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也入局!出版业如何从有声业务赚到钱?

记者丨黄  璜

如何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结合,构建有声行业良好的生态,显然更加值得期待。

有声能挣钱吗?对于出版业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全球出版业报告显示,美国有声书市场维持两位数复合高速增长已经6年,在国内有声书的市场则更值得期待,根据2018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到2018年,有声书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4.8%,其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23.7亿元增至2018年的45.4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会超过78亿元,堪称一座待挖掘的金矿。

换言之,有声将会成为内容营收增长的重要板块已然成为行业共识。

9月25日,2019京东读书产品升级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上,京东数字阅读业务部总经理魏建明宣布京东图书的有声业务正式上线。事实上,京东在2017年就已经推出知识服务,以第三方的形式面向有声市场,如今正式推出自营模式的有声业务,将与纸书、电子书、知识服务共同构成京东图书的阅读生态。

对出版机构来说,又一家拥有流量的电商平台布局有声,显然有机会提供渠道上的增量,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有声内容中以纸书文本版权为核心的内容并不占据优势,反而是有声剧以及网文有声书在当下普遍的行业认知里更有变现的可能性,因此,出版机构如何更好地在有声市场发力,将是更值得关注的话题。

谁能赚到钱?

正如魏建明所说,有声正被视作内容产业的下一个风口,巨头布局、资本追逐。但是,热度之下,更加需要冷静思考。北京声动懒人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惠祥就指出,“并不是所有的出版物都适合做成有声读物的”。区别于有声内容中的知识付费,有声书这一形态的产品在内容上相比文字阅读要求更为简单、直接,所以网络文学中故事性强、情节清晰的作品天然地更适合转化成有声书以及相应的广播剧。正因为此,天津博集新媒(以下简称“博集新媒”)常务副总经理邹积川接受采访时表示,是否涉足有声书领域,还要根据出版商自己的内容特点。他进一步举例道,“比如悬疑推理、都市情感、人物传记这类的作品,即使是出版类作品,有声书的收益也非常可观。而那些以经管社科、外国文学为主的出版机构就要慎重对待”。

不仅是对内容的判断,出版机构还需要思考的是,在这个产业中,自己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事实上,当有声书逐渐被重视起来后,不少出版商们逐渐感觉到获取有声版权的困难,尽管出版机构处理文本的能力仍旧被信赖,但不少作者会直接将有声版权交由专业演播机构或者有声运营企业,如何从文本编辑的专业能力进化到对有声内容专业判断、制作的能力,无疑是对出版机构的一大考验。人民邮电出版社数字业务负责人赖青透露,自2018年起人邮社开始尝试做有声书,但在清洗版权时发现真正适合有声书的品类非常少,在这一阶段人邮社对有声产品研发保持投入,更多考虑的是业务的探索和人力的培养。博集新媒从2014年开始筹备有声书业务,在内部将声音业务视作渗透生活场景最多的内容型业务,但是邹积川也意识到有声书跟纸书在选题逻辑上有着很大的差别,在他看来,未来编辑的发展应该要有复合的评判能力,不仅能判断文本内容的好坏,还需要从最原始的内容策划开始到最后形成有声产品的每个环节中都要具备判断能力。

在另一个层面,包括出版机构在内的有声内容产业参与者们需要对抗的是用户的“免费心态”以及有声书生态的不完整。

一个直观的案例是,有声书从免费到收费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博集新媒的有声书收入已经占公司有声业务收入的15%,但有声书收听时长则占所有用户点播时长的80%,这个背后是有声产业生态和用户习惯培养的不到位。

因此,京东入局有声业务也被寄托了一定的期待,邹积川接受《出版人》杂志采访时表示,电商平台作为目前流量最集中的领域,利用有效的电商流量,为用户普及有声书产品,有助于提升客户对于声音领域和声音产品的认知水平,并能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和付费习惯。

京东有声的可能性?

不难看出,京东图书对有声业务给予了足够的支持。魏建明向记者表示,京东主站会对有声业务给予流量资源倾斜以及对内容制作方定期输出用户阅读报告,提供给内容制作方更多用户层面的数据支持;对于出版社,则会根据京东大数据平台,收集用户意向,将用户最想听的数据输出给内容生产方,帮助行业生产更符合用户需求的内容。

对于有声行业而言,京东图书积累了9年的用户,可能是跟有声关联度最紧密的群体。可以看出京东图书正试图通过各种强关联,推动图书用户转化为有声用户。因此,李惠祥也指出,京东有声的上线对行业是起到锦上添花的助力作用的,对于扩大有声读物的市场份额是有益的。

魏建明还表示,软硬件结合是京东做有声的重要布局。京东的智能家居将与京东读书的有声内容做深度的打通,京东目前在售的京鱼座智能音箱可搭载京东读书有声内容,京东童书的绘本机器人未来也有可能接入有声资源。

在邹积川看来,有声算是京东布局内容最重要的一个拼图。作为纸书、电子书的主要销售平台,有声业务是最后一块拼图,使得京东打通了纸电声全阅读生态。

不仅如此,邹积川进一步指出,京东在智能家居领域有比较完善的布局和产品,如果京东能够通过智能家居设备,创建一个声音消费的生态环境,这是京东独有的优势,如果能够顺利推进,也将是对行业最大的贡献。

这也是京东图书有声业务带给行业的想象力。李惠祥认为,“在经历了野蛮生长的阶段,有声市场持续变现的重点是优质内容的整合”。如何通过软件和硬件的结合,构建有声行业良好的生态,显然更加值得期待。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在《花城》,文学依旧恣肆生长

Read Next

知识服务给出版业带来融合发展新机会——访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