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高等教育出版遭遇困局

随着2021年的春季教材发行即将启动,高等教育产品线营销发行工作存在的困难又一次浮上水面。

疫情下高等教育出版遭遇困局-出版人杂志官网

十月,随着全国各地的高等院校陆续开学,不少大学出版社和部委出版社应该都能松一口气,因为这意味着多数出版社的高等教育产品线可以完成秋季教材的铺货和发行工作。在这个不平淡的2020年上半年,由于全国范围内高校停课,各家出版机构的高等教育产品线春季教材发行工作近乎停摆,可以说损失惨重。

但不得不说的是,尽管秋季教材发行已然顺利完成,但在防疫常态化的当下,高等教育产品线仍旧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即便各高等院校都已经开学,但出于防疫要求各学校都对校园设置了严格的进出限制,教材推广人员很难入校;另一方面由于高校财政政策收紧、图书馆闭馆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本年度的高等教育教材和教参的发行存在着诸多困难。未来,随着2021年的春季教材即将进入征订时间,高等教育产品线营销发行工作存在的种种隐忧又一次浮上水面。

少收一季粮食

疫情对于很多出版机构的高等教育产品线影响十分直接。尽管高等教育产品整体规模、产值远不如中小学教材,但所受疫情影响不可低估。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4002万人。2020年上半年,高校受疫情影响基本都没有开学,这也意味着数千万人一个学期的课程教材用书的发行大受影响。

北京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张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爆发前,北大社的2020年春季教材已经初步完成了铺货,但是,后续的教材补订则由于高校停课无法进行。除此之外,同样是由于高校不开学,各地经销商也产生了不少退货、退订的情况。北大社的情况不是个案,据《出版人》调查,不少大学出版社、部委出版社2020年春季教材发行受到很大影响,近乎少收了一季粮食,部分出版社合作的经销退订比例甚至超过90%。

从另外一个侧面或许也能反映出高等教育出版受到的影响。据新华国采教育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漓介绍,截至8月底,具备教材网络采购与评价、数字教材与资源租售功能的“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的交易量下滑了将近24%,而在疫情期间,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新华国采联合了全国78家出版社做了免费数字资源的入口,有104家高等院校将这一入口挂到了教务系统上以辅助老师教学和学生学习,这一举措也使“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浏览量上升了314%。

“货发不出去,款回不来。”李漓的这句总结或许说出了疫情期间很多高教教材出版单位面临的窘境。除此之外,高等教育产品重要的渠道之一馆配也同样因为高校闭校而推进困难。尽管有部分馆配商举办了线上订货会,所发布的采购金额也相对可观,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学校都没办法送货,尽管图书馆进行了线上采购,但订单由于无法交付实际没有实现,收入也无法确认。”张涛说。

种种不利反馈到营收上就是下滑。多家在京高校出版社、部委出版社向记者反馈,社里春季高等教材收入下滑超过40%。高等教育产品线不同于大众出版,可以通过促销等方式弥补,少了一季收成的损失已经是既定事实。而面临这种下滑,多家出版社也不得不出台相应措施以稳定各地的经销商。如北京大学出版社就与经销商协商共同承担快递运费,并且将春季教材考核延后。

未来形势依旧严峻

如今,随着2020年秋季教材发行的收尾和2021年春季教材发行的准备与启动,高等教育出版所面临的困难也逐渐显现出来。

一方面是教材网采愈发受到出版社和学校的重视。据李漓介绍,在秋季各地学校逐步复课以后,新华国采就通过各地的经销商向高校提供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的教材网采和教材巡展服务,平台增加了近20家高校用户。

张涛也表示,网上购书将成为教材发放的重要形式,北大社也要求供应商要做好准备,应对这一变化。另外一方面则是教材新品推广方式的变化。在过去,教材推广往往是由区域经销商组织高教教师和学校采购代表参与编辑现场讲书环节,但是这一方式受疫情限制显然已经不适用于当下,而疫情防控逐渐平稳之后,记者注意到多家出版社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向高校用户推荐教材,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教材的进程并不乐观。记者了解到,疫情期间多数出版社提供的数字教材资源仅仅是短期行为,仅开放了纸质教材的30%左右的内容资源供师生使用。纸质教材发行恢复之后,多数都已下架。

一位大学社的数字出版部主任也向记者表示,考虑到纸书的营收,社里并没有将数字教材作为当下的重点考量。实际上,相较于义务教育阶段的数字教材,高等教育产品线的数字教材由于科目、版本众多,普通出版社实际无法承担相应的开发工作量,市场上也没有较为统一的发行渠道。部分专业教材发行量非常固定,但一些偏冷学科受学生数量的限制也让出版社缺乏动力开放数字教材。不仅如此,不像义务教育阶段的数字教材有来自中央的政策支持和地方政府的采购经费,高校里的数字化采购经费很难覆盖到大部分的数字教材,让学生大规模自己掏钱购买也缺乏现实基础。因此,高教数字教材遇冷也不足为奇。

除此之外,高校经费的紧缩也让不少大学社和部委社头疼。根据公开报道,财政部、教育部根据2020年中央经济会议部署“过紧日子”的精神,对部属高校中央财政预算进行了压缩,因此不少高校都相应压缩了科研经费和图书馆采购预算。一位学术出版社的编辑向记者表示,已经有高校向他反馈出版经费和采购遭遇缩减。

如此来看,高等教育出版的重建与恢复或许还需时日。■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1期

黄璜

Read Previous

世纪文景成2020诺贝尔文学奖最大赢家

Read Next

凤凰集团连线法兰克福书展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