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集团连线法兰克福书展

凤凰集团将坚持以网上连线形式,放大对德国际传播效应,打造“永不落幕”的线上书展。

 

凤凰集团连线法兰克福书展-出版人杂志官网

近年来,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积极响应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始终聚焦出版主业,统筹内容、渠道、平台、团队和翻译等环节,完善海外布局,加强国际化传播,版权输出和国际合作取得良好成效。

10月14日,第72届法兰克福书展“云”开幕。数据显示,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依然是国际书展中的领头羊,依然向世界展示着最领先的出版理念和数字内容,展商与专业观众通过官网平台交流思想,激发灵感,感受行业潮流,发现国际商机。凤凰集团高度重视对德国的文化交流,紧抓法兰克福书展的契机,扩大与德国和世界各国的版贸和文化交流。

积极参展,成果丰硕

书展期间,凤凰集团在法兰克福书展版权平台共上传精品图书近600种,重点推荐以下四类图书:一是打造体现中国主张、中国方案、中国智慧的精品主题图书,如《社会主义现代化读本》《中国腾飞探源》《中国概况》等。二是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图书,如《中国民族志》《图说农谚》等。三是精心策划,找准受众需求,推出了一批充分展现当代中国最新发展成果的选题,如《高铁效应与城市规划》《绿水青山的国家战略、生态技术及经济学》。四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图书,如《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科学抗疫——人类与传染病的较量》等,实实在在做到以书为媒,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

书展期间,凤凰集团旗下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原创抗疫绘本《童心战‘疫’·大眼睛暖心绘本》德文版线上首发。截至目前,该绘本版权已经输出至19个国家,以15个语种出版发行,影响力扩大至亚洲、欧洲、北美、非洲、大洋洲等地区,以抗“疫”童书版权输出为契机,将抗“疫”故事中的中国精神、中国价值和中国力量,传递给全世界,取得良好的宣传效果。

凤凰集团版贸团队克服无法与海外合作伙伴面对面洽谈的不利因素,以高度的工作热情,利用线上渠道,与德国著名独立文学出版社Schoeffling、斯普林格出版社等多国的海外著名出版集团、文化机构和版权代理机构,密集进行多场线上版权贸易洽谈活动。

书展前夕,书展主办方邀请凤凰集团高管录制视频发言,在书展官网平台的“高管声音”(CEO Talk)栏目中进行滚动播放。凤凰传媒总经理佘江涛受邀以《中国出版前景辉煌》为题进行发言。佘江涛指出:一个文化自信的民族一定会有一个强大的出版。随着中国五位一体建设向深远广大延伸,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艺术三类图书的出版空间将爆发式扩大,成为出版的三大增长点,将会创造出文学出版、儿童出版、教育出版以外更大的体量。伴随着出版社的日益成熟,一个健康稳定、高质量发展的格局正在形成。传统出版延伸出来的融合出版,强大的互联网营销和销售,使得许多出版社内容形态更加多元化,营销更加矩阵化,销售更加网格化,单品效益明显提高。尤其是知识服务方兴未艾。内容更加产品化,逐步形成了产品规范,在此基础上更加标准化,实现规模性的知识服务,以满足读者越来越多的图书以外的知识需求和文化需求。因此,中国出版必将有一个辉煌的未来,准备好的出版社将迎接和拥抱这个未来。

凤凰集团连线法兰克福书展-出版人杂志官网

与德国的版贸交流基础牢固

德国是中国最大的版权贸易伙伴。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国际出版业发展报告》(2019版),2018年,德国对中国的版权输出达到1560项,为近十年来最高峰,占全年版权输出总额的近20%。德国的文学作品也具有世界性,充满文学价值和艺术魅力,深深吸引着全世界的文学爱好者。

