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洋迈过15亿,新经典换血开启年轻化

新经典这一份年报背后,更加值得关注的不是财务数据,而是人事变动、组织结构调整等信息,对于这家上市三年的民营书企而言,这些调整显得“意味深长”。

4月22日,新经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经典”)发布了2019年年报,根据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新经典实现营业收入9.25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0.0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下降0.22%。从业务板块上来看,新经典的文学、少儿保持了一贯的水准,自有版权图书销售码洋超过15亿,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不过,对于行业而言,新经典这一份年报背后,更加值得关注的不是财务数据,而是人事变动、组织结构调整等信息,对于这家上市三年的民营书企而言,这些调整显得“意味深长”,需要用更长的时间周期去观察。

 

稳定的业务板块

从年报来看,2019年新经典聚焦以版权为核心的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完成了对图书分销业务和图书零售业务(Pageone书店)的剥离,聚焦之后,2019年全年新经典一般图书共销售出3598.29万册。在自有版权图书上,新经典2019年新增动销品种356种,其中全新品种263种,再版品种93种。自有版权图书的策划与发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87%。非自有版权图书的发行业务方面,则主要为独家代理发行合资子公司北京十月文化的相关产品,2019年这部分的销售收入为1.2亿元,同比下降2.26%。数字图书则实现营业收入1759.72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0.75%。新经典表示电子书授权主要以授权费加阅读量的方式与阅读平台合作,2018年首次授权时,平台支付的使用费用较高。

码洋迈过15亿,新经典换血开启年轻化-出版人杂志官网

分版块来看,文学、少儿则是新经典收入的主要支撑。2019年,新经典自有版权文学类图书实现营业收入4.4亿元,同比增长0.42%,整体表现平稳。其中,自2018年以来东野圭吾部分头部产品销量有所下降,余华和王小波作品则继续保持增长趋势,同比增长均超过15%。

码洋迈过15亿,新经典换血开启年轻化-出版人杂志官网

自有版权少儿类图书实现营业收入21,264.02万元,同比增长25.86%,全年新增动销品种166种,但头部产品仍旧是《窗边的小豆豆》,全年创下了超过130万册的销量。在文学、少儿之外,新经典人文社科、生活等其他类图书实现营业收入6085.9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9%。

码洋迈过15亿,新经典换血开启年轻化-出版人杂志官网

一直以来,行业对新经典固有印象一直就是靠着常销书打天下,《百年孤独》《活着》《白夜行》《解忧杂货店》《霍乱时期的爱情》等经典老书一直都是新经典最主要的畅销品,而2019年几本爆款新书的推出则证明了新经典打造新书的能力。从2019年年初的《人生海海》,到年中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和《这是苹果吗也许是吧》系列作品,到年末的《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2019年新经典的新书策划能力无疑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从毛利率来看,新经典的业务毛利率为45.5%,自有版权图书毛利率更是高达50.46%,在行业中无疑名列前茅,但是,年报中新经典也表示,随着线上渠道频繁发起促销活动,促销费用较上年有所增加,主营业务毛利率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77个百分点。年报中,新经典也披露了自身的版权储备,目前版权库拥有各类版权4300余种,其中纸质图书版权3000余种,电子书、有声书及影视改编等版权1000余种。同时,随着其全资子公司新经典美国完成对美国Highlights集团旗下童书出版社Boyds Mills Press的全部经营性资产,新经典在海外市场已拥有600多位优秀作家、插画家的1400余种作品的全球出版权及其衍生权利。

 

高管换血年轻化

作为一家老牌的民营巨头企业,推动团队年轻化,提升组织活力与创新力,在之前的人事变动公告中,也可以看到新经典部分元老正在淡出业务一线,80后乃至90后开始走向管理岗位。

目前来看,新经典的创业元老陈李平、猿渡静子、黎遥均在新一任高管换届中不再担任总经理或副总经理等职务,在此之前的两位副总经理胡晓红、马梅则是换岗或辞职,如今取而代之的高管则是黄宁群、朱国良、薛蕾等新面孔,在监事会成员中,更是出现了柳艳娇、王心谨、袁鸣谦等3个90后的身影。

从管理层的变动中,不仅可以看到新经典内容操盘手们的换血——80后黄宁群从文学部总编辑走上副总经理职务,也代表了新经典对于业务重心的调整,新任监事会主席90后柳艳娇是新经典文学部营销主编,而年报中,新经典表示未来将全面加强营销建设,组建了一支崭新、富有活力的90后团队。除此之外,新上任的副总经理朱国良过往履历则主要与印刷行业相关,2019年入职新经典,负责产品部与发行部,于今年3月任新经典副总经理。

不仅如此,在年报中,新经典也强调了对于年轻化的调整,并且围绕核心业务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新经典表示,在过去一年中设立了内容中心、生产与销售中心、支持与管理中心,进一步明确各中心的职能与发展目标,提升中心的专业度和运营效率。同时,为了激发组织活力、鼓励年轻员工更快成长和承担更多责任,公司采取了一系列切实举措,例如实行“轮值总编辑”制度,培养骨干人员走上管理岗位;设立“新经典精彩项目奖”,由管理人员牵头、年轻员工负责重点项目,给予项目团队更大自由度,在实战中激发年轻员工的潜力,培养并提升团队的执行力与活力。

对于这样一家老牌民营上市企业而言,如此力度的年轻化与换血让行业看到了董事长陈明俊的魄力,但这是否意味着作为一家内容策划机构,新经典完成了从创始团队到接班人在内容上的权利交接?或者新经典的“年轻人们”还需要时间和市场的检验。■

 

黄璜

Read Previous

开卷少儿畅销书排行榜(2020年2月)

Read Next

一年卖出百万册,《人生海海》靠内容还是营销?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