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李公麟的“五马”牵回国

文|黄坤峰

失踪八十余年的名画《五马图》重新现世,专业的敏感性在召唤我尽快将这张重要的作品引回国内出版。

李公麟,宋代文人士大夫画家中卓越的代表人物。他中过进士,做过高官,同时爱好广泛,绘画、书法、收藏、鉴定样样拿手,绘画上可以说是精通每种画科,又有苏轼、黄庭坚、米芾、王安石这些好友相伴游艺,让他成为宋代艺术圈中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宋朝的宫廷内府大量收藏李公麟的作品,记录宫廷所藏绘画的《宣和画谱》中就记载了他的作品107件。但经过了900多年的辗转,这位大画家流传下来的作品少之又少。最糟糕的是,李公麟的作品《五马图》虽然确定存世,真迹却不知所踪,所有的出版物中使用的都是黑白的珂罗版图片。

关于真迹的下落,在过去的八十余年中有种种猜测,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是《五马图》被日本藏家购得后毁于战火,人们甚至因此放弃对真迹的追踪,不想有一天《五马图》真的“露出了马脚”。2018年12月19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公布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的展品清单,里面赫然出现了“李公麟《五马图卷》”,并且公布了几张真迹的局部。这个消息迅速传播开来,某公众号第一时间发布,获得了10万+的阅读量。《五马图》重现人间,我们也终于看到了《五马图》淡设色的真面目。

作为一个美术史专业毕业、从事艺术出版的编辑,我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便是:要出版!将这五匹马牵回来!

准:专业的敏感度

多年的学习让我深知《五马图》的重要性:这张画从宋代开始就被皇室和精于鉴赏的文人所推崇,皇室收藏它,元代大画家赵孟、倪瓒,明清鉴藏家家项元汴、宋荦赞颂它,甚至连作假集团都仿制它,每一代的审美不同,像这样被代代传颂,且保存至今的绘画作品可以说屈指可数。而且宋四家之一的黄庭坚在前四匹马的左上方都认真地写上了该马的名字、饲养在何处、由哪里进贡或选送、身高、年龄等。能让宋四家在画上题跋,享受这种待遇的作品现在看来仅此一张。这些题跋不但可以作为书法欣赏,也为鉴定家提供了比对的依据。

《五马图》超高的艺术性展现了李公麟的白描技艺,这五匹马都是宋代的良驹,由异域或中原的马夫牵着,第一匹马凤头骢,牵马的是一个戴尖角帽的异域人,马身线条流畅顺滑,肌肉饱满挺劲,牵马人浓眉大眼高鼻梁大胡须,胡须和脸部略带染色,体现出与中原人不一样的外貌。第二匹马锦膊骢和第四匹马照夜白都是吐蕃族长进贡的,锦膊骢淡染红色,牵马人带着毛毡帽,两撇胡子俏皮幽默。照夜白顾名思义,白的可以照亮黑夜,因此这匹马不着一色,通身用线条画成,仅马绳上色,起到点缀画面的作用。第三匹马是一匹秦马,唤作好赤头,这匹马全身为红色,牵马人半露肩、赤足,手持马刷。第五匹马没有题记,但众人考证为满川花,被认为非李公麟真迹,是后世所绘。所有形象的轮廓基本都是一笔绘成,每一笔一墨均有寓意,没有半点含糊,并且可以看出画家对透视的塑造,《五马图》证明了早在宋代,画家已经掌握了写实能力。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据记载这张画是用澄心堂纸画的,这种纸据说南唐后主李煜所制,在当时就价重百金,宋代的文人看到澄心堂纸后激动不已,纷纷写诗赞扬它,能在这样珍贵的纸上作画而不怯,除李公麟外恐别无二人。这张画的出版,不但为美术史研究者提供了图像材料,也为艺术创作者提供了临摹学习的范本。

快:图书也能抓热点

专业的敏感性在召唤我尽快将这张重要的作品出版。进入新媒体时代,蹭热点是各大微信公众号常用的方法,但图书出版周期长、流程复杂,等到正式出版很多时候是“黄瓜菜都凉了”。《五马图》的出版,证明了只要各部门通力合作,卡紧每一步流程,图书也可以抓热点,并且可以再次推动热点。

我们将《五马图》纳入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启动出版的“中国绘画名品”系列,“绘画名品”总目100种项目,在项目规划时就已经确定了画目,因当时《五马图》只有珂罗版图片,且同类出版物较多,未纳入选目,因此真迹出现后,将它作为“绘画名品”的特别版出版,这样即充实了这一系列,也符合对《五马图》作为名品的定性。《五马图》在装帧和编排形式上均参照已经出版的“绘画名品”系列,原大全图和局部放大同时呈现,再搭配简洁的文字赏析。

“绘画名品”系列已出版50种,业已成熟。在获得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图片授权后便很快进入了出版编辑流程。在装帧和封面设计上,我们力求做到别出心裁。因《五马图》画风淡雅,封面设计上便保留了原画,使特别版更有辨识度。全图仍然用经折装对裱,在封底做一小兜口,将图插入,以方面读者随时取阅观赏,或装裱悬挂。

全:人人拥有《五马图》

几年的从业,让我感受到做艺术出版的一大苦恼:艺术太过小众,让人有高不可攀之感。做艺术普及读物需要我们走下云端,扔掉包袱,做埋首耕耘之事。虽然如今很多读者的艺术素养在逐渐提高,对艺术知识的渴望也在提升,但我们所做的仍然远远不够。对于艺术普及来说,先要让读者能够辨别出艺术品,拥有原作的复印本,然后才有深入了解并获得启发的可能性。

规划“绘画名品”系列便是让艺术品走进寻常百姓家,让读画成为茶余饭后的娱乐项目。因此“绘画名品”系列不但在编排形式上从单纯的放大细节局部转向注重赏析,价格上也走亲民路线。《五马图》作为这系列的特别版,定价亲民,在制定营销宣传计划时,为了让更多人拥有《五马图》,预售价更是降到了仅与一杯咖啡的价格相当。低价格高质量让《五马图》48小时内迅速销售两千本,大家笑称其为“万马奔腾”。

虽然利润微薄,但让这流失海外的五匹马通过出版回到了家中,让中国的美术爱好者能拥有一张可捧在手上观摩的《五马图》,并通过这幅画了解中国绘画,认识到中国艺术的高度,这便是一名编辑,一位文化知识的搬运工,最为欣慰的时刻吧!

(本文作者为上海书画出版社编辑)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长青藤书系”如何做到长青?

Read Next

做书就像闯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