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

此番递交招股书,这也意味着这家知识服务的头部玩家选择在A股市场开启资本化道路。

9月25日,创业板公示网站上出现了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的招股说明书,这家公司正是“得到”App、“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的母公司。根据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前身由罗振宇、李天田(即脱不花)、吴声于2014年共同出资设立,历经重组、股份制改造,也曾搭建境外红筹VIE结构。此番递交招股书,这也意味着这家知识服务的头部玩家选择在A股市场开启资本化道路。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中思维造物关键经营数据一览无余,备受行业和资本市场关注的知识服务究竟能挣多少钱,未来又将向何方发展,或许可以从中一探究竟。

知识服务能挣多少钱?

根据招股书描述,思维造物主要的业务是“在线上,通过‘得到’App、‘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向终身学习者提供课程、听书及电子书等产品,在线下,通过‘得到大学’、‘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形式,为终身学习者提供通识教育及技能培训服务”。同时,思维造物也为知识服务配套了电商业务,主要销售实体图书、“得到阅读器”和周边产品。值得出版行业关注的是,思维造物还通过开展线上知识服务,积累师资及版权内容,并由合作出版社出版自有版权图书构建实体出版品牌“得到图书”。截至2020年3月31日,思维造物已出品自有版权图书26本,2019年,得到电商业务实体图书销售收入达5248.1万元。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出版人杂志官网

招股书中也披露了“得到”App的用户数据情况,月度活跃用户数(MAU)超过350万,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3746万,累计注册用户达到2135万。

从财务数据上看,2017〜2019年,思维造物营业收入分别为55635.82万元、73793.92万元、62791.1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6131.96万元、4764.41万元、11505.40万元。2020年第一季度,思维造物营业收入为19225.57万元,净利润为1327.82万元。2017〜2019年,思维造物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6%、43.19%、44.84%。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出版人杂志官网

除此之外,思维造物也得到了有关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思维造物计入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87.73万元、1166.67万元和1426.83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1%、20.68%和11.71%。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出版人杂志官网

业务结构

从收入结构上来看,2019年思维造物线上知识服务业务、线下知识服务业务、电商业务分别实现营收41213.47万元、11528.68万元、8615.59万元。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是思维造物毛利的主要来源,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及2020年1〜3月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毛利分别为13348.14万元、21535.95万元、19302.25万元和4666.01万元,毛利率分别为40.73%、42.46%、46.83%和44.60%,线上知识服务业务占思维造物主营业务毛利比例分别为52.16%、67.57%、68.56%和57.84%。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出版人杂志官网

具体到产品层面的定价。

报告期内,思维造物每门课程产品的销售单价分别为99.96元/门、71.45元/门、56.92元/门及55.70元/门,呈下降趋势。

单本听书产品的销售单价分别为4.24元/本、3.78元/本、3.57元/本及4.01元/本,单价较为平稳。单本电子书的销售单价分别为8.30元/本、18.90元/本、18.64元/本及17.16元/本。

股东结构

作为一家明星创业公司,思维造物的股东名单可以称得上豪华。根据招股书显示,创始人罗振宇直接持有思维造物30.3537%的股权,并通过杰黄罡间接持有思维造物11.31%股权。除此之外,思维造物的股东中也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如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持股7.5%,红杉持股5.85%,真格基金持股1.9%。

罗辑思维的知识服务一年能挣多少钱?-出版人杂志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持有思维造物5.225%的有限合伙企造物家出资人中出现了柳传志、俞敏洪、傅盛等一众商界大佬的身影,“竞品”喜马拉雅的创始人余建军也位列其中,而持有思维造物16.2607%的有限合伙企业杰黄罡的出资人中则有李翔、李笑来等得到APP课程讲师。可以说,作为一家备受市场关注的企业,上市之后思维造物的股东们也必然收获财富的增长。

募集资金方面,本次思维造物募集资金超过10亿元,主要投入到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项目、人工智能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技术平台建设项目、得到学习中心系列拓展项目。

在未来三年的规划里,思维造物表示将持续加大线下教育产品的服务能力建设与投入,扩大线下教育在全国的辐射范围和影响力;保持重度研发投入、强化研发创新,逐步完善知识服务生态网络建设、建设知识图谱/深度学习实验室,构建新一代智能化发展的知识搜索引擎。■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0期

黄璜

Read Previous

出版上市公司半年报,哪些趋势值得关注?

Read Next

书业迎来报复性生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