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纸堆里的旧时光

故纸堆里的旧时光-出版人杂志官网

中国文坛群英荟萃,经典雅颂宛若繁星。人们对于王国维、陈寅恪、钱锺书和鲁迅等作者的作品耳熟能详,个中隐秘,却鲜为人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近期出版的《见著知微:觑尘斋文史论稿》,作者王鹏程以14篇文史考证文章探索文史芸芸,解读王国维的绝命佚词、陈寅恪的滞桂生活、钱锺书读书时期的情诗等等,让文学鸿儒的生活日常重归寻常百姓视野,为相关文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张爱玲在《爱》中曾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坊间传闻中,钱钟书与杨绛是一见钟情,之后相爱相守了六十余年,此间浪漫,可谓羡煞旁人。王鹏程先生却说,两人之间初识颇不顺利,绝非一见钟情。两人相见第一眼,杨绛对钱老的印象便是“他穿着一件青布大褂、一双毛布底鞋,戴一副老式大眼镜,一点也不‘翩翩’”,钱钟书向杨绛求婚也被拒绝。钱钟书以为自那之后杨绛便不再理他,颇为伤心,便引出《壬申年秋杪杂诗并序》,以抒胸中郁结。诗中诸如“见纵分明梦总空”“粉恋香凄足断肠”“辛酸一把泪千行”等诗句,直抒求偶不得的绝望与辛酸,“苦雨泼寒宵似水,百虫声里怯孤眠”一句道出钱锺书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之景,“峥嵘万象付雕搜,呕出心肝方教休”更是体现了他的一往情深。钱锺书此番明心之语,终于感动了杨绛,二人从此恢复了鸿雁往来,情结余生。

王鹏程认为,作为中国“当代第一博学鸿儒”,钱锺书“才辩纵横、神采飞扬,是一不世之才”,其论著即使只言片语,亦漱玉喷珠,有四两拨千斤之力。遗憾的是,除三联书店出版的《钱锺书文集》外,钱先生仍有大量书札、旧体诗词散佚在外。王鹏程于书中多收录钱锺书信件原文,除了情诗之外,还收录了《上家大人论骈文变书》一文。王鹏程以为,书信虽多旧式文人的恭维赞颂之语,但尽显其博雅之气,字里行间,隐藏不住其褒贬评骘,他推荐以“推背法”来读此类书信。

学术为天下之公器,钱锺书与父亲在为学方面的分歧,不止一端。书中《上家大人论骈文变书》一文正印证了这一点。对儿子的献疑发难,钱基博不但不以为忤,反而欣喜有加。钱锺书16岁开始学习骈文,研读《古文辞类纂》《骈体文钞》等书,对常州先哲的骈文名篇,多能背诵。在与别人的信札中,他亦常谈到骈文,故而在清华求学时,对骈文的起源流变有深刻透彻的分析阐述,对唐代韩柳与骈文的关系,见解亦是独特。他说韩愈偶然也写骈文,但“木强质滞”,写得不好,而柳宗元比较圆熟,但亦“未有工丽”。原因在于韩愈写骈文不屑为之,柳宗元能写但未能升堂入室。关于骈文与八股之关系,钱锺书认为“八股实本之于骈俪之文”。通过作者深入浅出的解读,读者们得以领略钱锺书学识与学力,深受国学的滋养。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汪超这样评价王鹏程:“以治中国现当代文学为主业,以文学批评而知名,其文无私于轻重,不偏于憎爱,平理若衡,照辞如镜,有文坛“刀客”之称;专业之暇,其沉湎于历史考古和文史考证而自乐,古代历史地理、简帛考古、宋代诗词、近代文学及京剧评鉴等,皆有涉足,驳杂广泛,颇副学界‘游侠’之谓。”《见著知微:觑尘斋文史论稿》一书,以文史考证为主,内容涉及古代历史地理、简帛考古、宋代诗词、近代文学及京剧评鉴等,其中既包括已发表的优秀论文作品,亦包括作者业余之外的真知灼见,其阅读、参考价值不言而喻。■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2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塑造驻村第一书记新形象

Read Next

成为想象中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