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藤书系”如何做到长青?

记者丨黄  璜

在少儿图书的出版商都涌向绘本领域时,“长青藤书系”却在浪潮中坚守做儿童文学的初心。

《天蓝色的彼岸》并不是一本新书。

2001年,《天蓝色的彼岸》一经面世,便在英国、美国乃至亚洲很多国家掀起热潮,全球销量累计超1000万册,是近些年来不可多得的儿童文学精品。被引进到中国十余年,期间一直保持很好的销量,也是国内儿童文学作品的一本常青树。这本书的主题是生命与死亡,是国内儿童文学作品中极为少见的主题。

2018年,禹田文化通过竞拍获得了《天蓝色的彼岸》的版权,面对这样一本长销多年的经典作品,如何延续并重塑经典,让其融入到公司品牌书系中,成为摆在禹田文化编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2019年订货会上,禹田文化版的《天蓝色的彼岸》正式亮相,如今一个季度过去,《天蓝色的彼岸》发货25万册。以其成品的质量与其后续反馈来看,我们可以初步断定,禹田文化交出了一份高分答卷。《天蓝色的彼岸》属于禹田文化“长青藤文学”书系,而这本书也是“长青藤文学”书系第一次尝试打造单品,从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见禹田文化在出版儿童文学作品上的理念与路径。

以艺术水准做儿童文学

“为什么要做这本书?” 面对这个问题,本书负责人、禹晨文化总编辑姚湘竹告诉记者,禹田文化做这本书考虑到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市场。在国人传统的观念里,对死亡的话题十分忌讳,往往避而不谈,但随着社会观念的不断进步,中国的家长和教育者们逐渐开始认识到这个话题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天蓝色的彼岸》作为一本关于生命教育的经典图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生命寓言”,在中国市场有很大的受众需求。在姚湘竹看来,这是一本长销的、能够再卖十年二十年的书。这也是禹田文化充分考量市场需求之后重金拍下版权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出于一个少儿出版商的责任感,“我们想给孩子带来对成长有益的作品,而通过这本书所传达的故事内核,我们希望让孩子们珍惜当下的生活和身边的人。” 姚湘竹说。

《天蓝色的彼岸》在忠实保留了作者原著目录体系的同时,每个章节的内容铺陈尽量保留了作品的原貌。在译文方面,新版本力图体现作者的行文和情感特征,不改不减不增,让中国读者体会到这部作品的特点。不仅如此,《天蓝色的彼岸》还延续了禹田文化在装帧设计上一以贯之的高标准。长青藤文学副主编杨博进一步解释道,“现在市场上的好书并不在少数,但是它的装帧,从内文的排版到封面以及相关元素的布局,很多是比较粗糙的。我们想从内容到形式都给孩子一种整体的、舒适的感受。”禹田文化对于图书装帧设计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天蓝色的彼岸》刚摆到禹田文化设计师王娟手里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推翻原有的设计,通过视觉设计强调这本书深远宁静的气质。经过漫长又煎熬的比对,90后新锐插画师山鱼的画稿脱颖而出。画面中央一个抬头仰望的男孩,带着对人世的留恋与不舍,带着对新生的期许和向往,望向那并不存在于画面之中的、书中非常重要的意向——一轮永不落下的太阳。封面几易其稿,最终收获了极高水准的呈现。“我们希望这个封面能让读者一看到就能静下来去思考,这也是文学应该带给读者的效果。”

这种精益求精的审美追求也让禹田文化收获了版权方的认可。《天蓝色的彼岸》所呈现出的艺术水准让英国的版权方购买了《天蓝色的彼岸》一书封面设计的版权,在不久之后,欧美国家的读者们所看到的《天蓝色的彼岸》封面将是禹田文化所设计的版本,这在国内引进的童书中也是较为罕见的。

《天蓝色的彼岸》的封面设计延续了“长青藤书系”的一贯风格:这一书系自创建以来,所引进的国外图书很少直接使用原版的封面。姚湘竹说:“这个系列一开始就确定了自己的设计理念和整体风格,不少多年前的图书封面放到现在仍不过时。”当这一书系的图书出版越来越多,就会让读者对“长青藤书系”形成了一种视觉记忆,强化品牌的认知度和读者的忠诚度。

与品牌书系一脉相承

除了整体风格与装帧设计,《天蓝色的彼岸》与“长青藤书系”过往作品一脉相承的,还有其出版理念——“把世界放到孩子的书架上”。禹田文化董事长安洪民曾经说过,在内容选材上,禹田所推出的图书,无论是引进还是原创,一定是对中国儿童的全方位成长有积极作用的作品,是能够助力中国儿童健康成长的读物。“长青藤书系”数年来的选材与要求,就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

六年前,禹田文化开始策划“长青藤书系”,将目标读者定位在8岁到12岁的青少年。在这个阶段,大多数孩子的性格尚未稳定,需要积极正向的内容来做引导,禹田文化正是基于此确定了“长青藤书系”的出版理念。同时出于对内容质量、作品多元化以及国际化的考量,“长青藤书系”决定选择国际上经过奖项筛选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选择美国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英国卡内基儿童文学奖、法国不朽奖、荷兰银石笔奖等国际儿童文学大奖的获奖作品。“这些儿童文学作品经过了专业人士的筛选,又有我们再一次的选择,都是文学性、教育性和思想性相结合的佳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数年的精心培育下,“长青藤书系”在市场站住了脚,入选的每一本书都频繁加印,成为长销经典。“长青藤书系”总销量突破3000万册,是禹田文化码洋贡献最多的一套书系。这也恰恰说明了为何《天蓝色的彼岸》会被禹田文化选中并成为“长青藤书系”名片式的作品之一。

在当下的少儿图书市场中,众多布局少儿图书的出版商都涌向绘本领域,“长青藤书系”却在浪潮中坚守初心。“绘本的购买价格还是偏高的,一线城市的家庭是主要的购买人群,儿童文学就不一样了,大多数儿童文学作品的价格还是相对便宜,二三线城市乃至农村家庭都能消费得起。” “长青藤书系”一直坚持低定价的策略,“我们更关心儿童的本质需求,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必然需要一些优质的文学读物。”姚湘竹还意识到,“通过绘本培养起来的这些小读者们,已经具有了良好的阅读习惯,而到了独立阅读时期,肯定需要优质的儿童文学作品。通过一些阅读推广人、语文老师的努力,如今很多农村的青少年读者都能够读到很好的儿童文学作品。”

如今,长青藤书系除了国际大奖小说书系,还延伸出了针对名家未获奖新作的白鲸国际大奖作家书系、专注经典书的百年文库书系以及针对家长、教师、阅读推广人等群体的阅读理论书系。“我们不只是想让孩子读好看好玩的故事,更想通过这些故事让孩子们关注到他成长中以及生命中重要的事情。”杨博说。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画里话外》告诉你什么才是好童书?

Read Next

将李公麟的“五马”牵回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