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IP崛起:下沉市场男性用户潜力几何?

《赘婿》的热播是否意味着男频IP即将崛起?而开播前出品方所言的“《赘婿》剑指下沉市场男性用户”的意图,是不是终将成真?

文|枣   泥

2021年3月大热剧集之一当数《赘婿》,这部剧在每年筹备的诸多剧集中可谓是奇而又奇。

首先是时间奇,一般影视剧从立项、改编、拍摄到上线,少说两三年,多至三五年,而《赘婿》完成这一切仅用了一年多时间。二是题材奇,在女性观众为主导的电视剧市场中,推出一部原著完全男性立意、男性视角的电视剧对制作方来说还是有相当的风险,好在剧方选择的时间节点比较好,影视化的消息在《庆余年》大爆后不久便紧随推出,演员和制作班底也延续了《庆余年》的原班人马,在观众中好感度较高,抵消了对题材的质疑声浪。但《赘婿》第三次出现在舆论风口时,却是以负面形象登场。主因是《赘婿》原作者“愤怒的香蕉”发表了大意为“我的剧不需要女观众”的言论,引发女观众反感。在这种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赘婿》依然在今年2月如期上线,且获得不俗的播放成绩,爱奇艺第一季度的财报甚至可能会因为这部剧的热播而“起死回生”。一系列事件引人深思,男频IP是不是即将崛起?而开播前出品方所言的“《赘婿》剑指下沉市场男性用户”的意图,是不是终将成真?

 

男频IP的发展史

回溯男频IP发展史,可以发现比女频还要源远流长。如果说女频文的前身可以追溯到风靡一时的言情小说鼻祖琼瑶和亦舒,那么与其相对应的男频网文鼻祖便出现在武侠小说大行其道的时期。

彼时中文互联网还是BBS当道,最远古的网上文学大本营可以追溯到一个叫做“金庸客栈”的论坛上,后来这批种子选手先后转移到天涯论坛的读书版块和天涯鬼话,以及曾经风靡一时的网络文学圣地“榕树下”。在这些论坛中诞生了诸如江南、今何在、天下霸唱、李寻欢、慕容刀刀等一批一代目网络文学作家。这批以男性为主的网文作家共同的崇拜对象便是武侠小说作者——爱家国天下侠者风范的,便以金庸为致敬对象;爱风流倜傥、快意恩仇的,便以古龙为致敬对象;后者乃至黄易、梁羽生、温瑞安,如此便派生出后续被封神的“九州”系列、修仙系列等等。

到了起点、创世中文网和K17时代,男频文的风格逐渐固定下来。不管是修仙、穿越、还是架空,男主无论是否出身尊卑贵贱,开局均处于劣势,标准的“惨弱小”,后续几百万字剧情就是在不断复制靠奇遇或者现代知识与科技开挂吊打对手、顺便斩获红颜青睐的爽文黄金模板,完本时最终达成事业上一统天下、感情上家里红旗不倒、身边彩旗无数的人生赢家成就。进入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后,男频文在题材上甚至拓展出诸如黑帮文、官场文、星际文和赘婿文等千奇百怪的疆土,但核心立意较之前并无改变。

男频文旨在满足男性读者的想象需求,叙事宏大,通过权谋、谋略完成事业上的奋斗才是他们主要关注的爽点,女性在男频文中无非是工具人,在两性观念上无法对男频文有更多期许。这种创作观,并没有继承巅峰时期武侠小说中所蕴含的先进女性观,反而是一种倒退,且更多地延续了地摊文学的某种审美倾向。这一现象,料想与网文作者社会层级分布的多样性难逃干系。

 

