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世界里的大时代精神

童趣世界里的大时代精神-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马绍玺

独龙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总人口仅几千人。崇山峻岭、大江沟壑阻断了独龙族跟外界的联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独龙族人民依然处于原始社会时期。经过几代人的奋斗,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2018年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成为了“见证七十年民生跨度”的典型案例。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共同孕育了丰富的美和精神。

《独龙江上的小学》是作家马瑞翎为经历了翻天覆地巨变的独龙族所写的一部“民族传记”。这本充满童趣的书,由25个既独立又彼此相连的故事组成,讲述独龙族小男孩阿鼎走进一所“一师一校”小学读书的过程。书中表现出的人性之光辉、艰难困苦中蕴生出来的温暖与机智,以及积极向上、追求美好的品格,使人看到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希望。故事中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心灵仿佛都是金子铸成,给人温暖、幸福、向上的审美体验。

小主人公的大名叫“迪郎当·金羌·鼎”,意为“迪郎当村一个名叫老二的爸爸所生的第四个儿子”。多么有趣的名字呀!仿佛大地母亲用自己的语言为他命名的一样。他内心纯净、向上,对好的事物和方向有着天然的辨别力和认同力。在一连串的故事中,天真可爱的小主人不断遇到一些有趣的挑战和挫折,他也为家乡正在发生的各种大事“操够了心”。就是在不断面临的新事物和新问题中,他快速成长,他的家乡也发生了巨变。

书中的傈僳族老师是山区教师的优秀代表。作为山上唯一的老师,他身兼校长、班主任、所有科目的任课老师、校医、理发师、保姆等多重角色。他不单要上课、家访、修水槽、帮学生理发,还得把学校和学生需要的东西从峡谷底扛到山顶的学校。他会汉语、傈僳语、独龙语等多种语言,常常在课堂上穿梭于不同的语言之间。他擅长引导学生,在教书上有自己的绝活。他相信每个学生的脑袋“都像一间屋子,眼睛是门、耳朵是窗”,而他就是那个想尽办法“把门窗给弄开,把新知识塞进去”的好老师。当孩子们因习惯讲母语而识字困难时,他鼓励孩子们说:“其实,这个字也很想认识你!但是你不喊它,它也就不好意思同你交朋友了。”他对孩子的启蒙充满智慧和诗性,他告诉学生:“人的脚可不是想去哪就去哪的,得守规矩才行。不过,幸亏人除了有一双真脚之外,还有一双想象中的脚,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要不然人可就一点儿自由也没有了。”多么好的老师呀!难怪小主人公感叹说:“老师的后脑勺真是威风。只有脑子里装满学问和道理的人才会有这种后脑勺。”

书中那所独龙江上的小学,坐落在高耸云霄的担当力卡山上,学校用的水就直接来自担当力卡山的冰川。由于雨量丰沛,湿气充足,“学校里所有的墙和顶子都长满了青苔”,木耳和鸟窝也一起长到了篮球架上。多么有趣并且充满生机的小学校呀!我总觉得,只有这样鲜活的校园才配得上孩子们勃勃向上的诗意,才能安放得下新时代独龙人那拔节生长的生命,才配得上独龙族人对现代生活的憧憬。

这本书采用儿童的视角来讲故事,这给这些故事增加了太多的童趣。比如:“在山肩膀那儿有一片避风的洼地,丛生着漂亮的果实——那算是山的胳肢窝啦。”这样的叙述,让在成人世界里活得呆板疲惫的读者重新体验了生命的新鲜和可能。儿童视角也给予作者一种叙述上的方便。故事中,独龙族结绳记事、藤篾编织的溜索、摆棍辩理等旧时代的生活情景,小主人公都是从爸爸那里听来的;而他正处在大变革的时代中,退耕还林、集中办学、经济作物、兴办工厂等等,都是他亲身经历的。用孩子的视角和成长来见证时代的大变迁,是这本书的一大特点。

一本书在趣味和意义上怎样做到最好的融合,《独龙江上的小学》是个成功的例子。■

(本文作者为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诗意与政治,永恒的见证

Read Next

出版机构新媒体影响力指数排行榜(2020年5月〜2020年6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