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艺术书店的撤店反思

文|张艾宁

他是那个在纷扰繁杂的社会中“高擎火把的人”中的一员,引领佳作书局及其出版业务直接参与着当下艺术生活的推广和建构。

2020年底,佳作书局·798店宣告撤店。

从2019年6月正式开业到撤店不过短短一年半光景,在佳作书局如今已79年的生命中仅是一弹指顷。然而对于佳作书局第四代主理人朱帅而言,798店曾倾注他大量心血,也曾寄托着憧憬与厚望。

不可否认,798店的存在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在亚洲艺术研究领域深耕近80年的佳作书局。从1942年犹太人马法伯在上海创立Paragon Book Shop开始,书店跨越大洋,辗转两地,三易其主,到2014年朱帅接下这历史接力棒,正式将佳作书局落地北京的传奇故事也被更多人津津乐道。

但同时,在798店正式开业以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朱帅常常烦扰于因空间布局和装修设计的不妥所带来的诸多不便,并且在经营过程中愈发感到设计团队只顾造表面形式的噱头而全然不顾书店的实用性,这远远背离了佳作书局专注于书籍内容的初衷。终究,将书店装修完全推倒重新来过,和撤店另寻空间重新开始的艰难抉择中,朱帅不得不选择离开,撤店往前走。

看着书籍被一箱箱打包,书架被一层层清空,朱帅心里感受到的是阵阵轻松。他暂时不必受困于种种琐碎,也不必再忧虑于高额租金,及时调转方向的决定让佳作书局朝理想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与七年前将这些亚洲艺术研究书籍从芝加哥一箱箱运回北京时一样,朱帅内心的赤诚狂热和纯粹清澈始终未变。他是那个在纷扰繁杂的社会中“高擎火把的人”中的一员,引领佳作书局及其出版业务直接参与着当下艺术生活的推广和建构。在他看来,艺术是一切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源头,理应渗入到每一个人的生命中。

《出版人》:2020年12月28日,曾倾注大量心血的佳作书局·798店撤店,撤店原因是什么?

朱帅:疫情是因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空间原因。

首先,空间布局比较零碎,无法满足我们举办活动和展览的空间需求。其次室内设计并没有很好地解决空间应用问题,反而将更多精力放在视觉感官上。还有供暖和制冷系统不完善、漏水等其他问题。

因为佳作书局有比较完善的线上销售渠道,所以实体书店仅仅承担部分销售功能,更重要的是实体店能够制造人和人相遇的机会,让观点和灵感与艺术产生碰撞。如果空间无法很好地实现这一功能,那线下空间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出版人》:2020年因为客观因素被迫停下了哪些计划?

朱帅:主要就是活动。2019年底我们计划2020年要做200场活动,显然这个目标没有实现,最终只完成了30场左右。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试错,积攒了很多实操经验。实际上我们有很多优质内容可以呈现,纸质书是一种载体,活动是另外一种载体,二者各有特点。

目前我们正在策划一些长期的、系统性的活动,以输出内容为主要目的,会留给参与活动的嘉宾充裕的时间,让他们做更加翔实充分的准备。

我们也邀请过很多国外的专业人士,并希望以后能够容纳更丰富多元的文化。但是因为他们研究的领域是非常专业的细分领域,比如博物馆学、中国古代学术研究等等,这对于活动过程中语言的翻译是较大的挑战。

《出版人》:佳作书局的顾客主要是哪些群体?客单价是多少?

朱帅:我们始终关注艺术类垂直领域,而且运营着很多艺术类外文书,因此价格相对一般图书要高。除了机构购书以外,平均客单价大概是三五百元。顾客以会员为主,而会员主要是高校学者、艺术机构的从业人员等。

将来我们有更强大的运营能力之后,也会将目光扩大,关注那些身在其他行业,但对艺术保有兴趣的读者,也许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发展一个子品牌。

因为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虽然没有从事艺术行业,但对艺术有着强烈的需求。我们也有会员从事互联网、金融、法律、人力资源等等行业,却对艺术见解颇深。

其实艺术不是必须要经过专业、系统的学习,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见解和感受。

《出版人》:会有家长带着孩子来佳作书局购书吗?

朱帅:有,以青少年为主。艺术这种人文类的内容,只要孩子对艺术真的有兴趣,在一定的引导下,就可以通过书籍来阅读和领略艺术的魅力,没有太高的门槛。

我认为人人都需要艺术,中学和高校都应该设置艺术类通识课。如果一个人的生命中没有艺术,那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的。

而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艺术无用?或许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艺术,包括美术、音乐、戏剧等等,从来没有让艺术进入过他的人生里。如果只想着让孩子考高分,那么孩子所有的兴趣都会被抹杀掉,创造力也会归零。

所以艺术才能让一个人成为完整的人,而不是从20多岁就开始过重复的人生,然后让下一代继续这样循环往复。

《出版人》:佳作书局图书的动销情况如何?

朱帅:因为我们从来不卖畅销书,而艺术类书籍几乎不会出现某一本书短时间内集中销售的情况,每一位读者的趣味都极具个性化,所以动销确实相对较慢,这一点是我们需要提高的地方。

我们去年刚搬了新库房,有小1000平米,对于一个以零售为主的书店来说,库房算是不小的,现在库房里还有很多长销数十年的书籍。

艺术类书籍的印量其实差距很大,但大部分的艺术书印量都在1000~3000册左右,一些比较贵重的大套系书,可能还低于1000套,而且很少重印,所以艺术书的定价大多都较高,否则根本无法抵消成本。

《出版人》:佳作书局最新策划出版的《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销售情况怎么样?

朱帅:《片云》的销售情况跟我们预期差异很大,因为市场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了跟我们严重同质化且价位相当的竞品,个中故事让人跌破眼镜。

其实艺术类图书的市场很小,每一位从业人员都应该共同努力去营造更加良性的市场环境。

《出版人》:距佳作书局2013年回到中国、落地北京已经第八个年头,艺术书店所面临的社会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朱帅:社会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2000年左右,人们所关注的还是挣钱问题。到2010年前后,国民经济水平明显提高,文化素养也大大提升。所以在90、00后这一代的成长过程中,基本没有太多生活压力,同时又受过非常好的教育,所以他们会追求更加精神层面的东西,而不被陈旧的观念所限制,不为结婚所限制,不为买房买车所限制,可以完全为自己而活。

这是一个很好的态势。因为热爱,才能比前人多一点热情、多一分创意。这也是我对艺术书店十分乐观的原因之一,这一领域一定会越来越受重视,至少我们所接触的人群艺术素养都已经非常高了。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视频号与公众号互联,出版机构预备试水吗?——出版机构新媒体影响力指数排行榜(2021年2月~2021年3月)

Read Next

电影人和出版人互相嫌弃各奔前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