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版权贸易如何破局?

文|赵 薇

更快捷更高效的版贸产业,将形成一股推动全球出版业发展的强劲力量。

2020年年初至今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对出版业产生了巨大影响,作为内容生产重要环节的版权贸易不可避免受到了波及。全球版权贸易从运作流程到洽谈模式、版贸结构等都发生了变化,不过,让人欣喜的是,在经历了停摆之后,如今国际图书版贸正克服疫情的不利影响,逐渐恢复了生气,在某些方面还出现了逆势上扬。以版权贸易业务比较活跃的译林出版社为样本,可以管窥版权贸易的新发展和新业态。

版贸流程全程电子化,数字版权购买力度加大

在疫情爆发之前,版贸流程的电子化和数字化已经有所发展,这主要表现在版贸流程的前端环节,如版权书目和审读样书基本用电子形式发送,不再寄送纸质材料。但签约和工作样书,还是采用传统的纸质和邮寄形式。只有少数国际出版公司采用电子合同的形式签署协议。

2020年疫情爆发后,各代理公司纷纷筹备电子签。很快,版贸人员均已熟悉Adobesign和docusign的操作方法,打破了疫情给版权合同签署带来的障碍和壁垒。

2020年2月,译林出版社谈妥了《麦田里的守望者》《九故事》等塞林格作品的电子版权。这是译林出版社版权谈判的重要突破,因为此前塞林格基金会出于多种考虑,一直坚持采取不开放电子版权的策略。疫情的到来使得纸质书销售受阻,也使得电子书的出版更具重要意义。而数字平台却必须出版社提供外方授权书才可以上线电子书。译林出版社向基金会提议电子签,立即得到了对方的全力支持。于是塞林格作品电子版在2020年2月顺利上线,成为电子书平台的热门推荐读物。

电子签保障了授权重要环节的顺畅进行,且这种方式签约速度比传统方式快,加快了整个授权流程。合同签署之后的工作样书寄送,很快也因为全球物流不畅而被电子样书替代。这对被授权方和译者而言不太便利和适应,然而这毕竟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至少保障了版权贸易流程在疫情之下可以依然进行下去。

在疫情影响下,纸质书的销售受到了重创,实体书店至今没有完全恢复元气。然而电子书和有声书却迎来了发展机遇。居家的生存状态意味着人们上网和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增加,数字产品消费需求随之增长。出版社基于这样的预测,加大了数字产品的版权购买和出版力度。

译林出版社一直很重视电子书版权的购买,每年购买的图书品种中,80%左右均附带购买电子版权,但对有声书的版权购买还有所保守,因为涉及录制开发,成本和投入更大。2020年的疫情让译林出版社认识到大力发展数字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译林出版社2020年登记的99份版权合同中,40份附带有声版权,有声书版权购买率为40%,而在这之前的一年,这个比率还不足10%。译林出版社2020年紧锣密鼓录制重点图书的有声书,“韩雪讲给孩子听的20本世界经典名著”“我心归处是敦煌”在喜马拉雅隆重上线,取得了不小的反响。

云书展成主流,中国作为版权买家的重要性凸显

疫情以来,国际版贸人员已经习惯用Zoom视频会议洽谈业务。虽然国内很快恢复了办公,但国外的版贸人员大多在家办公,这使得网络在线会议成为流行的沟通模式。

虽然版贸业务已经日常化和常态化,国际书展依然是版贸人员进一步了解沟通的盛会。2020年伦敦书展因为疫情蔓延而取消,随后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和法兰克福书展也改为云书展。线下书展移到了线上,面会面会谈被视频会议取代。得益于云书展的平台,译林出版社在2020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结识了伊朗和土耳其的客户,并和伊朗客户达成了三个输出成果。

云书展部分弥补了线下书展无法举办的缺憾,但是效果还是打了不少折扣。其一,线下书展的作用,增进感情交流和加深彼此了解大于具体业务的洽谈,视频会不能完全起到这样的作用。其二,线下书展的另一大作用,是版贸人员可以去跑展台,寻找潜在的客户,这对从事版权输出的版贸人员尤其具有重要意义。由于时差原因,各地版贸人员同时在线的时间有限,加之线上交流不如面对面交流便捷,挖掘新客户的概率相对较低。

