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

这场疫情深刻地改变了出版业的经营状态,有一些趋势开始浮出水面。

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出版人杂志官网

8月底,随着各家上市公司半年报的陆续发布,出版上市企业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均已披露。可以看到,2020上半年出版上市企业不同程度地受到疫情影响,出版上市板块多年的增长势头就此停滞,22家出版上市企业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70.75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减少9.95%,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0.1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下滑50.12%。22家出版上市企业中,仅有读者传媒、中文在线、掌阅科技三家营业收入、净利润相较去年同期均有增长。具体到个股,凤凰传媒、中文传媒、中南传媒上半年营收超过40亿,净利润超过5亿,两项指标均位列出版上市企业前三;营收跌幅最大的则是出版传媒、天舟文化、世纪天鸿,相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超过20%,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跌幅超过50%的三家出版上市企业则是新华传媒、出版传媒、世纪天鸿。

虽然整体业绩表现并不亮眼,但综合来看多数出版上市企业二季度业绩有所回暖,实现了业绩的U型曲线。不仅如此,透过半年报可以看到,这场疫情深刻地改变了出版业的经营状态,有一些趋势开始浮出水面。

教育出版:稳住基本盘,数字化在路上

教育出版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教辅业务是出版业的营收支柱,地方出版上市集团的核心业绩也仰仗于此。不同于其他学龄段,义务教育阶段春季教材多数在疫情爆发前均已开始启动发行,同时其刚需属性也使得这部分业务受疫情影响相较较小。从整体来看,尽管上半年全国范围内学校延迟开学,部分地区取消了春季学期的开学计划,但多数地方出版集团仍旧在疫情爆发前后制定了教材教辅的紧急发行方案,从而完成了教材教辅发行的政治任务,实现了“课前到书,人手一册”的同时也稳住了营收的基本盘,尽可能地把疫情对经营的不利影响控制在最小程度。多数地方出版集团营业收入与净利润相较去年仅小幅度下滑,这与教材教辅业务的稳定不无关系。不仅如此,部分地方出版集团教材教辅业务甚至实现了业绩增长,如凤凰传媒教材教辅上半年实现发货码洋27.86亿元,同比上年增长10.2%;新华文轩的教辅教辅收入上半年也实现营收5.987亿元,同比增长16.32%;读者传媒则是由于“原材料销售收入及教材、电子产品销售收入增加”,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实现了40.79%和10.86%的增长;南方传媒则披露2020年上半年公司人教版教材印制总印数6280万册,码洋4.65亿元,同比分别增加21%和22%。

除此之外,地方出版集团新华书店门店在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也是导致不少地方出版集团营收下降的原因之一,如新华传媒营业收入相较去年减少了8651.74万元,其在半年报中披露的原因就是“受疫情影响,门店暂停营业、复业后门店客流减少等因素所致”。

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出版人杂志官网

相较于地方出版集团的稳定,民营教辅出版企业业绩则受疫情影响巨大,如世纪天鸿在半年报中表示疫情期间,推出了“志鸿优化网”、“志鸿教育网”、“优化学习”等网站或APP,并开展了直播课程、在线作业等相关业务,但是反应到业绩上没有明显成效,2020上半年世纪天鸿营收下滑25%,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仅55.9万元,同比下降92.78%;另一家民营教辅上市企业天舟文化的图书发行业务营收也下滑12.60%,整体营收下滑28.96%。

传统教材之外,数字教材乃至数字教育的相关业务也刷了一波存在感。疫情期间,各地出版集团积极响应国家“停课不停学”号召,依托其教材教辅内容的优势,纷纷推出数字教材、在线课程、备课平台等教育数字化服务,部分具备技术积累的出版上市集团则实现了营收上的增长,如凤凰传媒旗下拥有学科网的子公司凤凰学易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1194.84万元,同比增长53.05%;实现净利润1122.08万元,同比增加974.25万元;中南传媒旗下天闻数媒数字教育产品已进入全国25个省份、146个地级市、582个区县,各类产品服务1万多所学校。不过,从整体来看,教育出版的数字化业务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多数地方出版集团的数字业务仍旧停留在业务描述阶段,很难形成具体的营收支撑。