男频IP开发的血泪史

男频文先天优劣分明,造成男频IP初涉影视市场后的惨烈下场。

2005年《仙剑奇侠传》的改编是内地开始IP影视化的里程碑标志。其背景是改编自日本漫画《花样美男》的偶像剧《流星花园》在国内的火爆。这部剧不但催生了国内偶像产业的爆发,也开启了国内影视行业IP改编的征途。在《仙剑》系列相继火爆之后,2014年爆款剧《古剑奇谭》作为游戏IP改编仙侠剧的成功案例走到了顶峰,这部剧爆剧又爆人,从那以后“流量”一词在内娱行业生态里永久地留了下来。而后续选择什么样的内容才能超越这一巅峰,成为了摆在从业者面前的新难题。

留给众人的选项并不多,男女频道的发展已成喷涌待发之势,当时尝尽IP改编甜头的唐人和欢瑞,一家选择了女频,一家选择了男频,即后来的《步步惊心》和《盗墓笔记》。《步步惊心》是女频的清穿文鼻祖,改编难度小,玛丽苏式情节也填补了女性心中对爱情的幻想。而《盗墓笔记》第一题材风险很大,为了过审,编剧做出了近似雷点的改编,最终成为该剧一大污点;再者原著构架太过宏大,幻想过于新奇,对影视后期特效的要求非常高。几经波折之后,剧集虽然上线,但口碑和播放量都不如预期。甚至还间接造成了欢瑞公司的分裂,最终以欢瑞两位创始人分手且与南派三叔心生离析而告终。

经过几部剧的淘汰和洗礼,女频IP一飞冲天,玛丽苏、大女主剧在市面上屡试不爽,几乎百战百胜。《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何以笙箫默》等,都是爆剧又爆人,虽然也有如《华胥引》《醉玲珑》等不太成功的剧集,但总体而言,利好大于利空。

转回头看男频IP改编,真是拍一部扑一部,《诛仙》《老九门》这样的头部内容都先爆后扑,更遑论其他改编。2015年至2018年制作方受到《权利与游戏》的影响,而启动的大制作及宏大世界观的新一拨男频改编剧多数也以失败收场,只零星出现了《将夜》等小爆剧和《琅琊榜》《伪装者》这样罕见的大爆剧。以至于许多上升期流量小生的粉丝,纷纷称这种男频改编剧为“毒饼”,意思是“对艺人没有好处只有害处的项目”。

直到2019年,《庆余年》这个拐点的出现。

 

男频IP翻身逆袭,迎来大爆发时代?

《庆余年》的出现仿佛为男频IP的改编开辟了一条新套路,即一个改编作品的成功并不是靠着原著积攒下的人气,而是通过编剧精准而大力的改编,将剧集与原著剥离,配以诙谐的编剧个人风格,再加上路人缘好的演员班底和工业化成熟的拍摄团队,打造出一部经过改良的“全家欢下饭剧”。这样做的好处是拓宽了观众的广度,并且弥补了原著的短板,在确保现有市场女性观众不流失的情况下,将制片方或是资本想要吸引的男性观众拉回到屏幕前。《赘婿》作为“庆余年宇宙” 的一部分,接档《庆余年》依然有这样的爆度,似乎也验证了这条路径的可行之处。

从爱奇艺披露的数字来看,无论是播放量还是付费点播的收入,都能证明上述结论,但是豆瓣评分却呈现相反的态势。这部剧负面评分的来源之一,恰好是资方想要极力拉拢的下沉市场男性用户。他们不满意这部剧里最爽的“先进且精彩”的宫廷权谋和政治斗争部分被削减,将一部充满智慧的神作变为缺乏智力的无脑之作,同时他们也不满意剧方为向女性观众倾斜而做出的关于“男德学院”等改编;女性观众同样没有被讨好,无论剧方怎样努力粉饰,原作中渗透进作品基因里的“传统女性观念和婚恋观念”,都已经不能为现在的女性观众所接受。

如果沿袭这种改编思路,男频IP很快也会步入女频将“大女主”改为“玛丽苏+傻白甜”的改编陷阱,昙花一现般被市场淘汰,成为不得不拍、但拍了也不讨好观众的“鸡肋”。■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图书众筹报告

Read Next

如何玩转图书直播带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