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人的书海日常:守住初心看清世界

五年来,天闻印务利润翻番,效益增长强劲,企业的道德责任和信仰追求也在与财务报表同步。

文|谢   明

六百吨纸张经过印刷、装订

一天时间内魔术般地转化为二三百万册图书

这就是湖南省天闻新华印务有限公司

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出版人物奖获得者

湖南天闻新华印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向荣

自我定位就是一名印刷人

徐向荣办公室里有一个衣帽架,上面没有一件西装风衣之类,而是四件天闻印务的标准工作服,冬款,夏款,工装衬衣,工装短袖都在上面。对于他而言,想要当好一个董事长,工作服和西装同样重要。

他茶几上还有一块醒目的红色警示牌,上面写着“非指定地点禁止吸烟、食槟榔”,来客再亲,也只能摸摸烟卷,再默默收回去。

厂区不让抽烟和吃槟榔,于是他在办公室也不抽烟吃槟榔,问题是他也属于烟民行列,他解释说:“管理要革命,那得先革了自己的命。”

对于徐向荣而言,一个像样的董事长,首先得是一个像样的员工,如果制度的制定者都不能很好执行,那么有什么资格要求员工做到。

印刷人的书海日常:守住初心看清世界-出版人杂志官网
湖南天闻新华印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向荣(中)

从他办公室下楼往右一转,就到了生产线。他从来不要求干部们有事来办公室面见他,而是自己下到车间里,去到机台上与干部、员工交流,在现场解决问题,在现场寻找答案。听着隆隆的机器声,看着纸张瀑布般倾泻,共享一个厚重而年轻的工厂蕴藏着的澎湃动力。

 

劳动的尊严释放生产力

印刷术是人类的文明教化最重要的技术之一,无论如何夸大它的作用都不过分。但无论多崇高的使命和责任,最终还是要服务于人。如果印刷是为了普惠所有的人,那就必然先包含了这一行业的人。徐向荣的理解是,如果对身边的人都负不好责任,那么怎么去负其他的责任?一个很普遍的管理经验是:员工的创造和活力,必然要根植于这个岗位的荣光和幸福。

2016年上任伊始,徐向荣就首先拿人做文章,除名员工51人。

这些员工,都是无故长期不在岗人员,还要编造各种理由享受厂里工资和社保待遇,有的人甚至在外面创业了,开上了豪车也不放过印厂那点工资,偶尔来厂里晃一晃。

这批人的存在,伤害了大部分本分员工的工作热情,败坏了工作风气。听说要被除名,他们并不束手就范,而是要吵架,要滋事,要威胁,围堵班车。徐向荣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指望我会退步,退一步就是万丈悬崖,我无路可退。也不是公司养不起你们这些人,而是养不起这样的风气!”

风气是什么?风气既是人际上的,是思想上的,也是环境上的,只要有群体的地方,那就必然有风气,风气就是这个群体总的趋势和向度。解决了冗员问题,徐向荣就着手通过技术改造把一线工人从枯燥艰苦的环境中解放出来,他明白用员工的无私奉献去换取企业发展,那是不可持续的死路。

以前厂房夏天气温长期高达四十多度,经常有职工中暑被抬出来,厕所臭气熏天,吸烟室犹如毒气室……这种工作环境的痛苦,也是风气的一部分。经过几任领导的努力,情况有所改善,但徐向荣的目标是让它变得像写字楼那样洁净舒适。

徐向荣说糟糕的环境不可能让一个企业兴旺起来,于是他带领大家开展了厕所革命,取消了厂房吸烟室,改造了大门和宿舍,厂房装上了中央空调,车间里启用了VOCS废气收集,将来还要配备咖啡厅……整个技改从环境起步,走上了智能印刷、绿色印刷之路。整个管理也从人起步,彻底释放产能,员工收入在五年内获得了百分之五十的增长。

 

有非常时刻就有火线印刷

徐向荣不赞成员工春节假期加班,将春节假期视为最基本的福利。但凡事总有例外的时候,任何企业都不能置身于国运之外,有的企业必须在祖国需要、人民需要的时候迎难而上,向危难处勇敢逆行。

当企业为员工负起了责任,员工焕发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不仅仅是为效益而生,更是为更高尚的道德和更坚定的信仰而生。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告急,在几乎所有印刷企业都来不及做好疫情防控准备时,天闻印务却在大年初七复工了,2020年第四期的《求是》杂志,刊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一定要尽快发行到抗疫一线和广大订户的手中。这样的关键时刻,距离核心战场最近的天闻印务就成了最佳选择。公司上下紧急动员起来,从春节休假状态快速转换到生产、防疫两手抓的状态,在完成自身原有印量的同时,还主动承接了大量其他省份无法交付的《求是》印制任务。紧接着,人民卫生出版社的《新冠病毒防治手册》印制任务也交到了天闻印务的手中,这既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也是防控火线上的急需战略物资。指挥部的领导在书稿上签字后,稿子立刻发给了天闻印务,要求印刷十万册送往武汉。徐向荣记得,上午八点半收到印制文件,两小时后就开机印刷,全厂连续奋战十来个小时,动用两台大货车开始配送,图书抵达武汉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二十分,总共只花了二十五个小时,比指挥部要求的时间提前了4个小时。

