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订货会变身直播基地!

记者|张艾宁

主播可比编辑和发行努力多了!

“这套书还有多少库存?今天全部拿出来卖!”这边发行人员的电话刚刚挂断,另一边的编辑就抱着一套书从出版社的展台飞奔到王芳直播间,排着队等待进入直播间介绍这套自己策划出版的书。

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直播间里,人头攒动,空气闷热,高速高压的工作状态让工作人员的汗水顺着额头缓缓流下。然而在图书被介绍了几十秒后,手机另一端数以万计的观众便燃起了购书欲望,纷纷将其收入囊中,瞬间,上千套图书一抢而空。仅3月31日一天,在王芳直播间就产生了近千万元的图书销售额。

而刘媛媛则是通过游走的方式穿梭在各个出版机构的展台中,近身五个工作人员通过平板电脑不停地刷新数据、上新产品。不停地走路和说话,让刘媛媛明显感到疲惫,嗓音也逐渐沙哑。但这丝毫不影响手机另一端读者对于买书的热情,“五、四、三、二、一”,倒计时结束,图书产品也随之售罄。在介绍了数本书之后,刘媛媛及其团队又赶往下一个展场,围观的人群也随之移动,从远看仿佛一整块云团流动在图书订货会的展馆中。

在今年延期到三月末召开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直播”无疑是最大的亮点。不仅有王芳、刘媛媛等图书领域的KOL来到现场做直播带货,多家出版社也首次在展台设置了自己的专属直播间。这个最初以经销商看样订货为目的的行业盛会,如今看来更像一个“大型直播基地”,这足以证明直播带货为这个“黄昏里点亮一盏灯”的图书行业注入了多少新鲜血液。在直播中,打破了空间壁垒,场域被无限延伸;聚集了大量图书,信息被无限扩张;触达了数万粉丝,流量被无限膨胀。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总经理刘祚臣今天着实体验了一把在直播间做主播的感受:“将图书产品面对面地介绍给读者,并能直接形成销售转化,大大拉近了出版社和读者之间的距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副总经理陈义望也在亲身走进直播间后,感受到了直播给图书行业带来的影响力和冲击力。“北京图书订货会的主办方也在不断革新、与时俱进、顺势而为,希望直播带货成为日后行业大型活动的常态,因为这真正能帮助出版机构产生实际销售和品牌曝光。”陈义望如是说。在直播带货中,不仅能让新书有力地打开市场,也能让“藏在深闺中”的遗珠图书焕发第二次生机。

除了给图书销售端带来了巨变,直播带货也为生产端提供了新的思路。东方出版社总编辑孙涵告诉《出版人》杂志:“直播带货为出版机构带来了产品思维的变迁,让出版机构在策划图书时能够坚持‘问题导向’。”为书业带来了从“出版机构出什么书读者就看什么”到“读者需要看什么出版机构就出什么书”的革命性巨变,让图书生来就自带读者群。

在出版机构自己搭建的直播间里,也是热闹非凡。接力出版社第一次在行业展会中设置了直播间,并带着粉丝“云逛展会”,让广大读者第一次见识到这一图书行业的盛会,看到原来有这么多人在图书行业中努力着。而社科文献出版社今年的零售比例明显上升,这与直播不无关系。在订货会搭建的直播间中,社科文献出版社将新近出版的新书介绍给读者,为后续的销售奠定了基础。

对于图书行业直播带货日后的发展,禹田文化传媒常务副总经理孙燕涛认为:“当下直播带货在图书行业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之后或许会经历规范化和整合化的过程,最终直播带货将成为图书行业长期、稳定的营销平台。”而悦悦图书因为长期跟王芳合作,对于直播带货形成了自己的经验。悦悦图书副总经理张珊妮表示:“短视频和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书业常态,书业应该跟流量共同进步。”“当下的流量越来越分散,哪边有流量哪边就可能有销量。”

下午五点,北京图书订货会结束了第一天的展销,出版机构逐渐撤出展馆,灯光、电脑也都断了电,然而王芳和刘媛媛的直播仍然未停。王芳在近万粉丝的注视下走出展馆,坐在车上进行接下来的直播。而刘媛媛则干脆坐在了场外的空地上继续直播,身边铺满了图书。直到晚上七点,主播们才结束了一天长达九小时不间断的直播,留下一串惊人的数据——刘媛媛上架133件商品,销售额达563.99万元;而王芳直播间的上架商品为166件,销售额高达921.16万元。

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王芳直播间的柔光灯被迫熄灭的那一刻。灯光熄灭,直播间的光晕消失,仿佛突然被拽回现实,让原本就有限的空间愈发逼仄。就在此时,直播间众人一齐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用星星点点的柔光照向王芳,不仅照亮了暗淡的空间,也好似点亮了书业未来的明灯。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新经典打造长销书的能力有多强?

Read Next

家庭教育立法后,出版业能得几杯羹?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