凤凰集团多年来译介了大量德国文学作品,同时也持续发力向德国输出版权图书,其中也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译林出版社在2012年成功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选集》(6卷本)输出德国斯普林格出版社。丛书以世界文学的视角介绍20世纪中国文学,由海内外著名翻译家和汉学家担任翻译工作,旨在推动中国文学更快地走向世界。2014年,丛书正式出版。斯普林格出版社承诺负责该选集除中国大陆地区以外的全球出版发行。此后,译林出版社又将颜歌的长篇小说力作《我们家》输出德国兰登书屋集团。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成功将《青铜葵花》《第8号街灯》《草房子》《小水的除夕》4种图书输出德国龙家出版社。其中,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儿童文学奖”得主曹文轩作品《青铜葵花》实现19国版权输出,获得“中国版权金奖”、英国笔会奖等诸多国内外奖项;获海外主流媒体高度评价;入围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出版者周刊》三大图书年度榜,英语、意大利语版销售过两万册,是众多走出去作品中的杰出代表。

江苏人民出版社将《中国古城墙》输出德国等五个国家,完成英、法、德、日、韩五个语种的出版工作。该书是国内首部全面汇集并研究中国古城墙的大型专业性影像文献,项目入选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

分析凤凰集团已经实现输出的文学作品,一定要具有相当的国际文化影响力,或者源自已经斩获国际重要奖项的作家之手,才能得到德国出版商和读者的认可。目前中国作家在德国的市场效应还没有真正形成,一是中德两国读者的阅读口味相去甚远;二是题材过于小众、或是需要对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有一定素养,这样的作品,德国读者读起来很费力。这恰恰印证了麦家的观点:“要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文学是最好的使者”“中国文学作品要走向世界,必须在题材上有所选择和取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国际出版业发展报告》(2019版),德国2018年度年出书品种79916种,排名前三位的出版品类分别是:纯文学类图书、德国文学类图书、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前两个门类占据了总出版品种的34%。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德国文学市场依然繁荣,这一方面是由于德国是单一语言国家,具有较强的文化凝聚力;另一方面,高收入群体、女性、6-13岁年龄段的儿童构成了最重要的图书购买群体。

德国茂盛的书业生态源自以下几个方面,对凤凰集团的出版工作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一是德国同行在选题策划、图书出版、市场营销的整个过程中不浮躁,认真做好每一本书,确保每一本书都有文化积淀,有编辑思想,能够引导读者,而不是应付市场,迎合读者。

二是德国的出版生态特别好。出版商、行业协会、书商,形成一个整体,同进同退;德国的传统出版业能够抵御网络文化的冲击,在拥有行业自信的同时也能保持警觉,这和法律政策、出版业的上中下游的密切合作以及民众的整体品味都密不可分,其合力带来的德国出版业景象令人印象深刻。当然,有利的国家法律规定、完备的行业制度、深厚的读者基础、统一的数据统计口径,都是他们能坚持自己的文化理想的重要原因。

三是德国的出版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书店除了畅销榜单,还有话题榜单,如“新德国人”、移民问题之类,体现了出版行业对社会普遍关注点的尊重,再比如有些奖项只颁给女性作家,关注小众文学的价值,使得各种文化的元素都能保留和生存下来。

第四,德国的媒体具有很强的独立性,他们不接受出版社的通稿,会聘用专属评论员,从自身对作品的理解来写书评。

第五,出版的跨界趋势。出版商应该越来越多成为IP的策划者。很多优秀的、有潜质的IP都源自图书。首先要有行业自信,寻找到适合的IP之后,要持续经营,让它不断成长。

为期5天的第72届法兰克福线上书展已经闭幕,凤凰集团将继续聚焦出版主业,坚持以网上连线形式,将常态化的版权贸易洽谈和业务交流继续推进下去,以出版交织中德文化,放大对德国际传播效应,打造“永不落幕”的线上书展。■

      (本文作者单位为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1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疫情下高等教育出版遭遇困局

Read Next

2020年前三季度图书零售市场分析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