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影》引入中国背后的“扫地僧”

文 | 戴德兰

编辑们可能不知道,坐在角落里的普通老太太,没准儿是最终授权的决定者。

2016年初夏某个傍晚,两个编辑下班后进入了一家咖啡馆。这样两个在人群中毫不显眼的家伙,却堪称编辑部的版权猎手。他们终于找到一个角落,可以打开电脑一起寻找、讨论优质而有潜力的外国文学了。但随着页面一次次地打开、关闭、打开、关闭,他们手边的咖啡已经凉透,却一无所获。Goodreads的窗口如果有温度预警,大概早已警报长鸣了。

当其中一个编辑随手再次点开西语文学排行榜,看到第一名仍是《百年孤独》的时候,感到一阵轻松。因为这意味着,人们还没发现超过马尔克斯的超级作家。但第二名是什么书?怎么之前从未注意过?萨丰的《风之影》就是这样第一次进入了两位编辑的视线。

被淹没的《风之影》

《风之影》,2001年出版的西班牙小说,上市后短时间内仅凭口碑便成为西班牙年度畅销书,引发法国、德国、美国等国阅读狂潮。在维基百科畅销书词条下,可以轻易看到《风之影》赫然在列。更为准确的数字是:截止到201712月,《风之影》系列在全球销量突破3000万册。维基上其他达到相同销量、有据可查的小说只有《飘》和《了不起的盖茨比》。

然而与此相对的是,《风之影》在中国的遭遇似乎并不尽如人意。虽然读过它的人对它都给予了极高的赞誉,豆瓣评分高达8.6分,但中文版销售还是堪称惨淡。《风之影》后续的第二册《天使游戏》和第三册《天空的囚徒》,接连转由不同出版社制作。出版方对惨淡的销量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不断尝试——频繁更换译者,甚至同一人物的名字也未统一,包装与营销不再提及《风之影》,每一本的封面风格也一再转变……十多年过去了,这套全球畅销3000万册的奇书在中国却只能拥有淹没在汪洋图书中的命运。

此后两天,对这套书感兴趣的两位编辑一口气看完了已出版的《风之影》系列三本。他们一面为这个俄罗斯套娃般精巧的故事折服,一面扼腕它的中文版本不该如此结局。两位编辑一拍即合,立即决定写邮件询问版权状况,务必要给这部精彩的作品,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但随后,他们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2017年的一天,作者代理人告知两位编辑,《风之影四部曲》的最后一本——完结篇的《灵魂迷宫》在西班牙上市了!几乎整个巴塞罗那的读者都在庆祝,每家书店都在橱窗贴上了新书的广告海报。一部仅次于《百年孤独》的伟大西语小说,历经十六年终于完结,这无疑是西班牙乃至全世界读者的一场狂欢!报纸和媒体不断讨论着《风之影》和萨丰对于西语文化的重要推广作用和历史意义,而远在中国的编辑,也正在全力撰写着这份重要的选题报告。

此时的编辑得知作者已经考虑重新授权全系列中文版,漫长的等待似乎终于迎来了一丝光明。他们祈祷这个机会一定要降临,因为他们确信,这是《风之影四部曲》简体中文版面向中国读者的最好机会。

伦敦书展的扫地僧

《灵魂迷宫》出版一个月后恰逢伦敦书展,萨丰的代理人也将参展。编辑得知消息后立即动身前往。在伦敦书展的三层——版权交易中心,编辑终于等来了萨丰代理人的版权交易会。他已经等待了一年之久,而这里就是终点。

参加会议的是两位年纪较轻的西班牙女士。对方官方的问询与回复,让会议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了下来,代理人的笑容渐渐疏离,眼看失败即将成为定局。这时,一位编辑为了缓解尴尬,开始讲述一年前在咖啡馆与《风之影》相遇的那几个小时。一场版权交易会活生生开成了读书分享会。编辑滔滔不绝,手舞足蹈,越说越兴奋,在座的代理人和周围不断聚集的旁听者,时而跟着哄堂大笑,时而又默契地微笑点头。围过来的路人听众越来越多,直到45分钟的分享全部结束,人群才渐渐散开。两位编辑起身离坐时只觉得:无论结果如何,都没有遗憾。

热闹之后的几天,代理没有给任何消息回复,两位编辑都默认,这是拒绝的信号。就在两人心灰意懒,以为《风之影》再也没有机会跟中国读者见面时,他们收到了回复。在邮件中,他得知,在与作者代理人开读书分享会的时候,萨丰真正的家人正在他们身后一个角落坐着,默默聆听,观察每一个前来洽谈的编辑。但是在编辑的回忆中,那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太太而已。谁知道最终的授权,竟然是她在决定。这位普通的老太太,正是一位传说中的扫地僧。

巴塞罗那的办公室

拿到版权后,两位编辑确定了非常清晰的编辑思路:四部曲都使用范媛老师的译稿;将十六年的四部作品集结,首次推出完整中文版四部曲,直接弥补中国市场这么多年来的遗憾;用最适合此书的风格来装帧,让中国读者拥有接触萨丰、阅读《风之影》的最优阅读体验。

20192月,制作终于进入了设计、装帧阶段,稿子也只差最后的润色。为了能够切实感受书中故事发生的场景,设计出最风之影的封面,编辑和设计师决定一起飞去巴塞罗那,进一步地了解萨丰和书中那座迷宫般的城市。他们先是拜访了萨丰的代理人,也就是伦敦书展上见过的女士们,其中包括最终拍板的那位假装路人的老太太。

一年多前在伦敦书展上,他们接受托付与信任,得到了中文版的授权。这次拜访与其说是工作上的考察,更像朋友间的见面。走进代理人阳光充沛的办公室里,满墙的《风之影》映入眼帘,那是不同国家出版的不同语种的集合。它们整齐地排列在书架上,骄傲地展示着各个国家对这个故事的喜爱。这一幕让编辑和设计师大为震撼,但更多的是难以言说的遗憾——满满一面墙的《风之影》,却独独没有中文版。设计师拍下整架的图书作为参考,心中也下定决心:必须做出配得上《风之影》的中文版设计。编辑也注意到,这件办公室的场景和人物,都被萨丰作为参照,写进了第四册《灵魂迷宫》里。

随后的几天,编辑和设计师参观了圣家堂、奎尔公园、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等,甚至还有《风之影》中提到的四只猫咖啡馆。在老教堂的外墙上,还能见到内战时期的弹孔痕迹,弹孔明白无误地诉说着那个年代的往事,提醒着人们,《风之影》的故事并没有那么遥远。从小男孩达涅尔最爱的兰布拉大道,到森贝雷父子书店所在的圣安娜街,城市远景中的蒙锥克山,还有最终那场带有浓烈悲剧与宿命色彩的决斗所发生的场所——阴影缠绕的阿尔达亚旧宅,每一处似乎都蒙上了更迷人的色彩。

小说中描绘的虽说是半个多世纪前的巴塞罗那,但当你走在街道上,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曾有一个爱书的小男孩达涅尔在这里跑过,后面跟着油嘴滑舌但忠实可靠的伙伴费尔明。

拜访接近尾声时,五人一起合了一张照,像是一个编辑与设计师对代理人许下的承诺,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将简体中文完整版的《风之影四部曲》,放在背后书架上最显眼的位置。

(本文作者为《风之影四部曲》简体中文完整版编辑)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2018年出版上市公司年报解读

Read Next

华理社:布局IP+教育的创新示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