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就已成为最被看好的版权贸易新兴市场之一。随着国外成熟市场增长乏力,中国出版社版权购买数量和出价能力的提升,已经让任何授权方都无法忽略中国这个诱人的市场。

疫情的到来使得国际版贸更倚重中国市场。就笔者一线工作的感受,版权价格进一步上涨。前不久,译林出版社通过激烈的竞价购买下了2020年度布克奖获奖作品《舒吉·贝恩》的版权。成交价也创下了历年来布克奖作品版权价格之最。这一方面表现了国内各出版社对这部布克奖作品的看好,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国版权购买力在日渐增强。译林出版社近期购买畅销书《朗读者》作者本哈德·施林克的新作版权时,在独家洽谈的情况下依然承受着外方不断要求加价的压力。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和坚持,对方才最终放弃。这个例子体现出外方对中国市场版权收入的期待值在进一步提高。

版权“走出去”在逆境中取得突破

国内的版贸从业人员,大多是从事双向版权贸易的经理人。如果说版权引进受疫情的影响主要是客观技术层面的,版权输出所受的影响则是全方位的。国内出版社在“一带一路”国家的输出合作伙伴,虽然合作意愿强烈,但大多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弱。在疫情影响下,出书、销售乃至日常运营都存在困难,更谈不上引进新品种了。然而,国内版贸人员依然在艰难的形势中找到了新的突破口,版权输出在某些方面的建树甚至超出了往年。大力推进抗疫图书的输出和宣传无疑是其中一个亮点。2020年,译林出版社成立的具有专项对外出版权的合资公司江苏求真译林出版有限公司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办了主题为“国际政要谈抗疫图书的传播价值”的国际论坛活动。同年12月,求真译林以15个语种出版《新冠肺炎防治书册》电子书,入选数字博览战“疫”数字内容精品展。

此外,云书展为进行更大规模的多国签约仪式提供了可能。以往线下书展的版权输出签约仪式一般都是和一个输出对象签署。而云签约则完全可以打破这样的限制,通过提前洽谈沟通并录制视频实现多国签约。译林出版社在2020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隆重举行了“中国竞争力”系列图书四国文版版权输出云签约仪式。此系列图书包括《中国高铁》《中国桥梁》《中国隧道》《中国盾构》《中国地铁》五本,是展现中国前沿科技和基础建设工程突出成就的代表性著作。此次签约仪式一举输出四个“一带一路”国家,包含阿拉伯文版、俄文版、僧伽罗文版和土耳其文版,规模超过了之前任何一次线下书展的同类活动。

尽管依靠全球版贸人员的努力,版权贸易已经最大程度摆脱了疫情的阴霾,在某种程度实现了一种新业态,保障了业务的正常进行,但是依然存在着一些困难:

其一,复杂版权的谈判推进速度慢。译林出版社2020年洽谈一本图书的英文版权和有声书版权时,外方的反馈非常缓慢,原因是这两种授权需要多方协调,这在国外出版社居家办公环境下很难快速解决。

其二,一些国际合作项目的出版计划因疫情影响而不得不延期。译林出版社和英国泰晤士哈得逊公司共同开发和编辑了《中国佩饰》,该项目原定在2021年法兰克福书展举办中英文首发式,但是通过视频会商议,两社都对书展能否正常举办表示担心,更担心在疫情影响下出版会对图书销售产生不利影响。所以该项目的出版已经暂时延期到2022年伦敦书展。

在疫情之下,版权贸易的新业态必将助推全球图书出版业走出困境并良性发展,因为版权好书不断面世是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根本保障。疫情终究会过去,到那时,版贸人员会发现这个行业变得适应性更强,更能如鱼得水地在各种情况下保持不断发展的态势,而一些疫情期间已经形成的工作模式,如合同电子签,或许会永久保留下来。更快捷更高效的版贸产业,将形成一股推动全球出版业发展的强劲力量,为行业振兴提供生生不息的源头活水,带来惊喜,创造辉煌。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书写扶贫伟业,彰显首倡之为——脱贫攻坚重大主题出版作品《立此存照》《扶贫志》研讨会召开

Read Next

万物皆可图解,能否撑起一个新的品类?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