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眼中的数字出版十大趋势

新技术的使用取决于行为改变的程度,而疫情无疑让这种改变大大加速。

“未来没有改变,只是加速到来。”随着疫情后新常态的降临,这句话已经成为国际出版业普遍的看法。原本看似遥远的数字化未来已经在敲门,留给出版同仁们适应的时间并不多了。

通过Zoom、Teams等工具进行远程工作,大规模的在线慕课……新技术的使用取决于行为改变的程度,而疫情无疑让这种改变大大加速。就像电子邮件、电子商务、流媒体娱乐一样,这种变化一旦发生,就没有回头路。综合专栏作家Steve Sieck等出版界人士的观察和论述,出版商们可能需要对以下10种数字化趋势做出积极的应对。

(一)纸质书的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由于经费压力和可能面临闭馆的风险,图书馆的采购也将逐渐从纸质书向数字版本转移。在后疫情时代,纸质书的零售市场将面临更多限制,利润进一步压缩。

(二)电子书和数字格式的有声读物将持续增长。在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中,数字出版成为大型出版集团稳定收入的关键。美国的数字有声读物销售额已经连续8年实现两位数的增长,今年不出意外也将是高速增长的一年。

(三)图书推广将更多采用线上形式。在美国,剧场、影院等娱乐场所的关闭已经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演员、音乐家开始选择进入线上培训领域,教授表演、演唱等专业技能。同样地,出于安全和经费的考虑,传统的作者巡回签售等活动已经被线上读者见面会之类的营销方式所取代。

(四)新的营销手段呼之欲出。企鹅兰登书屋在疫情期间推出了“#BooksConnectUs”社交媒体计划。出版商仍然需要探索更多的新式营销手段。起步虽然困难,但利用视频会议和其他远程访问形式,将能够填补为读者提供个性化服务的空白,把营销的范围拓展到城市和学校以外。

(五)教育方式转变产生新需求。目前仅仅在美国,就有数以百万计的学生不得不在家学习,甚至在一年之内,这种状况都将持续。Homeschool(家庭学校)对教学计划、练习册等教辅工具产生了新需求。

(六)数字资源成为教育出版商的命脉。由于学校关闭,教育出版商在上半年经受了巨大打击,尤其是校园书展、图书俱乐部等传统教育图书营销渠道几近瘫痪。无论K12还是高等教育出版商,都必须努力扩大数字资源,补充远程课程,以应对从书本教学向慕课式教学的转变,加速课程与校园的脱钩。

(七)工作流程简化,网络办公流行。在美国,大量版权代理机构和出版社的编辑、营销部门至今仍然采取居家办公。经过了初期的磨合与适应,线上工作流程正在显现低成本的优势。

(八)出版生态系统更具多样性。在美国,纽约市作为出版中心,云集了大量主流出版商。但是在后疫情时代,这已经显得不合时宜。以哈珀·柯林斯为代表的大型出版集团在明年之前都不会开放纽约办公室。原本集中的出版生态系统很可能会被更具地域和社会多样性的“作者——代理——出版社”系统所取代,这也得益于更广泛的网络办公协作。

(九)渠道建设成为当务之急。面对实体书店的窘况和亚马逊的貌合神离,以哈珀·柯林斯、西蒙与舒斯特等五巨头为代表的大众出版商势必要重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分销渠道。利用新媒体优势培育读者群体,也可能会帮助一些独立出版社在新常态中蓬勃发展。基于云数据的服务可以使出版方与读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建立紧密联系。

(十)在一个正逐渐适应孤立和分散化的社会中,书籍在促进对话以及思想融合方面的作用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虽然困难重重,但出版业更应该提振信心,一个更加虚拟的数字化未来不会像科幻片那样遥远,所有参与者都必须做出更实际的计划。■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9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暮光之城”新书《午夜阳光》引爆书市

Read Next

出生世代如何影响阅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