达尔位列第十,销量占有率高达0.6%,是前十名中仅有的两名外国作家之一。新书中最火的则是《小猪佩奇》系列等。

和英美引进童书相比,法国无论是品种数量还是码洋均有较大差距,但在最近五年中,来自法国的童书品种数量一直保持稳定增长,从码洋来看,也越来越受到国内市场的欢迎。2017年,法国超越日本,位居第三位。法国出版商协会(Syndicat National)的报告指出,2017年,法国出口到中国的童书版权数量,占该国全部出口童书数量的34%,中国成为法国最重要的童书出口国。法国的常销童书代表除了《小王子》之外,就是近两年大火的克利斯提昂·约里波瓦的《不一样的卡梅拉》系列。克利斯提昂·约里波瓦凭借此系列图书,在2018年的中国童书作家销量排行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杨红樱。

我国从韩国引进的童书数量和市场码洋均出现明显下降,该国近年来缺乏有足够市场影响力的童书作品。和韩国相比,从日本引进的的童书表现更加稳健,既有《窗边的小豆豆》这种经典常销书,在绘本方面也每年都有畅销的新品种。

引进童书出版效率的降低,根源还是国内原创童书的崛起,随着越来越多优秀的原创作品产生,尤其是在此前比较薄弱的卡通/漫画/绘本等细分类中,引进版童书身上的光环正逐渐褪色。在引进国别上,排在前三名的美、英、法无论在码洋、销量还是品种上,均占引进童书的一半以上,其中美国和英国更成为我国引进版童书最重要的出口国。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开卷少儿畅销书排行榜(2019年1月)

Read Next

春节期间谁家新媒体小编最勤劳?——出版机构新媒体影响力指数排行榜(2019年1月~2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