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出版人杂志官网

大众出版:销售全面向线上迁移,少儿仍旧是增长动力

再来看看大众出版。

不同于教育出版的稳定,大众出版受疫情影响更为严重,从披露了一般图书业务的出版上市企业半年业绩来看,多数出版上市企业的大众出版业务都有所下滑,大众出版的头部企业中信出版、新经典下滑幅度相对较小,而这两家企业的业绩表现对行业认知大众出版发展无疑更具参考价值。

从各大出版上市集团的半年报来看,2020年上半年大众出版图书的销售与服务加速向线上渠道迁移的趋势非常明显。

中信出版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构建了电商平台、社群、直播、视频号、异业合作等线上销售矩阵,快速反应,联合运营效果显著,2020年上半年自营线上销售同比增长达到40%,尤其是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小店实现了9倍销售增幅,成为重要销售渠道。线上销售增长有效填补了疫情对线下销售的影响,上半年图书出版线上销售占比88%。城市传媒也表示,公司在实体店长时间不能正常营业的情况下,多措并举,发力线上销售,上半年线上业务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6.9%。

不仅是销售往线上迁移,营销同样如此。多家出版上市公司表示采用了众筹、直播、社群等新营销方式,中信出版就在财报中披露,上半年通过新构建的MCN矩阵,运用直播、视频号、社群运营等数字化内容和营销的整合运营方式,覆盖用户609.76万人,内容曝光量总计32.1亿次。

从品类上来看,少儿图书仍旧是大众出版增长的重要板块。新经典2020年上半年自有版权文学类图书实现营业收入2.0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15%,少儿类图书则保持增长趋势,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16.34%;中信出版的少儿图书同样保持了强劲势头,上半年实销码洋同比增长29%,市场占有率从去年同期的1.89%提升到2.56%,除此之外,中信出版的强势品类经管图书市占率仍在提升,从去年同期的14.41%提升到了17.31%,生活休闲类图书的市场占有率从去年同期的5.16%提升到7.86%。

值得一提的是,在市场下行的环境下,多数出版企业都选择了收缩品种规模。新经典就表示疫情期间延缓了部分新品的上市计划,积极挖掘产品潜力,拉长图书生命周期及产品能效,反应到业绩上收效明显,2020年上半年新经典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9.9%,较去年同期上涨2.1个百分点,其中自有版权业务的毛利率为52.51%,较去年同期上涨0.54个百分点。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35.57万元,同比增长5.18%。

数字出版会是答案吗?

半年报中,两家数字出版上市企业业绩相当亮眼。中文在线实现营业收入41496.1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1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47.28万元,同比增长116.82%;掌阅科技则是实现营业收入98020.06万元,同比增长8.95%,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049.78万元,同比增长72.82%。

从这两家数字出版上市企业的经营业绩可以看出,数字内容产品的消费需求在疫情期间增长迅猛,中文在线的营收增长来源于“文学+”业务(网络文学);掌阅科技收入的增长则是版权产品业务增长,主要是数字图书和有声书内容。

但是对于传统出版企业而言,这个业绩增长的渠道值得参考吗?

答案或许犹未可知。纵观所有出版上市企业的半年报,数字教育除了部分地方出版集团有所建树,能够形成主营业务营收的少之又少。大众出版中,新经典数字图书业务2020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264.69万元,同比增长24.43%,中信出版则披露2020年上半年旗下数字出版平台中信书院用户增长近100万人,两家头部大众出版企业数字业务的发展与数字出版企业的增长相去甚远。

除此之外,学术出版的数字业务增长或许更加值得期待,中国科传在半年报中透露,公司建成的专业数据库“科学智库”“中国生物志库”等产品,新增开通试用120家,销售收入实现较快增长。■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0期

黄璜

Read Previous

为扶贫攻坚输出“老区智慧”

Read Next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