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波日本史》在大陆出版始末

这套九卷本《岩波日本史》的引进出版,不仅仅是填补日本史通史领域的出版空白,更是给读者一个全景日本史阅读体验。

文|姜 淮

《岩波日本史》在大陆出版始末-出版人杂志官网

公元733年的中国唐代,日本僧人荣和普照搭乘遣唐使船队来到中国,他们此行的重大使命是邀请一位具备受戒资格的高僧,远赴日本传经授法。经过十年的找寻,他们终于在扬州大明寺找到了讲授戒律的大唐高僧鉴真和尚。他们匍匐于鉴真脚下,恳请鉴真赴日。鉴真法师回答道 :“我听说日本国的长屋王,深深崇敬佛法,制作了千领袈裟,施舍给唐朝的高僧。袈裟的边缘上绣有四句佛偈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如此思量,日本的确是有佛法兴隆之缘的国家啊。”鉴真感念于日本人的诚意,决定东渡。

后面鉴真东渡在日本弘扬佛教的事迹大家都清楚。在抗击新冠疫情中,日本友人捐赠武汉的医疗物资上面,也写着这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可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国内还都没有出版过一套日本史的通史著作,读者们很难系统全面地阅读了解日本的历史全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如今,九卷本《岩波日本史》的陆续出版,有望弥补这个遗憾,让广大中国读者阅读到原滋原味的日本史,系统地阅读到从日本社会诞生起,经历绳文、弥生、古坟、飞鸟、奈良、平安、武士、战国、江户时代、明治维新、帝国时期,以及战后直至公元2000年的全景式日本历史。而“风月同天”的典故,在这套日本史的第二卷《飞鸟·奈良时代》中也做了郑重的历史书写。

《岩波日本史》在大陆出版始末-出版人杂志官网

岩波书店这套日本史,将日本列岛出现人类到现代(2000年前后)的通史划分成9个时期。每一阶段对应了一卷。这套日本史之所以要郑重冠以“岩波”,还要从日本百年学术出版社岩波书店的岩波新书说起。1937年,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一直视中国为恩人的岩波茂雄先生极度愤慨,他认为日本不应该如此没有教养地对待恩人。于是,岩波茂雄立志编辑出版“岩波新书”,让日本人学习中华文化,感念恩情。这期间,岩波书店将岩波新书无偿捐赠给中国的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五所著名大学,这种捐赠,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2000年前后,岩波新书策划出版了一套“日本的历史”。这套书算是“大家小书”,岩波书店请了日本九位举足轻重的日本历史学家编写,他们都是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京都大学等学术机构的学者专家,每个人分别执笔一部,每部书大约十万多字。岩波书店前总编辑在为这套日本史的中文版写的序言中说,虽然每部书体量都不大,可是九部算到一起也有一百万字了,这样大体量的日本通史在中国国内出版,也是之前没有过的了。

这套书通俗易懂,将纷繁复杂的历史讲述得条理分明,娓娓道来,所以在日本出版后,持续畅销二十年,堪称岩波书店图书销量中的“镇店之宝”。由于这套历史书出版统筹得当,出版前的策划花了很大心血,每一卷的前后都会有“前言”和“结语”衔接前后分卷,一名学者把他书写的这一卷写完,交给下一卷学者,就好像是一次完美的学术接力,阅读起来一气呵成。在日本,日本历史出版了很多,就算通史也不少。这套书主要定位日本的高三、大学一年级阶段的青年读者,又持续畅销,加之岩波书店的品牌效应,被读者亲切地称呼为“岩波日本史”。在中文版出版前,出版社征得岩波书店首肯,共同将这套日本的历史中文书名郑重定名为《岩波日本史》。

早在2018年年初,出版社洽谈版权事宜的时候,国内有多家出版商竞价出版这套日本史畅销书。岩波书店反倒迟疑不决,将报价的截止时间延长了半年。对于岩波书店时任总编辑马场公彦先生和版权经理森川裕美女士来说,迟疑不是谈判策略,岩波也不是要价高者得,他们是希望这套书能够完整出版,也希望中国的出版同行能够将这套书制作精良,也算对九位日本史学者有所交待。

在报价截止前,新星出版社的策划编辑团队大胆提出一个设想,这套书的出版,要邀请几十年来接受岩波书店赠书的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暨南大学等五所大学的教授担任翻译。这何尝不是对“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再次回馈啊。

最终,在所有报价中,新星出版社以较低的价格取得了版权。当我们好奇问马场公彦先生,最终决定授权新星出版社的决定性原因是什么呢?马场先生也只是报以真诚的微笑。

后来的出版翻译阶段,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也有很多专家,翻译时间冲突,但是主动请缨参与译稿的审定。最终,十二位专家学者担纲这套书的翻译。他们中,除了有来自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暨南大学的专家,还有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河南师范大学日语系的专家,也还有香港日本语教育协会会长、澳门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台湾辅仁大学日语系主任、社科院日本所所长等专家分别担任翻译。可以说,这套《岩波日本史》是集齐了两岸四地的日本历史文化专家联袂翻译,这样的译稿,也算是与日方九位历史学者的大作相得益彰了。

在第三卷《平安时代》付梓之际,作者保立道久教授特意致谢译者武汉大学日语系博导章剑先生,并寄送了他的日文著作。出版社搭建了作者和译者的友谊桥梁,也是一种出版人的宽慰吧。

说起本文开头,日本僧人荣和普照并没有等到搭乘遣唐使的船只一同返回日本,因为遣唐使要二十年才派遣一次,他们等不及了。为了实现鉴真东渡的愿望,他们最终决定自己造船出海,而鉴真最终六次东渡才成行,到达日本的时候,已经是双眼盲眇。但是正是鉴真东渡,让日本的佛教昌盛,佛教和禅宗最终也成为大和文化的一部分。

多年来,出版界一直致力于日本史的引进出版,希望能够从更广阔系统的视角读懂日本,也通过读懂日本,借鉴日本,探索中国的经验。前人们已经做了很大的努力,而中国读者对日本历史文化阅读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岩波书店花费大量心血,邀集九位专家倾力打造的这套日本史,在日本畅销二十年不衰。新星出版社邀请两岸四地十二位专家学者担纲翻译,费时经年,相信,这套九卷本《岩波日本史》的引进出版,不仅仅是填补日本史通史领域的出版空白,更是给读者一个全景日本史阅读体验。■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专访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

Read Next

磨铁修订版余秋雨散文有何新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