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出版上市公司年报解读

记者丨黄 璜

2018年,传统出版业绩增速放缓、主业增长乏力等隐忧开始显现。

2018年,中国股市经历了震荡下跌的一年,对于出版传媒类上市公司而言,这也是煎熬的一年,外部环境面临着经济下行、机构改革等诸多不确定因素,而成本上升、书号缩紧等内因也给行业带来不小挑战。20194月末,随着各家上市公司年报的陆续发布,可以看到传统出版业保持了多年的高速增长遭遇瓶颈,业绩增速放缓、主业增长乏力等隐忧开始显现,如何保持主业稳健、开拓新的增长方式,正成为出版上市企业迫在眉睫的课题。

2018年,沪深两市没有新增出版类上市公司。截至2019426日,沪深两市出版传媒上市公司数量依旧为21家,分别为长江传媒、新华传媒、出版传媒、时代出版、中文传媒、中文在线、凤凰传媒、中南传媒、皖新传媒、大地传媒、天舟文化、城市传媒、读者传媒、新华文轩、南方传媒、中国科传、新经典、中国出版、掌阅科技、世纪天鸿、山东出版。

在经营业绩层面,2018年出版传媒上市公司共计实现营业收入1110.82亿元,相较2017年同期增长2.43%,低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文化企业8.2%的营收增速。而在2016年之前,出版传媒上市公司的营收增长率多年保持在10%以上。净利润方面,2018年出版传媒上市公司共计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95.80亿元,相较2017年下降了19.27%,首次出现负增长。

同时需要看到的是,尽管相关政策已经对并购重组松绑,但证监会仍旧延续了脱虚向实的监管思路。2018年出版上市企业完成的并购案寥寥无几,且多数是与控股集团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的业务板块调整,仅有天舟文化收购海南奇遇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72%股权与中文在线收购上海晨之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80%股权,并且从效果上来看,这两笔收购目前尚未给两家企业带来明显的正向效应。

未来增长的可能性

营业收入排名方面,凤凰传媒、中文传媒以及长江传媒构成了出版传媒上市公司的百亿俱乐部格局,凤凰传媒时隔多年后以117.8亿元的营收再次登顶出版传媒上市公司营收排行榜。在其之后,皖新传媒、中南传媒、山东出版、中原传媒均有90亿以上的营业收入。

第一梯队之后,新华文轩、时代出版、南方传媒、中国出版、出版传媒、中国科传、城市传媒在2018年均实现了20亿至80亿多不等的营收,在这几家当中,除了时代出版相较去年营收出现小幅下降、南方传媒营收增长6.60%以外,其他均实现了营收两位数的增长。

营收10亿以上的上市公司还有掌阅科技、新华传媒、天舟文化,而新经典、中文在线、读者传媒、世纪天鸿的营收则在3亿至9亿多不等。

从分业务来看,教材教辅依旧是绝大多数地方出版上市集团的收入支柱,教材教辅业务的营收长期靠人口提升、中短期靠渗透率提升,在学龄人口预计长期趋于稳定的大背景下,已经很难再通过教材教辅业务保持高速业绩增长。除此之外,过去几年里,出版上市公司如长江传媒通过物资贸易、印刷包装等业务迅速提升了经营收入,但此举对于追求业绩增长并不是长久之计。2018年,时代出版、中文传媒的物资贸易、印刷包装等业务的营收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在并购游戏、影视公司受阻的大环境下,一般图书成为不少上市公司营收增长的支撑点,城市传媒、新经典、新华文轩、长江传媒、出版传媒等出版传媒上市公司都依靠一般图书业务取得营收的大幅度增长。

2018年出版上市公司年报解读-出版人杂志官网什么最挣钱?

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中文传媒以16.19亿元的净利润排名榜首,旗下游戏公司智明星通贡献了接近一半的净利润;山东出版则延续了2017年上市后的良好势头,以14.85亿的净利润排名第二。在此之后,凤凰传媒、中南传媒、皖新传媒均实现了超过10亿的净利润,其中皖新传媒与2017年类似,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公司6家全资子公司共计19 处资产(包括房产和土地)的100%股权及全部相关权益,获得收益约4.3亿元,其实际是通过产权交易中心出售门店的股权及全部相关权益再以市场价租回经营。新华文轩、中原传媒、长江传媒、中国出版等出版传媒上市公司2018年均实现5亿至9亿多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其中,长江传媒尽管大宗贸易和纸浆物资贸易的毛利率极低,但凭借一般图书和教材教辅的良好增长,以19.45%的净利润增长率位居出版传媒上市公司净利润增长率第一位。

2018年出版上市公司年报解读-出版人杂志官网与毛利率较低的物资贸易、印刷等业务相对,不少出版传媒上市公司布局毛利率较高的业务板块,如中南传媒的金融服务、凤凰传媒的数据服务和影视业务。值得一提的是,民营图书策划公司新经典的长销产品延续市场优势,自有版权图书策划与发行少儿类和社科生活类的毛利率均在50%左右,是所有出版传媒上市公司中一般图书毛利率最高的。

所有出版传媒上市公司中,仅有天舟文化和中文在线两家出现亏损,均是因为并购资产的计提减值准备。

在财报当中,非经常损益也会影响出版上市公司的利润表现,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政府补贴(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密切相关,符合国家政策规定、按照一定标准定额或定量持续享受的政府补助除外)。在这一项中,中国出版以14711.96万的政府补助位居第一,除天舟文化、读者传媒、世纪天鸿、新华传媒以外的出版传媒上市公司2018年均获得了超过千万政府补贴。

在中国股市跌入谷底的2018年,表现相对稳定的出版股成为了资本的避风港。截至2019426日收盘,相较于去年同期,各大国有出版上市集团的市值变化不大,中南传媒以222.88亿的市值位居榜首,同为出版上市集团三架马车的凤凰传媒和中文传媒市值均在前三。板块内各家的市盈率表现则天差地别,除了盘子较小的新华传媒、读者传媒以外,市盈率较高的三家为世纪天鸿、掌阅科技、新经典三家民营企业,去年市盈率较高的两家民营出版企业中文在线和天舟文化由于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导致亏损市盈率垫底,而以国有出版集团为主的出版上市公司市盈率与上证指数约13倍的市盈率相差无几。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中信童书,“引进大户”如何变成原创的梦工厂?

Read Next

《风之影》引入中国背后的“扫地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