这样的效率让指挥部领导和人民卫生出版社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求是》杂志当年底还给天闻印务颁发了特别贡献奖。

 

中国南方书刊印刷基地与世界平行

2017年左右,教辅市场迎来政策性整顿,同时环保新政也对印刷行业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很多印刷企业业务大减。在哀鸿遍地中,徐向荣看到的却是企业健康发展的机遇,他立马带领业务骨干北上寻找新的订单。

他的第一站是外文出版社,外文社的领导看见他,喜出望外,他们正有一批重大时政图书需要加印,订单立马给了天闻印务。在环保新政下,北京及周边大量印厂正处于停产整顿或迁移重建的局面,故地处北京的很多出版社都在紧急寻求新的合作印厂,天闻印务显然是雪中送炭来了,所有的谈判几乎都是一拍即合,天闻印务时政订单猛增,有的品种甚至能超过两千万之巨。

乘着这个机会,徐向荣完成了对客户结构的梳理,他确定了一批战略合作客户,这些战略伙伴往往是各细分领域排名前三的头部企业,比如民营教辅,财务职业教育。公司优势产能全力向纳入战略名单的客户倾斜,其他未纳入战略名单的客户旺季一概不接订单。而这些战略客户给他的回报是在淡季的时候仍有足够的印刷订单,由此增加双方的黏性。

在迅速成长为一批中央大社大刊的南方书刊印刷基地的同时,天闻印务也在国际上竖起了自己的金字招牌。顺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天闻印务通过国际招标接下了阿富汗、南苏丹、孟加拉、印度、加纳等国家的大量教材订单,在欧美发达国家也接下了大量精品图书订单,以艺术图书为主的德国胜利出版社几乎将所有印刷业务都交给了天闻印务,在国际疫情爆发之前单月超过了一百万美金。徐向荣说:“制造业是没有国界的,全球化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也是不可逆转的大势,如天闻印务这样大规模的企业若只想守着眼前那点地盘,不主动在更广阔的市场立足,终将连眼前的湖南市场也守不住。优秀的企业必然站在与世界平行的角度,根据国际的格局去制订自己的发展战略,而不是固守在有限区域内。”

关于平行世界的理解,徐向荣还将它运用在产业链的发展空间上。印刷是加工服务型行业,我们不能改变其本质,但我们能不能将主业边界延展一些?将服务功能扩展一些?徐向荣通过对市场趋势的敏锐洞察和对客户需求的透彻分析,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天闻印务不仅仅是印刷厂,我们还将是一家设计公司、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一家数据公司、一家物流提供商等等,我们要具备为客户提供独特价值的能力,从而保持与客户的平行发展。”

立足于出版印刷产业链的末端,如何深度融入到出版方的价值体系当中?带着这些问题,天闻印务推出了自主知识产权“一书一码”精准营销管理系统,把互联网技术运用在图书上,让作者、编者、读者、书店实现实时互联,也让自身得以深度嵌入客户价值链。徐向荣说:“传统出版企业最大的困惑是什么?就是永远不清楚自己的书究竟卖给了谁,这些恰好是数字出版的优势,因此面对数字出版的冲击,传统出版表现出了困惑和不自信,这种恰如当年造帆船的面对蒸汽机的不自信,如果你定义为造船的而不是造帆船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你既可以造帆船,也可以造蒸汽机船。”传统出版完全可以将数字出版技术融为一体,把对手变为队友,这就是解决之道,也是对印刷和制屏两种技术层面平行共存、融合发展的诠释。

算一算五年的流水账,天闻印务利润翻番,效益增长强劲。更美好的事情是,企业的道德责任和信仰追求在与财务报表同步。

*中共湖南省委组织部授予徐向荣同志“担当作为优秀干部”荣誉称号;

*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授予徐向荣同志“第十五届毕昇印刷技术优秀新人奖”;

*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香港印刷业商会、台湾区印刷暨机器材料工业同业公会、澳门印刷业商会联合授予徐向荣同志“中华印制大奖中华印刷杰出人物奖”;

*天闻印务印制的《中医名言通解》获得第五届出版政府奖印刷复制奖;

*天闻印务连续三年蝉联国家统编和人教版教材全国质评第一名;

*天闻印务印制的《中国国家地理》两获中华印刷大奖金奖;

*天闻印务印制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获得中宣部学习出版社重大选题突出贡献企业奖和外文出版社重大项目先进单位奖。■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傅大伟和他扎根出版40年的极致追求

Read Next

一个新华人的极限攀登:从单车到云端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